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福天下

回到住所时时间已经很晚了。知秋畏手畏脚,生怕出点响动打扰了八爷爷休息。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摸黑两脚一弹,脑袋一空,呼呼睡去。

醒来时候天大亮,知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昨天的一战让他对其他职业有了更深的认识。战斗的时候更是要谨慎百倍,不可丝毫大意,如果有如果。他可不想再有下次。

“醒了?我在想就你这稀松的修炼,你还是趁早带着你的小情人找个清静的地方快快乐乐的长大,卿卿我我。生个娃,过一生得了。修炼的道路多辛苦啊。唉,知秋,要不再睡一会?”知秋醒来就被八爷爷冒出这么一句冷嘲热讽。明白了原由不好意思去接话。

但还是冷不丁的顶了一句:“八爷爷你昨天是不听见我和诺铃说话了?”知秋见过了几秒八爷爷也没回应,知道这事不离十是这样的。

“启禀八爷爷,我下次注意。不会让你发现报告完毕。”知秋一字一词有模有样。

“混小子,人不大,鬼不小。居然敢调侃起我来了今天一直修炼不准吃饭,如果敢偷懒,关你三天紧闭不能吃饭。八爷爷这次是来真的了 。

知秋一听冷汗出了一头。太狠了。可八爷爷对他的好他还是能明白的。

直到午时三刻,知秋平心调理了一番体内的灵气。每次战斗之后这样的梳理知秋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灵气又浑厚了不少。想起雀掌重于幻,是怎样的一个幻法,难道也是如同昨晚西贝圣那般制造一种幻觉的领域吗?可是雀掌雀掌怎么想,怎么念感觉别扭的不行。

蒙心之灵,蒙灵之心。怎么才能施展这个幻成了知秋现在头痛的问题,看来只要请教八爷爷了。

说曹操曹操到,刚还想着八爷爷,这八爷爷还真来了,太方便了。

知秋赶忙迎上去将自己的所惑讲给八爷爷听,八爷爷一听,心想这功法这不简单,仅仅一个《四相决》,就将可以用完美来形容。攻防兼备,行幻附同。

“知秋,你看着我,”八爷爷认真的道。

知秋心想;“每天见得一个人,有什么可看的”,但是不敢怠慢。将眼神迎了上去。

只见八爷爷老翳瞬间瞳孔变大,然后便是窒息般的灵掌向着知秋挥来。那速度力量形成的掌印。让知秋没有一丝想躲避的念头。可就在那灵掌要打到知秋身上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双臂护向了头部。

“明白了吗?我这掌法名叫“云游印”,似有似无,似凶似柔,可真的事实就是我之前根本没有对你出手,你只是被我读了心,误了灵。

知秋瞬间明白了八爷爷的意思,原来蒙心之灵,蒙灵之心的意思就是使用强大的灵魂力量去左右对手的灵魂,使其强行进入自己要创造的画面。在抽空使用真正想要打出的功法,这下雀掌就可以解释的通了。这雀掌也和八爷爷您的云游印相般,都为幻术。知秋解释道。

“聪明,不愧是我的好弟子。”八爷爷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很是自然。

“还有一件事强调一下,过些日子夜愿学院将组织野外狩猎,整体上锻炼学生的整体素质,我想你应该没问题吧?”

知秋一听又是和大自然打交道,这他是在熟悉不过了。满口一个:“没问题,我什么时候都可以出发”

八爷爷一听就变了色:“真是头脑简单,我想这次野外狩猎回合往届一样,由一位灵师级的导师带领你们,同时带领三名老生,四名新生,组成若干只小队,不是你想走就走。你以为这是哪儿?茶楼啊”

知秋一听又是受教了一番。可是自八爷爷回来憋了一句话到现在还没有说。那就是“八爷爷,我现在能不能吃饭啊,好饿呀。”

