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行霈进入顾轻舟

桦说话了。

“诺诺,别傻杵在这里妨碍大人们做事了,你自己去外面活动活动。”看似责怪的话却显出满满地关心,“看你,大冬天的手冰冷,就是太缺乏运动。”

萧诺看到二婶明显不好看的脸色,暗自好笑,对着王语桦吐了吐舌头,说了声“知道啦,我这就出去。”就蹦出门了。一边还听到二婶和王语桦的对话声。

“你们城里人就是金贵,都这么大了还宠着呀。”

王语桦似乎一点都没听出二婶话里的讽刺,坦然笑道:“诺诺还小呢,就是她以后成家了,在我面前也就是个小孩子。”

到了屋外,冬日的阳光照得萧诺身上起了暖意,当然比阳光跟温暖的自然是丁洋的短信。

回拨了电话,很快丁洋的声音和那座城市的鞭炮声一块儿传了过来:“这么早起了我以为你要等中午才能看到短信呢。”

“哪那么幸福啊”萧诺说着打了个哈欠,“好想回去啊”

听得出萧诺语气中的抱怨,丁洋有些担忧地问:“怎么了,在那边不开心”

“也不是啦大概确实是我自己太那个什么了吧,呃,大概就是没住习惯,可能就是太娇贵了,哈哈。”萧诺想想自己的抱怨确实没道理,只是在个陌生的地方呆两天而已,不用干活也没人欺负她,自己就因为和陌生人同床,或者因为住的不习惯而抱怨想想确实不懂事,于是开始自黑。

萧诺喜欢自黑,特别是在和别人聊天的时候。后来她一个人的时候自己总结了下,自黑的主要原因,大概是不想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些话吧,就是那种“我都已经骂完自己了,你还有什么好说我的”的感觉。

对于余杨村,她是陌生的,然后,便产生一种与之格格不入的感觉,甚至在身边没有王语桦和萧墨时,又生出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然而她知道这完全是自己的胡思乱想所造成的,她从心里是唾弃自己这种对于余杨村的“排斥感”的。可是,这种情感居然不小心流露出来了。

为了防止丁洋跟她说诸如“你应该想想,现在你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就算再住不惯,也就没几天而已”之类说教的话,她还是决定自己先黑自己,然后主动承认自己太“金贵”了。

却没想到,丁洋完全没去注意她的“自黑”行为,只是道:“又不是什么大事,住不惯就回来吧,我想你了。”

“”听到这句话萧诺有些羞涩,然后想想反正丁洋看不到她脸红,于是又清了清嗓子,假装若无其事地道,“应该明天回来吧,本来就是过年去的,明天能回来还是因为萧暨然想见我们,不然可能要呆到初四吧。”

“你不想呆在那儿么”丁洋又抓住了萧诺话里的重点。

萧诺小声道:“呃,人都不熟,而且感觉怪怪的可是我必须呆着啊,哪有人除夕晚上跑掉的,我妈要被鄙视的,我爸也会很难做的。”

“萧诺,你明明还是个小孩子。”萧诺一听丁洋这话就知道,丁洋肯定是要说她不懂事了。暗自反驳道:我也就说说嘛,又没真的哭着吵着要回来。却听丁洋继续说,“别背负太多,干嘛让自己活得那么累想回来就回来吧,我来接你。”

丁洋的话明显出乎她的意料,但这话却好像触到了萧诺的某根神经,让她有些暴躁起来:“哪有说的那么容易,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这么不管不顾回来了,我爸我妈怎么办你什么都不明白就别乱出主意好不好”

“”听到丁洋沉默,萧诺又后悔了,为什么每次说的话和自己情绪都不能控制呢真是

正当萧诺犹豫要不要再说点什么消除下尴尬的时候,丁洋却低笑道:“又把简单的事想复杂了,你回去了,最多被说成不懂事,而既然那些人是你所谓的不熟的人,他们无关紧要的评价你又何必在乎”

“那”萧诺想说“那我妈呢”,丁洋似乎知道她要问,于是接着说。

“阿姨肯定也希望你开心,她在那个地方有责任而你是没有的,我想叔叔这一点叔叔也是能理解的。”丁洋停了会儿,又说,“说句不好听的,实际上你在不在那边过年对于那边的人一点影响都没有,如果他们在乎你,你怎么可能感觉到怪怪的,如果他们不在乎你,你呆在那儿干嘛”

“我明白,可是”萧诺也不知道要“可是”什么,她很纠结,毕竟电视剧和生活是不一样的,那些电视剧里的重组家庭,似乎永远都是那么和睦,或者一个大危机过后,就没有其他隔阂了,而现实却是,说不定没什么大风大浪,却一直有许多难以言说的隔膜。她叹了口气,“算了,反正就一个晚上了,我觉得我这么纠结没意思,等会儿闹得大家都不愉快,何必呢。”

听了萧诺的决定,丁洋似乎也没什么失望,只是说:“你不纠结了就行,反正今天这话,也不单单是为了你回来不回来的事,我希望你以后可以多为自己想想,真的,萧诺,你不该背负那么多。”

“嗯,知道了。”即便已经决定,和丁洋也差不多可以结束这个话题了,可自己的心情反而比一早更沉重。她想,果然不该起这个话题的,越说越说不清楚。

晚上,萧诺得到一个好消息,这里的习俗是要守岁的,所以今天晚上,她可以和萧墨、杨冰麟、杨雨麟一块儿玩到天亮,这也就意味着,她晚上不用睡觉啦

也许真的是因为晚上人的情绪会波动比较大,因此当夜深时面对一个陌生人以及睡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让人抓狂。但是一旦晚上可以不睡觉,可以和熟悉的人一起挨到天亮,萧诺内心的不适感瞬间低了不少。

