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老头轮强的老师

是呀这样以后就不会无聊了,我可以常推妳过来逛呢」洪淑惠笑说。

就在这时候,范东玉突然出现了,「我就知道妳们若不在病房就在这儿。」

「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你怎么跑来了」小薇皱起小柳眉,「哦你该不会又偷懒了吧小心被爸骂。」

「才不会,就是爸赶我过来的。」

「啊你爸去公司了」洪淑惠惊讶道。范达雄已许久不管公事,怎么突然有这个闲情逸致

「他看不惯我老待在公司不管妳,所以就自告奋勇要帮我处理公事。」他这下可有理由偷闲了。「还有,我刚才遇到主治大夫,她说小薇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那太好了以后就不用麻烦妈了。」这消息对小薇而言可是最大的喜讯,「我在这儿躺得骨头都快散了。」

「回到家还是得给我乖乖躺着。」洪淑惠一声令下,小薇只得吐吐舌,不敢反对。

「妈,我现在想回去整理东西,您待在这儿赏花没关系,反正有东玉帮我。」

「哦现在嫌我是电灯泡了好好,你们去,我看花。」洪淑惠忍不住开起两人的玩笑。

「妈--」小薇红着脸儿,羞赧不已。

「妈是逗妳的,那我们走了。「范东玉推着轮椅将小薇送回病房,开始帮她把堆在病房内的杂物收拾干净。

「对了,小薇,医生说妳大概再休息一个月就可以又蹦又跳了,我打算到时带妳出去玩。」他一边整理一边说。

「我不是说我不出国了吗」有个北海道之旅可以期待,她已经很满足了。

「没关系,那我们就在国内走走,缩短行程,只要三天就行。」他想了想说。

「好吧那就在国内走走就好,不过就两天。」小薇开始讨价还价。

「两天不用对自己的老公这么苛刻吧让我好好休个假行吗」他哀叹了一声,求情道。

「那好啦、好啦就两天半。」她笑着逗他。

「oh,god」他拍额叹了口气,「妳还真是锱铢必较。」

「我是为你和公司着想耶」小薇一笑,其实只要有他的爱,去不去玩根本不重要了;只要跟他在一块儿,去哪儿都是快乐的。

「那都依妳,不过我计画的日子可不许有意见,要不然我可是会翻脸喔」他瞇起眼,故意朝她龇牙咧嘴的。

「你要怎么翻脸呀」她缩缩脖子,似乎很害怕的样子,却又笑得一脸灿烂。

「就这么翻--」他突然俯身压上她,深幽黝黑的眼直瞅着她那张如牡丹般绽放的娇丽容颜,而后将她的脸抬起,欲吻上她的唇

突然,一样东西从他颈上滑落,掉在她身上。

「这是什么」她拿起一看,原来是个符袋。

这这不是他要去高雄念书那天,她送给他的

「还记得它吗」他笑问。

「当然记得。我不知道你还留着,我以为你早扔了。」她的泪水渲染开来,沾湿了她整张脸,可见她有多感动了。

「我一直留着它,无论去哪儿都戴在身上。」他拿起一看,「没想到现在不小心曝了光。」

「东玉」她牢牢搂住他,好用力、好用力地抱紧他,「我一直希望它能陪在你身边一辈子,就算我不能,也有它守护着你。」

「那我可不可以贪心点两个守护者我都想要。」他咧嘴一笑,将它放进衣襟内,精准无误地吻上她的小嘴。

他的吻缠绵多情,直勾荡着她的心。很快地,他的手开始采进她的衣襟内,摸索着她的雪肤。

「天好久了,这真是人世问最大的折磨小薇,我好想妳,好想要妳。」

小薇急忙抓住他的手,「不行,再想也不能在这里,妈回来撞见怎么办」

「放心吧妈肯定还舍不得离开那些花草,我敢跟妳打赌,她现在正在那儿对人发表她的种花经。」他邪魅一笑后,开始解开她胸前的钮扣。

「呃好痒。」她瘖哑地笑了出来。

望着她那天真不造作的表情,范东玉眼底的**之火更强烈了,忍不住抚上她高耸的胸前。

「伤口好些了吧」他嘶哑地问。

「早没事了。」她羞怯地细声说着。此时她已半裸在他面前,在他似火的眼神注视下,她只觉得活像要窒息一样。

「那就好。」他一对幽邃的眸凝住她的眼,伸手慢慢卷起她身上的医院睡袍,轻柔地摸上她柔白的大腿。

「嗯」闭上眼,小薇彷似听见了自己狂乱的心跳声,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很快的,在范东玉的恣意需索下,激情的火焰再度被点燃,直至两人双双攀上**的颠峰