“不行”两字斩钉截铁,不予半点余地。

“啊”知秋这时头也炸了,这是摆着光让驴儿跑,不给驴儿吃草

与此同时,跟随舞娘学习的诺铃则与知秋截然不同,之前舞娘简单教了些低级的运气育灵的修炼方法,诺铃的认真程度远远超出了舞娘的猜想。半天时间,诺铃便可行使自如灵气,虽然灵气的样子看上去脆弱如纸,可入门修灵不是张口闭口那么简单。舞娘对于诺铃的表现已经很满意了。

“舞娘,你什么时候能教我真正的治疗术呢?我有些迫不及待了”诺铃嘟着小嘴,很是期待

“诺铃,这么着急干嘛,你的灵气还不浑厚,不要着急,是时候我会教你。而且我也告诉你,你学到的第一门治疗术名叫“回春术”,简单的治疗伤者的皮外伤,处理一些应急伤口。”

诺铃一听,“舞娘你真是太好了,而且我昨晚自制了一道菜,我现在就给你做去,让你第一位品尝。”

“第一位品尝?我看你是想让我试毒吧,那菜定是你给知秋准备的。你这点小心思还能瞒过我?舞娘纤手缓缓的将诺铃的耳垂揉了揉。

诺铃脸瞬间红的拉了下来。“舞娘,你讨厌。我是给你准备的,是给你准备的。”

这舞娘和诺铃哪像一位是师傅,一位是徒弟。明明就像一双亲姐妹,温馨暖人心。

次日。诺铃带着一香喷喷的饭盒朝着八爷爷的“寒舍跑去,兴奋都写在了脸上,一是自己可以育灵修术,二来昨晚舞娘直夸诺铃的手艺好,做出的饭菜很是美味。这不诺铃一时间想到了知秋,带着自己满意的“创作”来找知秋。

可刚进门。诺铃还是礼貌的像舞娘先问八爷爷好,在家吗?话还说玩玩,看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知秋,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知秋,你这是怎么啦?知秋,”诺铃慌张的问道。急忙放下饭盒扶起了知秋。

这时八爷爷右手握着一紫砂壶出现在诺铃面前,那小壶嘴一斜,水温适中的茶水便呈拱状流在了嘴里,但是惬意。

“没事,死不了”

诺铃还是不懂,知秋都这个样子了,他还有心思在这品茶。

“诺铃,你带饭了吗?”知秋有气无力,说出了这么一句看上去的怪话。

诺铃瞬间明白了,原来是饿的啊。

“带了,昨晚舞娘吃了还夸我呢,这是亲自做的。你尝尝。”

知秋一听有饭吃,像打了鸡血一样:“驴儿有草吃了。驴儿有草吃了”

捧起饭盒筷子也不用了。伸手抓去就往嘴里送。那吃相,真是简直的不能够了,看都看不下去。

八爷爷本想着阻止,但诺铃却直勾勾盯着他,不忿的问:

八爷爷,这该怎么解释,为什么不给我家知秋吃饭”

八爷爷对知秋想怎么惩罚就怎么惩罚,可诺铃长的精灵小巧,让人疼还来不及呢,一时间没了话,真是让人头疼。但毕竟姜还是老的辣。

“知秋自己不吃,我好话说让他吃点饭在修炼吧,他不听。偏偏要拧着性子来。我也没办法。”

知秋此时满嘴饭菜,美味早将他引诱什么地方去了,可这一句话出口,瞬间回过神来要辩解。诉苦给诺铃听。当看到八爷爷那犀利的眼神,想了想还是趁这个机会多吃点不要说话了,不然诺铃一走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吃上“草”呢。

“对,诺铃,八爷爷说的对,我下次修炼前一定好好吃饭,注意身体。”

诺铃这才消去了怒意。

“知秋你慢点,多着呢,”知秋的吃相看的诺铃呵呵直笑。

这时八爷爷又感觉多余了。摇身回到了屋内。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