男朋友让我穿裙子坐他大腿

“好吧,你又为什么会如此肯定呢?”白易铭从震惊中恢复过来,问道。【全文字阅读】小说しwxs520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跟我来,我会让你看到的。”路西法仿佛知道白易铭会答应似得转身就走。

“要去吗?”白易铭思考着,可是脚步却不由的朝前迈了一步,“你们跟我来吧。”白易铭决定了跟着路西法去弄明白,当即对四人说道。

一行人朝前走了没多远,就看到路西法进入了一个洞穴之中,也没有多想,白易铭几个也跟了进去,刚一进去就被一阵强光刺的睁不开眼睛,等恢复过来之后发现在这个洞穴之中竟然会有一座神殿,虽然外面看上去破旧不堪,但是那种让人一看到就会有种要顶礼膜拜的感觉去依旧彰显出了这座神殿的气势,四周是十八根足有三人环抱的石柱,高度差不多也有二十米的样子,石柱上刻画的天使栩栩如生,神态各异,给人带来无比圣洁的感觉。人站在下面感觉竟然是如此的渺小。随着路西法进入神殿后,白易铭先一眼看到屋顶的星图,心中一颤,与自己得到的那副星图极其相似,来不及多想,路西法却指着前面一个刻画着六芒星阵的石壁说道:

“使者殿下,你打开前面的禁制之后,自然会看到你要的结果。”

白易铭感知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便叫四人留在原地等着,自己走到石壁前面,此刻白易铭是迫切的想知道自己之前得到的那副星图和这里的有什么关联的,为什么竟会如此的相似

“这里难道就是传承之章的所在地?”白易铭没有急着去尝试破除石壁上的禁制,反而是很悠闲的问路西法。

“不是,之前我们也以为这里是传承之章所在的地方,结果进来之后才发现不是的,只不过这里虽然一切都显示着与神族有脱不开的关系,但是却由魔法师留下的魔法阵来隐藏和运转。”

“嗯?”白易铭听后也有点好奇,神族和魔法师的结合吗?白易铭不再多说,走到那面石壁之前,伸手触到刻画的六芒星阵上,居然感到在这里流淌的魔法力,果然是像路西法说的那样啊。

不再犹豫,白易铭尝试将自己的魔法力与之联系,尝试运行这个六芒星阵,顺便也将自己掌中的六芒星阵祭出与之呼应,两个六芒星阵此时竟然是相对向的运转着,渐渐的越来越快,白易铭撑开的双臂各自维持着一个,这是从两个六芒星阵中各自射出一道华光,瞬间碰撞在了一起星辰了一个光团将白易铭裹在里面。白易铭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一般,体内的两种力量也在不停的涌动、碰撞。

“啊!!!”

大叫一声之后,白易铭就陷入了昏迷之中……

“我,本杰兰特,一个伟大的圣魔导师。在此将燃起神火,立志成神只为改变神族力量本源,不再让信仰者在祈祷中奉献自己的灵魂,你们做为我的追随者可愿继续同我一起走下去?…”

“小巴迪,我失败了,我要去寻找另外一条路了,神真的无法改变本质,没有奉献灵魂的信仰,没有任何的作用,小巴迪啊,他曾经做为我的追随者成神以后却逐渐忘记了当初自己的誓言了,只有你还在坚持着。小巴迪,我要离开了,去寻找另外的路了,你也该走自己的路了,我的小巴迪……”

“呃,我的头好痛啊!”白易铭醒了过来,可是头痛的却仿佛要炸开了般,之前恍如梦境般的片段却依旧在白易铭的脑海中不停的盘旋着,“怎么回事?这里是哪儿?”白易铭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问道。

“白少,您醒过来了啊。刚才您大喊大叫的,吓了我们一跳,就赶紧跑过来了。”说话的是轩辕拓,“这里是松柏镇的一家酒店啊,之前您不是说要休息一下吗?”轩辕拓有些奇怪的看着白易铭说道。

“什么?”白易铭理了理思绪,仔细回忆了一下后,说道:“那我睡了多久的?”

“一天一夜了,之前我们喊您的,结果您说不要打扰您。”轩辕拓有点不安的问道:“白少,您没事吧?”

白易铭摇了摇头,“没事了,你们先出去吧,我有些事要想一想。”

待众人带着疑惑离开后,白易铭努力的回忆着之前的事情,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又响起:

“使者殿下,你看到什么了?”

“你是谁?”

“呵呵,使者殿下这么快就记不起来了?”路西法带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出现在了白易铭的面前。

“路西法?”白易铭越来越乱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在这里睡了一天一夜还没去神农架深处的吗?又怎么会见到路西法的,而他出现在这里又是怎么回事的?白易铭越想越头疼,感觉自己的头疼的像是被一万只针在似得,不禁双手捂住自己的头,“啊!”不知道过了多久,头好像没那么疼了,白易铭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杰兰特,你的人生本会出现无数的可能,可是最终你选择了现在的成神之路,你忘记了自己的本质,被信仰的光辉笼罩,迷失在这种力量的河流之中。你原本有无尽的可能,你也可以改变这种力量的本源,可是你却忘记了之前的种种艰辛,忘记了老师的教导,忘记了自己最初的力量源自何处,而你最后将这无限的可能毁于一旦,变成了不可能。本杰兰特,成神造神之路真的错了吗?其实还是有无限可能的……”

白易铭再次醒了过来,这次却回到了之前那个神殿之内,石壁上的六芒星阵此刻已经被毁,星阵的中间出现了一个银盒。

“使者殿下,您看到了什么?”路西法出现在白易铭的身边,问道。

“是啊,我看到了什么?”白易铭也在自己问着自己,那些断断续续的画面是什么意思呢?无限的可能,代表了什么呢?白易铭此刻不想再去细想,伸手将银盒拿出,只是不知道该不该给路西法。

“使者殿下,其实这个东西我不需要的,只是……”不等路西法说完,幻塔索斯厉声喝道:

“路西法,你在说什么!!!”

路西法没有理会幻塔索斯,依旧看着白易铭问道:“使者殿下,我只想知道你看到了什么,其他的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嗯?”白易铭此时觉得路西法有点奇怪,为什么这么想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这对他很重要吗?可是这些都与他没有关系的啊,不是吗?至于银盒,白易铭看了一眼,发现上面的文字还有图案都和自己在虚无空间的图书室里看到的一模一样,都是神族的东西。

“这个东西我不需要,我可以给你,只是路法西,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想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呢?”

“这是我的事情!”路西法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把银盒交给我吧。”

白易铭对路法西态度的大变觉得很奇怪,这时却发现此刻路法西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而在这愤怒之中白易铭却感到了一丝的落寞,一丝的无奈和一丝的渴望……

白易铭没有再说什么,将银盒递给了路西法,就在路西法转身的瞬间,白易铭说道:“无尽的可能。我看到了无尽的可能。”

路西法微微怔了一下,没有说什么,转瞬就消失不见了。

“使者殿下,我的主人说的交易,您现在可有兴趣了?”幻塔索斯在路西法走后,对着白易铭说道,“这个是之前说的,全都在这里了。”说完,随手将一个空间石丢给了白易铭。

“幻塔索斯,我说过了,要想真的和我好好谈这笔交易,让你主人来找我吧,不然这是最后一次。”说完,白易铭带着四个人离开了神殿,回到了之前的洞穴之中。白易铭没有再说什么,四人见状也默默的跟着白易铭从来的路上返回。

“我们该回去了,一切才是开始。”

白易铭等人回到车上后,白易铭眯着眼睛靠在座位上终于说了第一句话。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