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全飞翼乌漫画

手机阅读</fn>

车子缓缓停在了一栋房间的前面,杨天从车子里面走了出来,看着眼睛里面露出疑惑的杨凯笑道:“这是我的一个朋友的房子,不过他在很久以前就去世了,所以这里也就归我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我们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杨凯看了一眼周围,发现这里确实比较的偏僻,但是毕竟还是别国的地盘,不能够早点回去的话,总是不安全的。他张了张口想要问些什么,不过杨天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的朝着房门口走去,从口袋里面掏出钥匙,借着月光将房门打开了,又将房间里面的灯给打着,这才招呼吴鑫他们在房间里面坐。

杨凯环顾了一下房间里面,发现里面虽然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但是依旧很是干净,看不到一点的尘土,这确定是没有人住的房间吗?

不等杨凯提出疑问,杨天开口解释道:“我雇佣了人每个星期都来这里打扫的。这些天我一直都住在这里”

杨凯点点头,心中恍然。

杨天好像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个家庭主男,让他们几个去房间里面洗一下澡,将身上的衣服给换掉,他自己则是走到了房间里面开始做饭。

能够让大人给自己做饭,吴鑫马文清几个当即受宠若惊,想要去厨房帮忙,却被杨天赶了出来,用他的话来说,今天是和儿子真正的呆在一起,他这顿饭是专门做给自己的儿子吃的。

大人都这样说了,他们还能够说什么,只能够悻悻的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去洗澡去了。

等到他们将东西收拾好,杨天的饭菜也刚好做好了,八人围在一个桌子上面,弄了一点小酒,看着房间里面的其乐融融的样子,不知道的绝对猜不到在不久之前他们刚刚杀人回来。

杀人这样的事情在八人的眼中都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所以就算桌子上面的汤是豆腐花,上面加上了番茄酱,几人都喝的津津有味,没有丝毫的反感。

相比起杨天的好胃口,杨凯的胃口就没有那么的好了,他放下碗筷,看向杨天问道:“爸,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回天朝?”

杨凯的话刚刚问出口,其他几人的筷子立马就停了下来,他们抬起头看向杨天,这个问题,也是他们一直想要询问的。

杨天将碗中的豆腐花一口气喝完,这才抬起头看着杨凯反问道:“我们现在回天朝干嘛?活得不耐烦自寻死路吗?”

杨凯愣了愣,不知道杨天这话是什么意思。

见到杨凯的表情,杨天不由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如果再成熟点的话,就会明白的。”

杨凯汗颜,心中嘀咕道:“自己都已经快三十了,虽说父在不言老,在父亲的面前,自己就成为了不成熟了。”

杨天没有理会杨凯心中的嘀咕,恩,话又说回来了,就算他想要理会也没有办法理会,因为他不会读心术,所以他继续说道:“你真的认为天朝是这么好回去的吗?”

这个问题不等杨凯回答,杨天就继续说道:“现在在天朝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你,你在岛国弄出了那么的事情,特别是这一次,你虽然用的是虚假身份证,但是毕竟让人拍到了你的容貌了,政府不知道会向天朝施加什么样的压力,只要你回去,迫于国际舆论,天朝政府就不得不将你交出去,你确定你还想要回去?”

“呃……”杨凯被这话给愣住了,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想起王奇和一号对自己的态度,有点不确定的说道:“他们看起来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吧?像我这样的优秀守法青年,他们要将我树立成榜样都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加害于我呢?”

“呵呵。”杨天摇了摇头,毫不犹豫的将杨凯心中的庆幸给击破了:“这话你自己相信吗?一号确实会帮着你,但是只要你出现在天朝,让别人找到你在天朝的证据,就算是一号,也没法保护你了,并且得亲手将你交出去,这是国际舆论的威力,不关一号的事情,现在的天朝还不够强大,在面对着所有国家的舆论的时候,他不得不这样做。”

杨凯哑言,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说的是实话,心中最终一点侥幸被打破了,脸上不禁流露出沮丧的神情:“那我岂不是一辈子都不能够去天朝了?”

“这个倒不是。”杨天将他的话给否定了,说道:“只是这一段时间不能够回天朝而已,只要过了这一段风声,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到时候那个老头再敢让你不回来,我就去将他的女儿给绑架来,看到时候到底是你着急还是他着急。”

杨天说这话的时候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好像就是说邻家的鸡偷吃了我家的菜,所以就去将人家的鸡给捉来炖着吃了一般。

杨凯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讪笑了一下,不敢再接杨天的话了,开什么玩笑,在杨天的口中那个老头除了一号还能够有谁?一号的女儿那是李君,好像自己前端时间还拒绝了人家的表白来着,要是将她绑架来了,那么将她安排在什么地方呢?这还真的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总之不能够放到自己的身边,不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未免也太尴尬了点吧?

杨凯生怕杨天继续在绑架这个话题上面纠结,连忙岔开话题说道:“那老爸,我这段时间去哪里?不会让我在这里过吧,我在这里的签证恐怕用了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再说了,这样待下去总会被人家发现的。”

他的担心可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杨凯一直以来就相信一句话,常在河边走,哪里能够不湿鞋的?万一鞋湿了,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在河里面洗个澡这么简单的事情啊,杨凯的身手确实不错,但是在千百支的枪杆子面前,他的身手再好又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被打成马蜂窝啊。

“这个问题不大,”杨天打了一个饱嗝,然后放下筷子说道:“我在公海那边买了一座岛屿,从几年前就开始建设了,如今应该差不多要竣工了,你就去那上面好了。”

“不是吧,”杨凯被杨天的话给吓了一跳,“你的意思是让我一个人在荒岛上面孤独的过一辈子?那我还宁愿被人打成刷子好了。我不去。”

“是吗?”杨天没有为杨凯的坚定意志而生气,反而眼睛里面带着戏谑的笑容说道:“不去也没有关系,不过某人的婚礼恐怕就要错过了,让我想想,婚礼上面到底有哪些人来着,唐芳玲,唐玉,刘颖,赵雯慧,汤迪,黄小丹……”

“呃……”从杨天的口中听到了自己熟悉的名字,杨凯首先精神一震,然后又是紧皱眉头:“她们要结婚?还是同一天?新郎是谁?”

