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度极大的图片

午后风清。(閱讀最新章節首发)

一对少年少女和一只小白狗在十字街口的推车前,吃着午饭。

千亦是吃不成了。少女按照正常人做的饭菜,对懒懒来说只够塞牙缝,早在千亦和奈若说完话时,这个仅次于残夜的元尊级吃货,已然将食盒里的饭菜席卷而空,唯一剩下的几颗米还有两三颗花椒也粘在它身上。

看着小白狗一副“要饭菜没有,要命有一条”的架势,千亦知道,今天的午饭没戏了,除非他愿意把懒懒这个吃货给炖了。

一旁的少女靠着小推车坐着,身下是一张自制的小板凳。她望着地上的青石出了神,仿佛一个参禅的小尼姑,正思量“一花一世界,一石一天地”的至深道理,以至于等到千亦帮她热的饭菜都凉了都没吃完。

千亦没有想少女在想什么,不知为何,他那日醉倒南山之后,醒来总觉得对女人这种存在多了些了解,又多了更多的疑惑,所以他很明智选择不去深究。

当然,很快他也没这个闲心了——吃完饭的百姓已经渐渐围拢过来,千亦把趴在桌上睡觉的懒懒扔在肩上,这懒货只要吃好睡好,一般还是不会惹事。

望闻问切,开方施针,千亦有条不紊的看起病来。百姓们上午见识到千亦“针到病除”的手段,一个个也都恭恭敬敬,很是配合。千亦静静坐在桌前,一坐便是一个多时辰,直到——一个“奇怪”的病人出现。

这人得的倒是没什么奇怪之处,只是受了点风寒,千亦扎了两针,用“势”帮他去好风寒后,便让他离开,没想到这人走了不到五步,忽然怪叫一声,口吐白沫,倒地抽搐不止,一副马上就要呜呼哀哉的模样。

如此突变,顿时引发人群的尖叫:

“死人了!死人了!”

“医死人了!大家快来看啊!医死人了!”

“好可怕!江湖骗子医死人了!大家快来看啊!”

……

惊叫声宛如瘟疫一般,迅速传染给在场的每一个百姓,方才还放心把手伸给千亦切脉的老妪,瞬间把手抽了回来,满脸戒备的盯着千亦,好似千亦是只披着人皮的老虎一般。

千亦也不着恼,扭头看了那倒地抽搐的人一眼,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快步走到跟前,想要去给那人把脉,却还没走到近前便被一人拦住:“怎么?医死人还想毁尸灭迹?!”

千亦抬头看了这说话之人一眼,眉头一皱——此人在哪里见过。

稍微一回忆,千亦便想了起来:弘仁医馆,银针吴手下的药童。这时再回忆之前有人尖叫的话语,也察觉出蹊跷,哪有人看到有人要死了却大叫让百姓来看的?又不是行走江湖的在耍把式,为何要人围观?

千亦朝那还在吆喝的几人看去,果然,都是弘仁医馆的药童。纵然几人此时穿着百姓的衣服,踮着脚又惊又叫,一副好似被强人摁在玉米地糟蹋过一般,千亦还是一眼将几人认了出来。

看来,又是银针吴做的手脚。

忽然,一名药童满脸悲愤的指着千亦呵斥道:“你这个骗子,畜生!丧尽天良!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当街行骗,把人活活治死!为了些许蝇头小利,视人命为儿戏,他父母含辛茹苦将他养大,你竟丧尽天良将他害死!简直灭绝人性!”

另一个药童也骂道:“恶贼!医者父母心,仁义济天下,你却为祸乡里,荼毒一方!我等若不为民除害,誓不为人!”

两人轮番大骂,最后越说越怒,好似千亦当真是十恶不赦的杀才,而他们则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士,百姓似乎也全然忘记千亦先前分文不取为他们治病,只看着地上痛苦抽搐之人,加入的咒骂的行列,一个个庆幸自己没有让千亦看病。

这时,一名药童似乎已怒不可遏,大步抢来,想要一把揪住千亦,千亦看也不看,挥了挥手,便将其拨到一边。

那药童却仿佛被千亦用山岳砸过一般,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嚎,摔倒在地:“啊!杀人了!杀人了!”

“怎么回事?!”

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只见一名身穿青色官袍,头戴乌纱帽的中年男子在几名衙役簇拥下走来。

那倒地惨叫的药童病痛忽然不治而愈,“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大人,你可要为小民做主啊!这个江湖骗子当街行骗,医死了百姓,小民与他理论,他竟将小民狠狠推到在地!大人!大人!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原来如此!”那官员冷笑一声,看了千亦一眼,二话不说,手一挥:“来人啊!把这骗子给本官抓起来!”

“等一下!”

忽然又一道声音传来,卖菜的少女分开人群,跪倒在官员面前:“请大人等一下,千公子绝非欺名盗世之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请大人明察!”

少女咬着嘴唇,身体微微颤抖着,明显有些害怕,但不知为何,即便曾经经过了那些事,听了娘亲那么多劝,最后她还是没有忍住,冲了出来。

那官员打量了少女片刻,眼睛微眯,露出些不为人知的神光,摸摸胡须道:“看来你也是知情人,那就随本官走一趟吧!来人啊!——”

再没心思等待,千亦叹了一口气,忽然一把揪住在地上抽搐不止的人就往外走,所到之处,众人仿佛感觉到一股不可抗拒的伟力,纷纷避让开去。

“好啊!胆敢如此嚣张!给我抓住这个恶徒!”

千亦没有理会,也没人能拦住他,有容国院上百学子,无数法宝、道术围攻,千亦都能闲庭信步一般走过,更别说这些衙役了,连方圆三丈都进不了。

中年官员指挥着一群衙役在后面大呼小叫,然而拿千亦一点办法也没有,百姓也都远远跟上,想要看千亦究竟要做什么。

十字街口离沁香河不远。

千亦走了小半炷香的时间便到了沁香河畔,没有任何犹豫,把这个一路上仍旧抽搐不已的“病人”扔进了河里。

“噗通”一声!

百姓望着河里溅起的水花,目瞪口呆,他这是要做什么?难道真要毁尸灭迹?

然而让百姓更目瞪口呆的是,那被扔进水里的病人先是依旧抽搐了一会儿,待发现自己是在水里才回过神来,惊恐无比的叫道:“救命啊!救命啊!我不会水啊!”

生龙活虎之状,哪还有半点之前的奄奄一息?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