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

人非草木

二天之后,杨康带着郭胖子和冯秀才回到了金陵,冯秀才跑去了汽车修理车,而郭胖子依然陪着他住在如意坊。

小寒的这天早上,金陵下了一点小雪,早上,郭胖子开门的时候,看到一个老人蜷缩在门口,以为是叫花子,当即走了过去,一看之下,顿时大吃已经,忙着招呼杨康。

杨康刚刚起来,还没有来得及梳洗,听得郭胖子焦急的叫声,忙着走到门口,却看到木易就这么蜷缩在如意坊的石阶上。

“爷爷——”杨康忙着叫道。

这些日子,他也在找木易,但木易就像是在茫茫人海中消失了一样,如今,他陡然见他出现在如意坊的门口,心中莫名的喜悦。

“阿康!”木易扶着门框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子手脚,这才说道,“天亮了?”

“是!”杨康看着木易身上穿着一件普通的棉袄,袖口已经破了,露出老棉絮来,这个邋遢模样,像极了当初他在酒楼门口捡到他的时候。

“爷爷,你来了,怎么也不叫我?”杨康说道。

“天黑了……”木易低声说道。

杨康叹气,忙着去拉他的手,说道:“爷爷,你快进来吧,外面冷得很。”

“不了!”木易摇头道,“我要去一趟蓬莱山庄,你陪我一起。”

“好!”对于木易这么一个要求,杨康自然不会说什么。

当即就叫郭胖子开车过来,前往蓬莱山庄。

到了蓬莱山庄,木易开始梳洗换衣服。再次换上华贵的紫貂皮大衣,把自己打扮的风度翩翩。

然后他招呼杨康道:“阿康,我那辆车还在你这里吧?”

“在!”杨康点头道。

“把那车开过来,你跟我出去走走。”木易吩咐道。

杨康答应着,当即把那辆宾士车再次开过来。他要给木易开车,但木易却说,他不认识路,还是他来吧。

上车之后,杨康却是惊愣的发现,木易竟然开车一直向着东边而去。蓬莱山庄的地理位置事实上有些偏,属于高档别墅区,东面却是没有开发出来,只有一些普通的乡镇。

由于还在山区,道路也不好走。

在一处急转弯的地方。木易猛然打了一个方向盘,杨康瞬间就有一种失重晕眩的感觉,差点就有着坐立不住,但是,这仅仅只有大概二三秒的时间,等着杨康再次镇定下来,他就发现,他竟然出现在一处偌大的庄园内。木易正开车向着一座古色古香的小楼驶去。

“这里是什么地方?”杨康惊愣的问道,他还从来不知道,就在蓬莱山庄附近。竟然有一座这么大庄园。

“一个故人的居所。”木易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故人?”杨康诧异的问道。

“我跟你说过,我和她……当年也有一个孩子,现在,那个孩子回来看我了。”木易说道。

“哦,我应该叫他叔叔。还是伯伯?”杨康愣然,这老头子还真是情种。四处留情啊?

“叔叔吧!”木易说道,“伯伯不好听。”

“好!”杨康点点头。这一次,他什么都没有多问。

车子缓缓的在小楼前停了下来,杨康听得小楼里面,传来悠扬的琴声,似乎有人正在抚琴。

“阿康,走吧!”木易招呼道。

杨康点点头,小楼的门开着,杨康发现,这座小楼似乎整体都是木质构造,窗户和门上,都是繁琐的镂空雕花,或者海棠,或者梅花……冬天早晨柔和的阳光从外面照耀进来,似乎整个小楼都涂了一层金色。

让杨康诧异的是——这个小楼似乎一个人都没有,除了楼上悦耳的琴声,四周都是静悄悄的,有微风轻轻的吹过,挂在屋檐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带着难掩的韵味。

“这地方真好。”杨康忍不住脱口赞道。

“走吧!”木易说着,招呼杨康上楼。

踩着光滑光洁的地方,杨康跟着木易一起走到楼上,然后,他就看到在临窗的地方,放着一张琴桌,一个穿着复古黑色长袍的男子,背对着他们,静静的抚琴。

大概是听到他们的脚步声,那人白皙的手指摁住琴弦,琴音戈然而止。

“你终于来了?”那人低声说道。

杨康发现,那人说话的声音,和他抚琴的声音一样好听。

随即,那人转过身来。

杨康有些愣然,这人的一双眼睛,真的好像小寒,但是,他知道,他不是小寒。

这人的年龄看起来,也只有十八十九岁的模样,看起来极小,似乎比他还要小——他的容貌也很是清俊,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股难以掩饰的奢华贵气。

“这个孩子就是你和我说的,长相有些像我的?”那个的目光,落在杨康身上。

“不是!”木易摇头道,“那个孩子……走了!”

“资质不错。”那个再次说道。

杨康听着他的声音,可以断定,这个人……就是当初木易要打麻将,结果却是没有钱,让他给的。

这人给钱给木易,也给得特爽快?

“你一个人在这里?”木易问道。

“等你,让他们都跟着做什么?”那人轻声叹气,说道,“说是保护我,事实上,和犯人也没什么差别,什么时候都有人监视着。”

“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木易皱眉问道。

“不好不坏。”那人还是这么说道。

“你要把我带走,会不会对你有影响?”木易问道。

杨康愣然,把他带走,带去哪里?

