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啊再深点用力力

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她,胆子是不是太大了。

“我总之没错。”她不过是想为医学事业做出贡献而已。

“你没错,错在我?”就上个厕所就被掳走,太有错了。

“小气”

“这么喜欢做实验,我也让你当当小白鼠”他想让她感同身受下,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小针,给她打了一针。

“你……”下一秒就昏睡了过去。

这女人精力太好了,一醒来就跟他吵架,太吵了,让她闭嘴。

将房间的灯全部关灭,借着外面的灯光,薄野熠鬼使神差的向床边慢慢靠近,床上的她睡颜恬静,跟醒来那个张牙舞爪的她不一样。

床底下,一个白色的灯光在闪烁。

薄野熠弯腰拾起,是一个手机。突然响起刚刚两人激烈奋战的时候,似乎就是这个手机一直在振动,被他不耐的一把挥到床下去了。

还真是锲而不舍,这电话打了得有半个小时了吧。

原本想要捡起来放到床头柜上,可是电话屏幕上,来电人显示亲爱的,然后一张男人笑得极其妖孽的脸。

他莫名的感觉不爽,觉得手机里的那个画面碍眼极了。

画面里的男人更碍眼,他恨不得拽他出来揍一顿。

她跟这个男人什么关系,居然叫亲爱的,恶心的女人。

水性杨花,丑陋。

心情有些烦躁,想要出去一趟,在这里他感觉自己都生病了一样。

浑身的不舒服。

“别走……别走。”床上的人突然出声轻喃,双手还有些慌乱的朝上抓去。

他起身准备离开。

“穆杨……别走,别离开我。”声音很细很轻,可是在这样静谧的空间里,却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一股无名怒火腾然升起,要将她燃烧起来。

他有些后悔给她打针,好心让她休息,她居然梦里叫别的男人名字。

穆杨?

是刚才打电话那个男人的名字吧?

越想越生气,真想掐死她,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居然会因为她情绪被左右了。

“砰……”薄野熠将床头柜上的东西一扫全部掉在地上,梵繁的手机也掉了下来,那个手机终于安静了。

一下子摔坏了,能不安静下来吗?

发现自己一定是太无聊了,合上大门走了出去,立刻恢复了冰冷孤傲,一股冰冷的气息,让站在外面的保镖都不得不颤抖。

先生貌似很生气的样子。

“给我看好了,要是这次再这么无能,你们全部都去死。”薄野熠薄唇微微上下波动,说道。

“是,先生。”异口同声的男声,让整栋楼都在震动一般。

“老大,你们在里面干嘛呀?”欧阳宇峰从另外一间休息室里面走出来,还在打着哈欠。

“做~爱做的事。”薄野熠意味声长的说道。

“哦……你总算是开窍了。”他们都知道薄野熠像是天生讨厌女人一样,几乎很难有女人能跟他近距离接触。

曾经有一个女人试图摸他的背,当时就被他打掉了牙,还剁掉了那只想要摸他的脏手。

几乎也是从那以后,就没有女人敢接近他。

比起他的美色,女人还是更加害怕他那种嗜血的样子。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