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特别污到流水的文章

沐傲天一脸阴沉的坐在凳子上,刘氏和沐箐则低声哭泣。

“大人,大…大人,大小姐回来了…”一个家丁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听到这话,沐傲天一脸怒气。

“夫君,你可一定要替灵儿报仇,灵儿这孩子从小就机智聪明,乖巧懂事,如今却躺在这里……”刘氏低低的哭泣着,哭得沐傲天心里一阵怜惜,对沐锦秀的怒意又多了一分。

“母亲,母亲,你别哭了,爹爹会替姐姐报仇的,大姐姐心肠如此歹毒,想必爹爹定是容不下她的…”沐箐抱着刘氏,身子一抖一抖的,眼底闪过一丝恶毒。

听着两人的对话,沐傲天不由得生出一种愧疚感,对沐锦秀更是没有好印象,就像是对阿猫阿狗似的。

“来人,将大小姐杖则五十再带上来。”还未见到沐锦秀,沐傲天便厌恶十足。

听到沐锦秀要被杖则,沐箐心里笑得更欢了,如今二姐姐已死,大姐姐又不受宠,如此一来,爹爹便会更宠自己,太子妃之位也会是她的。

“慢着,不知女儿犯了什么错,父亲大人要对女儿施以杖邢。”人未见声先到,若雪不慌不忙,一脸淡然的迈进大堂。

迎面对上沐傲天的眸子,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沐傲天,在原主的记忆里已找不到沐傲天的模样了。

四五十岁的样子,剑眉星目,面如冠玉,眉宇之间,透着傲骨英风。

“哼,你还有脸叫我,小小年纪就毒杀妹妹,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孽种,当初生下来就该把你掐死。”沐傲天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儿,一脸的嫌弃样。

“我是孽种,父亲大人是什么?还有,父亲莫不要忘了,当初的你对我可是疼爱有加呢?”若雪讥笑一声,她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以前的生活有多好,但自从那次天赋测试后,她就渐渐被冷落了。

说起以前,沐傲天更是生气,差点气得吐血了,当初那个乖巧懂事的女儿怎么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

“再说了,父亲大人可真是看得起我,沐灵好歹也是一个三阶武者,我可是什么也不会的废材,不知道我是如何杀的她呢?”说到沐灵被杀,若雪升起一抹杀意,沐灵虽然欺她,可不是她杀的,谁也别想污蔑她。

听到若雪的话,沐傲天也有一丝迟疑,按理说是这样,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对上若雪清澈见底的双眸,他的心里有一丝动摇。

见到沐傲天似是不打算追究的样子,沐灵急了。

“爹爹,你不要听她信口雌黄,二姐就是她杀的,我可怜的二姐,呜呜…”沐灵哭的梨花带雨,令人好不怜惜。

“对了,爹爹,下人可以作证,当时就是她用鞭子把二姐打死的。”沐灵不死心,她不甘心若雪什么惩罚都不用受。

若雪眯着眼睛,一步一步缓慢的走到沐灵面前,俯视她:“你说是我打死沐灵?有何证据?”

“当时,当时就只有你和二姐在比试,而且也,也只有你离二姐最,最近。”面对若雪的冷眸,沐箐不仅紧张,还有一丝害怕。

“你如今还有何话可说。”沐傲天看着自已面前的两个女儿,觉得心力交瘁,不由得想起若雪的母亲,那是一个美丽而又温柔的女子,有着江南的风雅气息。

若雪看着自己的父亲,他是真的老了,失去判断力了,或者说他是真的很讨厌自己,所以不愿多想。

[小说网,!]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