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爽插图

一个女人的力量怎么可能跟一个男人去比较,尤其是一个已经丧失了理智的男人。此时的洛琪真的是怨恨阿爹,为什么不教自己功夫,要不然也不至于眼看着不可收拾的局面发生。

张子由真的拦住了正要外出的皇上,扑通一声跪在了皇上面前,悲切道:“皇上,臣祈求皇上放洛琪出宫!”

皇上疑惑的皱了一下眉头。

白修四人皆是吃惊,尤其是易元承,脸色非常的难看。其实在张子由叫出了洛琪的名字时,他的感觉就非常的不好,此时他更是担心,忧虑。

洛琪追上前来,气喘吁吁:“皇上,他胡说的,洛琪不出宫。”

“说清楚,怎么回事。”皇上不耐烦。

张子由磕了个头:“请皇上放洛琪出宫。”

“原因?”

他坚定道:“微臣要娶洛琪!”

轰——

这真是高世骇俗,在场的人无不目瞪口呆,历朝历代还从来没有一个臣子敢在皇上面前这样公然的要一个宫女,就算宫女不是后妃,但名义上也是属于皇上的。

“张子由!”

“张子由!”

皇上和洛琪异口同声,两人皆是气愤。

一时整个建德殿寂静无声,人人自危。

“张子由,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皇上低沉问。

“微臣知道。”他倒是很淡定:“微臣十年寒窗,就是为了有朝一日金榜题名,风风光光将洛琪娶进门。”

“微臣第一次见到洛琪的时候,那个时候她还很小,趴在一块石桌上拿着笔正在写字,那样子很认真可爱,那个时候我就喜欢她,喜欢那个小女孩。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努力勤奋,就是为了能娶她,和她白头偕老。她答应我,等我高中回去娶她,让她过好的日子。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等我回去后,她却不见了。我苦苦追寻了一年多,毫无音讯,现在好不容找到了,我怎能放弃啊!”

他说的悲切动人,就连皇上似乎也消气了:“洛琪,是这样吗?”

洛琪跪地:“是。”

这认命的回答,让在场的人屏住了呼吸,他们就像发现了什么惊天的秘密一样,不知如何反应,这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的。不过反过来一想也是合乎常理的,一个天资灵秀的姑娘怎么会没有人喜欢呢。

可是易元承的心却像是被人用刀子在割!他们青梅竹马,他们曾经相爱,那么他又算是什么,一个插足者吗?眼前的人真的与他无缘吗?

心在滴血啊!

皇上叹了口气说:“张子由,朕念你一片痴情便不追究你的罪责,但是沈洛琪是宫人,得按规矩来,不是你说要出宫朕就会放她出宫的!”

这明显的就是在偏向易元承!这皇帝也是人,也有人的自私,这是要棒打鸳鸯的节奏啊!

“那就请皇上将洛琪指给微臣,微臣可以等她岁满出宫。”张子由悲切而又固执的祈求。

“朕凭什么要答应你啊?”

“只要皇上成全,微臣愿意用所有的一切来换取,哪怕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惜!微臣已经失去过一次了,那是生不如死的,不想再错过。”

这话让任何一个人听了都是很感动的,但是洛琪只有心如刀绞,却无动容。

“想不到,温良如玉的张子由也会有如此义气凛然的时候啊,真是让朕刮目相看啊!”

易元承觉得他已经岌岌可危了,如临深渊般的死灰与无助,就如同当年的感觉是一样的,那是让他痛不欲生的。

“那好吧,朕也不是不讲人情的。张子由,朕就给你个机会,只要洛琪愿意,朕就让她跟你走。”这是皇上最后的赌码,一朝天子,怎么能跟一个臣子为一个宫人较劲,这是不成体统的。而天下你情我愿的事情也是拦不住的,但是皇上赌,洛琪不愿意,要不然早就成了,何须再有今时今日的情景。

张子由叩首:“谢皇上!”

而此时的易元承心如死灰,也认命了,洛琪是知道他的心思的,可是一直抗拒,一直躲避,想必就是为了这个张子由吧,她喜欢的不就是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爱情吗,他们正好也是那样的,才情相投,一人抚琴来一人念诗。

皇上问:“洛琪,你愿意吗?”

洛琪毫不犹豫,铁定道:“不愿意!”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