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彩无翼乌之邪恶老师

readx;“住手!”就在墨白书和那些长老即将交手的时候,宗主冷冷的呵斥声传了出来,他已经知道了墨白书的身份,当然不希望那些不开眼的人冲撞墨白书。

“宗主,此人无视我幻梦宗的威严,为何不许我们出手?”那些长老什么的听到自家宗主不许自己出手,都是十分的疑惑,当即问道。

“他乃是覆云宗的三太上,丁大人的挚友,岂是你们能够冲撞的?”宗主听到了身后长老们的疑惑后,回过头十分严肃的说道,这些家伙就没有看到墨白书随手就杀死了那个长老时候的样子吗?

那个长老,修为实力虽说不是最厉害的,可是也是有凝气境中期的境界了吧?可是还不是随随便便的就被人家杀死了,他们凑个什么热闹,小心也和那个人一样。

“什么?他是三太上?”那些长老听到了宗主的话,都十分的吃惊,他们没有想到,今天来的人居然会是当初那个人的挚友,修为达到了归元境的三太上,天啊,他们居然对三太上出手了,三太上不会杀死他们吧?

“三太上,请您移驾大殿,我们为您接风洗尘。”宗主直接无视了身后长老们的吃惊,随后对墨白书恭敬的说道。

“不必了。”墨白书却是摇了摇头,随后看着那个宗主,“你给我说说,丁羽在什么地方?你们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这···”宗主听了墨白书的质问声后,犹豫了,随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看向了墨白书,“三太上,是这个样子的。当初你们离开后,丁大人一个人在我们梦幻部落,一天后,覆云宗的大太上带领着覆云宗数百精锐弟子进攻我们梦幻部落。

那个时候我们梦幻部落修炼的人数也就仅仅一百多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当时是丁大人一个人出手,接下了覆云宗乾坤境王者的攻击,我们梦幻部落才可以幸免于难,可是丁大人也因此身受重伤,不知道怎么回事,从丁大人的身体里面释放出了火红色的光芒,一股股精纯浓厚的恐怖火焰从他的身体里面飞出,直接击飞了覆云宗的乾坤境王者。

我们在光芒过后,根本就没有看到丁大人和覆云宗弟子的踪迹,认为他们是同归于尽了,同时,丁大人身体里面释放出的恐怖火焰也成为了周围的火焰阵法,我们也意识到了,世俗界的力量是根本不可能和修炼界的对抗的,所以,我们建立了幻梦宗。”

宗主说完,看了看墨白书,可是他没有在墨白书的脸上看到任何的波动。

他不知道,此时的墨白书,心里面已经是十分的愤怒了,覆云宗的所作所为,已经违背了修炼界的铁律,作为修炼界宗门势力,出手对付世俗界部落势力,根本就是违反了修炼界万年不变的律法。

墨白书对覆云宗已经下了判决,这样的宗门,必须铲除,而动手的人,就是丁羽,也必须是丁羽,他需要报仇,需要一颗完美的道心。

“你们的事情,本太上知道了。”墨白书回过神,看向了幻梦宗的宗主,随后淡淡的说道,“你们在今后的两年时间里面,都不许离开阵法一步,听明白了吗?”

“是。”宗主听到了墨白书的吩咐后,恭敬的应对了一声,他也是对身边的弟子所,不许离开阵法,因为外面有覆云宗的人,而在里面,有丁羽的铭心古树,修炼也是十分迅速的。

“我看你们没有什么功法可以修炼,这是万万不能的,本太上这里有功法十部,你们慢慢修炼吧。”墨白书看了看他们所有人,随后说道。说完,一束光芒飞过,在宗主的手上就多处了十个精细的本子。

“谢过三太上。”宗主看到这些本子,十分的激动,当即对墨白书的尊敬更多了。

其实这些功法也不是墨白书的,而是墨白书从覆云宗里面拿出来的,他想的是,如果今后丁羽能够回来的话,他会带领着幻梦宗的人进攻覆云宗,而覆云宗的人看到自己家的功法被别人学了,用来对付自己,肯定很憋屈。

“你们都各自修炼吧,时间不多,必须尽快提升你们的修为,等以后丁羽回来的时候,我希望你们都拥有归元境的修为。”墨白书看着宗主和他身后的长老们,淡淡的说道。

“是,属下定不辱使命。”数十个人恭恭敬敬的对墨白书鞠了一躬,随后说道。

“恩,你也可以出来了。”墨白书点了点头,随后大手一挥,刚才被他“杀死”的一个长老就凭空出现了,这令许多人都十分的吃惊。

其实刚才墨白书根本就没有杀死那个人,只是用天地力量把那个人接引到了自己的平原空间里面而已,但是在别人看来,那个人是被自己杀死的。

“多谢大人不杀之恩。”那个长老出来后,回过头对墨白书恭敬的鞠了一躬,随后回到了宗主的身后。

“今后你们就好好地修炼吧,对了,时间不多了,本太上也要离开了,你们记住,我希望你们的修为能够提升到归元境。”墨白书看了看他们,冷冷的说道。

“是。”宗主一行人又恭敬的说道。

“本太上走了。”墨白书大手一挥,广袖飞舞,左手怀抱里面的丁悦十分不满意的扭动着身体,很明显是在抗议刚才为什么不让她说话。

看到丁悦的反应,墨白书偷偷的笑了笑,没有让她看到。

小妮子,今后的事情还多着呢,有你好受的。

笑过之后,墨白书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梦幻部落,哦不,是幻梦宗的领地,在路上他看到了刚才的副宗主,可是也没说什么,径直走出了火焰阵法,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

······

······

“变态,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话?”出了幻梦宗的地界后,丁悦十分不满意的看着墨白书,质问道。

“嗯哼,你说呢。”墨白书耸了耸肩,随后看着她。

“你说啊,为什么?”丁悦推搡了一下墨白书,可是他似乎是没有感觉的。于是乎,她开始了疯狂的扭动模式,大有“你不对我说,我誓不罢休”的意思。

“好了好了,这个以后再对你说,现在我们的任务是要去找丁羽。”墨白书被丁悦弄的实在是无奈了,随后对她说道。

“哦。”丁悦听到墨白书是要去找丁羽的,当即就不闹了,就像是一只十分温顺的兔子,任凭墨白书把她抱在怀里,而且没有一丝的反抗。

一瞬间,就连墨白书也吃惊了,他怀抱里面的是丁悦吗?为什么这么温顺,根本不像啊?看来丁羽的诱惑力是比他大很多啊,可是他觉得自己比丁羽要好看多了啊,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呢?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