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吃我的奶全阅读

“唉。”七老村内,某个大房子顶上,一个黑衣少年闭着双眼,双手枕在脑后,看起来很是惬意的样子,他嘴角正叼着一根草茎,哼唱着某种不知名的小曲儿。

哼着唱着,少年放缓了旋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愣神一会儿后,他又是一声轻叹。此刻有清风吹来,几缕发丝被鼓动得飘摇,不停拂在了他的脸上,与着旋律轻和。

“咯吱”一声,这所房子的大门被推开了,在阳光的照射下,一阵又一阵可见的灰尘大军腾涌而出,伴随着阵阵咳嗽的声响,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一个有着白胡须发,身着白衣长袍的老人冲了出来。

“呼哈……呼哈……”白村长此刻像极了一个溺水而还的落难者,正贪婪的呼吸着屋外每一寸空气,他并没有溺水,但却是遭受到更为可怕的事,以至于自己差点儿就闷死在了,这滚滚灰尘所组成的海洋中。

“不……不是吧!这藏经阁,我也只是二十年没有来打扫而已,怎么就乱成这个样子了!!!”白村长惊骇,似乎还没有缓过神来。

“您……”鹏涯清了清嗓子,似乎喉咙有一些干涩,“也好意思说……二十年啊……”

少年扶额一叹,整个人都不好了,摇头叹息道∶“所托非人呐!”

“喂喂,你什么意思啊?小瞧村长吗这是……当心我给你小鞋穿!!!”

自从演武场回归后,已经过了七日,鹏涯和童真被二位长老观察了老半天,特别是鹏涯,青长老甚至拿出多种丹药让他吞服,再三确认了无碍后才将他送回。

在此之前,紫长老他们千万嘱咐,不要对旁人说出半点、关于那一晚的事,两人猜测,这应是关乎了村中某些的秘密,所以也都发下誓言,不会违背!

实际上,童真只记得自己爆发了气血,从而引来了冰流袭身,至于之后的事,他只能隐隐约约感受到一些,根本不能拼凑为一个整体,其他的一概不知,而鹏涯,他的记忆却是清晰得很,以至于连他自己都分不清,这记忆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了……

“那……您找到办法了么?”近来几日,他心绪波动得很厉害,甚至影响到了自身的修行,当真是怪事!

鹏涯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困惑无奈之下,倒是想到了借助白村长的权利,谋私一下进入村中不外放的藏经阁,来帮自己探一探“病根”。

两人可是杠杠滴小伙伴关系,白村长自然没有拒绝,可……至于他靠不靠谱……这就难说了……

“没,里面这么乱!我怎么找……啊……会找不到呢?嘿嘿嘿……”老头儿本来是想说实话的,但一想到这样说,肯定会伤了小伙伴的心,不由得心思电转,口花花了起来。

“真的……”鹏涯身子一僵,腾的一下坐了起来,但还是满脸狐疑的样子,幽幽的说道,“小伙子年纪轻轻的,骗人可不是好习惯呐……”

“哈哈哈!”白村长忍不住放声大笑,看来是某三个字深入其心,“放心放心,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啊……”老伙伴信誓旦旦,对着小伙伴说道,连连拍着自己的胸脯。

“来来来,你现在快快打坐,我看到的典籍道理深奥,我都看不懂,得从实践中指点你。”咳嗽两声后,白村长立马来了状态,一通话说出,倒是有理有据,实际上什么重点也没表达出来。

鹏涯轻“嗯”了一声,翻身下屋,将信将疑。

“白爷爷十之**不靠谱的,莫非我今天运气不错?正好撞上了他靠谱的‘一二’……”若是白村长说他什么都懂的话,那鹏涯肯定是会立马走人,大不了再等上一段时间,等会议结束后,青长老就有时间了,但,老头儿如此一说,鹏涯却是有几分相信了。

“嘿嘿嘿……我最近状态很好,演技爆棚啊!连小涯儿也唬住了欸……”由于鹏涯是闭着眼睛的,所以他是见不到,白村长此刻无声的奸笑了。

“身脉共鸣,气血合一……”鹏涯就地盘膝,默念静心口诀,几个周天之后,他体内轰隆一声,精气神居然在刹那间契合,使之进入了较为深度的入定。

鹏涯这几天修行不顺,心中本就有些郁闷,现在貌似得到了白村长的肯定答复,他一下子就放开了心神,怎知竟有了如此效果。

“哇!不是吧!!!”轰隆声的传出,把白村长吓了一跳,他本来还在琢磨该怎么迷糊呢,可一看到鹏涯这状态,却是吃了一惊。

“乖乖滴,他整个人就像是升华了啊!”白村长自言自语,绕着鹏涯来回踱步,“入定参悟,对于修行来说极为重要,不仅可以增加对招式的理解,而且是一种可磨合精气神的强有力手段……”

“这样很好!很好!!”白村长面容在这一瞬间略微严肃了起来,连气质都发生了些变化,总的来说,就是看起来正经可靠了些。

“不、不对!!不好!!!”突然,白村长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个咋呼,转头盯向了鹏涯,目中显露出推衍之色,“深度入定,可以直达本心,对于别人可能是好事,但,对于涯儿来说……”

“他心中有魔障,自己根本不敢去面对,否则他早就突破道门了,虽说也有要夯实根基的缘故,但,他根本是跨不出那一步啊!!!”