小薇出院后经过半个月的调养,康复的情况非常良好,而范东玉也开始筹备旅游事宜,且全程他都极为保密,为的就是要给小薇一个惊喜。

「你到底在忙什么最近老是电话不断,又进进出出的。」数日后,她终于发现他的异状。

「妳不是答应要陪我出游吗我当然得好好计画了。」他对她眨眨眼,脸上的兴奋之情还真不亚于小孩子呢

「不过就几天,有什么好计画的」这天是周末,她起床梳洗后,便在阳台上敞着简单的运动。

「因为这是妳我第一次出游,无论多久、几天,都值得让我重视。」他来到她面前,扶住她的肩,定定的看着她。

她被他这样正经的表情给逗笑了,「瞧你,想玩的话以后有的是机会,不必浪费时问在这上头。」

「对我来说绝不是浪费时间。」他将她拉进卧房,「来,我帮妳收拾行李,妳去换衣服。」

「收拾行李做什么」

「去玩不用收拾行李吗」他调皮一笑。

「什么现在」小薇抓抓头发又掏掏耳朵。她是不是听错了

「对,就是现在。妳不是说一切听我的」他搬出皮箱,开始将她爱穿的衣服统统塞进里头。

「会皱的,我来啦」她赶紧抢过他手上的衣物,折好后才放进皮箱里。「真受不了你,还真是说风是风、说雨是雨。」

「嘿嘿妳现在才知道呀」见她已将衣服收好了,他又说:「快去换件衣服,轻松点的就行。」

看他那迫不及待的模样,小薇虽然觉得可疑,但还是照做了。反正今明两天是假日,不过请个星期一的假,应该不会妨碍到公司的要事。

待她换好衣服后,范东玉看看表,「还好来得及,我们走吧」

他一手提着皮箱,一手牵着她直往外走,跳上车后便开着车直奔机场。

一路上小薇并没注意到去向的怪异,直到发现情况不对,才问道:「我们要去机场」

「没错。」

「是搭国内班机」她又问。

「嗯不是。」他朝她偷偷一笑,「是前往夏威夷的班机,现在这天气去那儿刚好。」

瞧他那副快乐样,她都还没答应他去呢

「你怎么可以食言」明明说好在国内的呀

「我知道食言而肥这句话的意思,不过为了妳,我多长几两肉没关系,反正我身材结实,减重并不困难。」他竟还嬉皮笑脸地跟她耍赖

「范东玉,我不想去」她鼓着腮。

「机票是爸妈买的,妳忍心让他们伤心吗」

厚这男人愈来愈过分了,居然拿爸妈压她看来真正聪明滑头的人是他吧

「算我说不过你。」她小嘴一撇,开始生闷气。

「别这样,妳生气的样子好滑稽,既然要出去玩,就得开开心心的呀」他开始说笑话逗她开心,「妳还记得吗小时候妳老爱把一堆东西交给我签名」

「当然记得,可你都不太愿意,还说我找你麻烦。」小薇皱着眉。

「难道不是吗我曾在妳的抽屉里看见一堆有我签名的东西,妳以为那是总统签名,可以卖钱呀」他开起玩笑。

「虽然不是,但在我眼里却是无价之宝。」小薇衔着笑,对自己小时候就有这样的心思感到惊叹不已。

「现在那些东西妳还留着吗」他欺近她,笑意盎然地问。

「当然留着。」

「下次记得收集我的内裤会好些。」他抿唇偷偷笑着。

「干嘛」她瞪着他。

「可以拿去卖钱呀妳没看到人家拍卖网站上还卖出高价咧」

「去你的,谁像你这么下流再说人家是卖女生的,谁想买男生的」

「那卖妳的,我全包了。」

「你愈说愈不象话了。」这些笑话虽然其实一点都不好听,但就算是低级笑话,只要是从他口中说出的,对她而言仍是这么的吸引人。

「会笑就好,表示妳不生气了」他拧拧她的鼻尖,笑得俊魅无比。

「哼」她转过脸,掩嘴暗暗笑着。

他们一路有说有笑地到了机场,由于范东玉事前已筹画好一切,两人很快就登机了。

才刚在头等舱坐下,小薇便紧张地喊了声,「糟了」

「怎么了」

「你说这次要玩十天,可我衣服才带那几件,根本不够。」她有些懊恼地说。

「我们到夏威夷再买吧」

「衣服我很多了,再买那多浪费。」

他揽住她的肩,让她的脑袋枕在他肩上。「一点也不浪费,我喜欢看妳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贫嘴。」她窝在他怀里甜笑着。

「对了,这是我买给妳的礼物,拆开来看看。」他赶紧从随身的手提袋内掏出一只包装精美的纸盒。

「这是什么」小薇疑惑地望着他。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他笑得好诡异;然而小薇所有的注意力已全都放在礼物上,根本没注意到。

「好,那我开啰」她微笑地问。

「妳开。」

小薇小心翼翼的打开它,一掀开纸盒,一件比基尼泳衣随即飘了出来。

她顿时傻了眼,原来他将肩带别在盒上。完了,现在机舱内几乎大半的人都瞧见了,各个都在偷笑。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唔」他低头吻住了她的红菱。

顿时周遭鸦雀无声,时间彷似静止了股,过了好久,他才离开她的唇说:「逗妳玩的,我说过我喜欢看妳无措可爱的表情。」

「可是好丢脸喔」她害羞地直把头埋进他怀里。

「妳瞧大家都给予我们祝福的微笑呢」他拿起比基尼重新放回盒里,「喜欢吗」

「喜欢是喜欢,但我不敢穿。」她这辈子还没穿过比基尼呢

「我本来就没要妳穿给人家看,妳只能在饭店内穿给我一个人看。」他瞇起眸,眼神直在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上游移。

「哦我知道了,你是想在沙滩上看其他美女裸泳,这才挑夏威夷的对不」她对他皱皱鼻子。

「不妳怎么可以乱猜」

「我才没乱说,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好吧那我们就只待在私人海滩,我只看妳一个人。」热情的吻再次重重的覆在她唇上,随着飞机的起飞、升空,在大家祝福的眼光下,他们的爱会更坚定。

全书完

编注:不要忘了看「总裁初体验l系列其他三本书--

1玫瑰吻136调戏爱情的酷总裁。

2玫瑰吻144恶魔总裁的专情告白。

3玫瑰吻151暴君总裁的狂烈烙印。

您的书由言情:制作。

本书版权归作者所有,请您在后不要随意传播,24小时之内应予删除。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