“不会!”那人摇头道,“我就怕你舍不得。”

“都到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舍不得?”木易苦涩的笑道,“舍不得也得舍得。”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带来这个孩子?”那人看着杨康问道。

“我就是想……”木易说道,“人非草木!”

“这孩子不错,还是有很大希望的。”那人笑笑。说道,“青木令竟然在他身上?能够融合,自然是前途无量。”

“什么意思?”杨康还是有些糊涂。

“就是说,你资质很好,将来可以走出这个世界,踏上仙途。”那人温和的笑道。

“仙途?”杨康一直都怀疑。上古时期的练气士,终究有些不凡之处,而自从得了太阴宝鉴,又知道这世上还有别的所谓神器的时候,他就更加相信。这个世界上,终究有些非凡的人。

比如说,木秀,包括那个胡清……

小寒就不要说了,对于普通人来说,他简直就是变态一样的存在。

“你是神仙?”杨康突然问道。

“算不上,也只是练气士。”那人笑道,“比你有些长进而已。我回去的时候,还会经过这里,到时候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你一起走,让你看看浩瀚星空的波澜壮阔。”

“你什么时候回去?”杨康问道。

“大概一甲子。”那人笑道,“应该是这么久吧,我有些糊涂的。”

杨康发现,事实上这人说话,似乎也和小寒有些相似。

“也就是说。我还有机会见到爷爷?”杨康问道。

“自然!”那人温和的笑道,“自然会见到。如果你能够突破,将来或者还能够见到青木令原本的主人。”

“原本的主人。小寒?”杨康愣然问道。

“不是小寒。”那人说道,“你说的那个小寒,不过是一个老魔,他也算是好运气,竟然捡到一具我族肉身,哼。”

那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似乎还带着几分怒气。

“能不能请教您姓名?”杨康问道。

“你叫我石先生就是。”石先生笑道,“你是不是有些舍不得小寒?”

“你怎么能够知道我心中所想?”杨康愣然问道。

“猜测罢了,这世上最叵测的就是人心,哪里能够看破?”石先生说道,“小寒……离开这里之后,他就不是小寒了,不过,他总和我们家有些缘分,哈……”

杨康想起木易早些时候的话,问道:“他真是夺舍而来?”

“是的!”石先生笑道,“用你们通俗的说法,叫做穿越?我发现,在你们这个世界,穿越竟然是常用名次,发生的概率很高?”

“谈不上吧!”对于这个话题,杨康感觉有些尴尬。

石先生正欲说话,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淡淡的青色光华穿越而过,石先生愣了一下子,然后说道:“没有时间多说什么了,刚才听得人说——他……嗯,就是小寒,带着一个人离开了。我也不便再次久留,就此别过吧!”

杨康忙着问道:“我以后怎么联系你?”

“这个——”石先生想了想,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木易,当即说道,“这个给你!”

杨康一愣神的当然,一道青光没入他的识海,随即消失不见。

但是,他却感觉,他的脑海中似乎一下子就多了一点东西。

“醍醐灌顶?”杨康愣然问道。

“哈哈!”石先生笑道,“就是这玩意,你走吧!”

杨康见他下逐客令,自然也不便多说什么,当即扶着木易在一边坐下来,他走到他身边,跪下,恭恭敬敬的给他行礼。

虽然石先生说,一甲子之后,他还会再来,但是,他却不敢确定,他就一定会记得来接他离开,所以,这次和木易分别之后,将来如何,却是难说。

还有小寒,他原本以为,小寒已经死了,但是,从石先生的口中,他应该还活着。

他就是一个穿越来的人……

杨康开着车,离开了那座庄园,第二天,他故意照旧循着原路过去,却发现,那地方就是没有开发的一片荒地,根本就没有什么园林……也没有了那座小楼。

他知道,木易和石先生都走了。

而在米国,传出了皇朝大老板病逝的消息,汤辰接管了一切。

皇朝还是皇朝,只不过换了一个主人,很快,众人就会把皇朝原本的主人忘记。

但是,杨康却是知道,小寒没有死,他只是带着木秀里离开了,他让木秀放弃皇朝,不是让他去争夺华夏的种种,而是要带着他离开。

汤辰在年底的时候的时候,回到了蓬莱山庄,陪着杨康一起过年。

杨康发现,汤辰这次回来的时候,似乎整个气质都变了,不,具体的说,汤辰的身上,似乎带着小寒的气息。

杨康问了问,才知道原来小寒离开的时候,给了他一点东西。

然后,汤辰给了小寒一张碟片,杨康放在电脑里面打开的时候,就看到俊美华贵的小寒,躺在一张沙发上,萌萌哒的说道:“哥哥呀,你努力,我等着你!”

杨康忍不住笑了,努力吧,将来才可以再见。

全书完!

(这是一个修仙玄幻式的后记,事实上,昨天已经大结局,喜欢都市结局的,就把那个当作结尾,舍不得故事中的人物死去的,可以幻想一下子,他们修仙去了,事实上,他们还在我们身边……

这个故事写了一年的样子,总字数也有一百五十万左右,在晚晴心目中,这些人就陪着晚晴整整一年之久,实话说,要结尾,真心舍不得——所以,后记写一个开放的修仙式结尾,幻想一下子,他们不是离开了晚晴,而是修仙去了,没空理会晚晴了!

当然,更加让晚晴舍不得的,却是陪着晚晴一起走过来的读者大大们,感谢你们对我支持,今天结文了,但我们却还可以再见。

再次感谢一路陪伴晚晴走过来的读者大大们!谢谢!)(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