询问新郎的时候,杨凯的内心突然一痛,虽然一直以来他都说,如果她们要离开的话,他一定会笑着祝福她们的,但是真正的来到这一天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很想反悔,所以他的脸色在同一刻就阴冷了下来,眼睛直直的看着杨天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旁边的吴鑫和马文清在杨天刚开始说出那话的时候,便将羡慕的眼光投向了杨凯,他们在第一时间就知道杨天所说的是什么,本来还打算恭喜他一番的,却没有想到他们的恭喜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便见到杨凯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大堆的话,顿时将他们都给雷住了,张大嘴巴看着他,愣是合不起来。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当局者迷?

不仅是他们几个,就连杨天都有种要崩溃的感觉了,平时他看着自己的儿子挺机灵的样子啊,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反而变得迟钝起来了?

看着杨凯那样子,杨天真的有点担心了,如果再逗一下这个小伙子,他会不会脑袋一个发晕,拿着他那把破旧手枪就冲出去找条子们进行决斗呢?

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当然不敢冒这个险,捂住自己的额头看着杨凯问道:“你说她们的新郎能够是谁呢?不过如果某人不答应去岛屿的话,恐怕就没法坐她们的新郎了,因为她们只能够在那个岛屿上面办婚礼。”

“呃~”杨凯再次愣住了,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终于明白了父亲话中的意思,一脸的不敢相信的看着杨天问道:“这个真的可以?以后不会以重婚罪将我给抓起来?”

“哈哈哈。”杨天大笑了一声,然后才认真的看着杨凯问道:“你难道忘了一号曾经答应你的事情了?”

“什么事情?”杨凯刚刚问出口,心中立马就回想起来了上次自己去岛国之前和一号定下来的条件,没有想到一号一直还记着啊,心中立马就被喜悦给充斥满了,他这一辈子绝对最难的事情就是如何从这么多的女人当中选出一个自己最喜欢的人出来和自己相伴一生,毫无疑问,这么多女人,他放弃哪一个都不愿意,她们为他付出的太多了。

“终于明白了?”杨天脸上露出笑容,上前一点看着杨凯问道:“那你现在是去呢还是不去呢?”

“废话,这还要问吗?当然是去了!”

………………

如果要问什么东西是世界上面最不可捉摸的事情,那无疑就是时间了,某个伟人曾经说过:“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有某人曾经感叹过:“时间啊……过的真***快啊!”

八年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这八年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国际上,七年前,雄霸世界长达几十年之久的天神组织突然间瓦解,世界黑道再次陷入了最开始的散乱局面,正应了那句老话:“天下大事,合久必分。”

在天朝就要平淡多了,当然了,在平淡的后面也有那么几件事情能够拿出手的,比如说曾经盛极一时的地鬼,在五年前被掌舵人罗福生给解散了,具体原因不详。八年前,西云市西云大学某个保安兼班主任突然失踪了,与上一次失踪时间不同的是,这一次失踪之后,整整八年的时间,都没有他的消息,连同他一起失踪的还有某个教导处主任兼人事部经理。

西云大学:

今天是模具班毕业十周年的聚会,与其他班级的聚会不同,模具班每年都会举办聚会,前两年除了某个不负责任的班主任之外,其他的人都来了,而后面的八年,除了某个不负责任的班主任,连带着唐玉这样的好学生都不见踪影了,没有人能够联系上他们。

十年的时间过去了,曾经的毛小孩王飞也变得成熟起来了,在下巴还可是留起了胡须,更加的增加了他男人魅力,每一年的聚会都是在他的组织下举办的,今年也不例外。、

聚会的地点依旧是在他们最喜欢的地方——安东大酒店,安东大酒店的老板依旧是马登元,那个一见到他们就脸色发绿的男人,没有办法,谁让他们每次都是打着某人学生的旗号跑过来蹭吃蹭喝的呢?

今年也不例外。

中午十二点,王飞依旧还在门口凝望着,与他一样的,还有其他的二十六个模具班学生,每年的这个时候,他们都会默默的等在门口,等待着某个人的出现,可惜,每一年都失望了。

“班长,你说老师他今年会来吗?”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终于有人忍不住了,走到王飞的面前问道。

王飞回过头,脸上挤出笑容,点点头,肯定的说道:“会来的,他一定会来。”

尽管他这句话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说上一遍,但是听到他这话的那位学生脸上还是不经意的流露出了喜色,好像他真的会来的一样。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酒店的经理再一次来到王飞的面前:“王先生,时间点已经过了,如果再不开席的话,饭菜恐怕都要凉了,虽然我们有保温系统,但是菜的味道还是要大打折扣的。”

王飞脸上出现了黯然之色,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去看着身后的同班同学,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要不,我们开始吧,老师他也许赶不过来了。”

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突然发现他面对着的同学全体眼睛瞪大的看着他的后方,脸上充满了惊喜,他疑惑的转过头去,立即,眼泪充满了他的眼眶。

“谁说我赶不过来了?”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