“我们去山顶吧,明天顺便看日出。”萧墨提议。

这提议特别诱人,萧诺不禁问:“啊可以么”

“已经跟爸妈说了,他们说没事,我们走吧。”在这一点上,萧墨确实比萧诺看得开,他只管他在乎的人,其余人的态度他还确实懒得去了解。

萧诺看看四周:“就我们两个冰麟不叫上啊还有雨麟他们。”

“人太多把一群小孩都引过来了怎么办就我们,走吧。”萧墨催促,拉着萧诺上山。

若是平时,大晚上走山路还是很恐怖的,好在萧墨在身边,加上时不时天上的炸开的烟花和响声不断的各式爆竹,一路就不显得太过于冷清,只是萧诺还是发现萧墨的心情不太好。

“喂,你怎么啦”萧诺忍不住好奇和耐不住无聊,于是问道。

“嗯”

“你干嘛不叫上杨冰麟啊”萧诺不好问“你们是不是吵架了”之类的话,只得换了个方式。

萧墨顿了脚步,继而继续走着,一边冷笑道:“他说,在他兄弟面前,让我别显得和他太亲近。”

“呃”萧墨的口吻挺平淡,但里面透出的一丝不爽却是显而易见,萧诺只得安慰道,“他大概,怕被那个余正看出来什么吧”

“随便吧,不说他了。”萧墨说完又闭嘴,只顾拉着萧诺走路,“小心石头。”

“还要走多久啊”萧诺原本想着,最好山路长一点,从半夜走到清晨才到山顶,然后就马上可以看到日出,省得到了山顶等太久等到睡着此刻觉得自己的想法真是太不靠谱了,她宁愿马上到达山顶去睡一觉。

萧墨的心情似乎好多了,见萧诺疲惫不堪的样子,笑道:“走了一半了。”

话音刚落,不出所料听到萧诺一声哀嚎

萧诺看了眼手机,居然连十二点都不到,才走了一个多小时而已:“啊下山会不会比上山快一点,我累死了”

“诺,今天好像是你生日。”萧墨突然说。

“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萧诺撇嘴,今天都快过完了他才提起来。

“怎么会,下午就给你准备了礼物,现在放在山顶,你要是回去就收不到礼物了。”

“可是好像再过五分钟就十二点了。”萧诺扬了扬手机,似是应证她的话一般,爆竹也更加密集了,看来离新年越来越近。“但是我们还有一半的路程生日礼物可以变成新年礼物了”

萧墨笑得一脸高深莫测:“你好像忘了一件事。”

“什么啊”萧诺还在思考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身子一轻,已经在萧墨的怀中,然后被带得朝山顶方向飞去,“啊啊啊啊啊,你会轻功为什么还要我多走一个小时的山路~”夜空中,萧诺的不愤被淹没在爆竹声中。

“到了。”两人落地,“还有两分钟欣赏你的礼物。”

萧墨话音刚落,萧诺就听到“啾”一声,然后“砰”地一下,一躲礼花在夜空中绽放,随后更多的“啾”和“砰”此起彼伏地响起来,山顶顿时有如白昼。

“生辰快乐”萧墨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了声。

“哇好漂亮~你什么时候买的那么大的烟花”震耳欲聋的响声使得萧诺不得不大声喊出来,“你猜别人会不会以为你的手表快了两分钟”

“”萧墨无语,她好像又抓错重点了,于是只好好心地拍了拍萧诺的肩,“看那边。”

萧诺随着萧诺指的方向看去,却被一个很大的烟花筒吸引了注意:“这个是定时的么还是你刚才扔了什么飞镖过去点火”

萧墨遗憾地看了眼站在离巨型烟花筒不远处的某人。

烟花还在天空中绽放,萧诺一会儿抬头看看夜空,一会儿又想起萧墨还没回答她的问题,转头打算拽回估计已经走神的萧墨,却惊讶的发现:“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怎么在这”

“真荣幸,你终于发现我了。”丁洋笑得一脸无奈。

“啾”最后一个礼花飞上天际,然后在夜空中“砰”的一声炸了个空响,消失在夜空中。

“没了”萧诺有些郁闷,怎么最后一个就这么草率地结束了呢

“还有。”丁洋淡笑。

“哪儿啊”萧诺等了十秒,刚才烟花炸开的位置依旧毫无动静,地上的烟花筒也归于沉寂,“应该没了吧。”

正说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开始急速想起来,估计到十二点了。丁洋揽住萧诺的肩:“现在这整片天上的烟花都是我们的了,新年快乐,萧诺。”

一时间,萧诺觉得整个村子,甚至整个世界的烟花都在这片夜空中绽放起来,比刚才那个巨型烟花筒放出来的要美上千万倍。她拉着丁洋,跑到山顶边缘,扯着嗓子大喊:“新年快乐”

冬夜,烟火,萧墨,丁洋尽管,萧诺的生活还有那么多不完美,她的许多疑问也许永远找不到答案,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最后一次过除夕的生日,不知道此刻美丽的瞬间能不能永恒,然而她知道,这就是生活。

作者有话要说:  结局。

这本去年写的,然后现在看看很多漏洞很多错别字很多病句很多乱七八糟的不对劲的地方

我一直想着哪天有空好好改一改重新发一次,可是最后选择了不改直接发。。。。

实在是有点懒嘿嘿嘿

不过正如萧诺所说的,很多很多不完美,但也是一个很棒的结局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