“静心通明……这样一来,他无时无刻都得与心魔抗争,难怪他最近总是心绪不宁的,原来是这样!”

“不破不立,解开心结这事,我们早有安排,可惜时机不对啊!”白村长皱眉,目中有焦急之色闪过,“这样一来,我们就失去了主动,诸多手段不可实施,那一切就得看他自……欸?我在干嘛!”说着说着,白村长一声轻咦,竟好似失忆般望了望四周,最终,才将目光放在鹏涯身上。

鹏涯意外入定,无暇于外界,其自身气血有规律的流动着,隐约发出了泉水叮咚之声响,他呼吸均匀,脉象平和,心脏跳动有力,从某方面来说,这倒是一个人强大的体现。

“哟嚯!涯儿最近修炼有成啊,感觉很厉害的样子欸。”白村长后知后觉,完全一副看热闹的样子了,如果鹏涯早先能够知晓,怕是绝对不会彻底放开心神吧,这种举动,可不像平时的他哦……

轰!

一股气势冲天,鹏涯老僧禅定,周身有红气向上冒出,一道道气血如烟似幻,将之环绕,衬托如神仙中人。

他的面色红润起来,渐渐更是通红,滚烫的汗珠开始滴落,“啪啪”落在地上,竟有着星星的火光一闪而逝,将地面灼烧出一个个小窟窿。

“咦,磐骨化身诀,这不是老紫给小童真的残缺功法么,小涯儿怎么也会了?”白村长一阵迷糊,猫着腰蹲了下来仔细观察,“不对不对……这不是功法,这是要凝血的节奏啊!”

白村长一拍脑袋,恍然大悟,也不怕被热气给烫伤,自己甚至还凑了上去,翕动着鼻子嗅了嗅。

“让我想一想啊……这个,‘凝血’是要跨出第三步门槛时,才会出现的阶段吧……”白村长也盘膝坐了下来,面对着鹏涯,歪头晃脑嘀咕着,“应该是这样吧?当初村长考核的时候,我的记忆可是杠杠滴欸!”

鹏涯气势如虹,一头长发都飘舞了起来,每一次飘动都表现出了力量的美感,刚柔并济!一阵阵波动以着他自身为中心,呈着环形波纹向外扩散,震的地面尘土飞扬。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后以竭境尽所能……”他像是一个老学生般背着什么,强装着正经,喃喃道,“气血修行者,必须跨过三步门槛,坚定道心,才能有机会去冲破道门呐!”

关于前两步门槛,修行者每跨出一步,自身躯壳便是会强上很多,就如同水杯之于水缸的变化,且由于打开了一丝枷锁,自身潜能也会爆发,可将气血回复至圆满,不至于“水杯”变成“水缸”后,会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

但,跨出第三步门槛之后,关于人体所能开发的潜能,便已耗尽,这是道门境之下最后的潜能,同样也是最大的潜能,它的力量,不仅仅只局限于回复气血了,而是必须全部用来去塑造,使得修行者能够以其自身最完美的躯壳,能够以其自身最大程度的爆发,去……轰开道门!

所以,这是水缸之于水塘的区别!

水塘能有多大,这完全得取决于,每个修行者自身对于气血之力的累积,跨过第三步门槛后,修行者的气血会一滴不剩,去用作水塘的扩增或夯实,这样一来,气血的“量”虽说是降了,但,此后这气血的“质”却是会极为凝炼,可越来越接近灵气的范畴。

虽说道门境之后,修行者也是可以凝炼气血,但,这凝血的第一步却是关乎根基,所以有许多大部的天才们,都是会将境界死死的压在第三步门槛上,然后等待适当的时机,去跨出这一步,以厚实的底蕴来凝血,待凝血圆满后冲击道门!如此做法,不仅会增加冲破道门的几率,且冲破之后,综合战力也是会明显高于普通的道门境。

道门境之下,可时常保持巅峰战力的境界,是站在第三步门槛上,可真正能够体现出巅峰战力的,却是要跨出这一步。

所以,站在第三步门槛上,可被人称为半步道门,而跨过了这一步,甚至气血圆满之后,便会被人尊称为,凝血巅峰!

鹏涯此刻燃血沸腾,这正是要跨出第三步门槛的征兆!

“后以竭境尽所能……虽说凝炼气血的过程十分辛苦,但,这‘竭’之真意,却并非是代表了枯竭,而是……新生啊……”白村长陷入了回忆,抬头望天,满眼尽是沧桑,这一刻,他仿佛不再是那老顽童,而真真切切的是一个修道之人、一村之长!

只是,他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不曾看见,此刻的鹏涯,虚汗直冒,通体轻颤,眉头时而皱起,又时而舒缓的样子……

[小说网,!]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