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下面太紧了夹死我了

<!--go-->

秦白泽眉头一跳,是啊……苏曼菲应该恨着关锦桐的。

怎么说……苏曼青的死都和关锦桐有关,加上苏曼菲喜欢的男人却喜欢这关锦桐……能不恨吗?

秦白泽狭长的眸子里全都是算计的神色,良久他道:“这样……我改天过来看暮霖,今天我还有点事儿就先走了!”

“好!”苏曼菲点头,“白泽哥你路上开慢点儿。”

苏曼菲看着秦白泽上车开车离开,面颊上的笑容渐渐沉了下来。

当秦年年从学校里出来看到江斯楠还有辛拉面的时候愣住了。

这算是怎么回事儿?他们什么时候都有孩子了?

关锦桐帮秦年年拉开车门道:“你和拉面坐在后排……”

秦年年看着那个正用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小不点儿,抬头看着关锦桐,一脸疑问。

“这是十三叔叔的孩子……叫辛拉面,今天和我们一起回家!”关锦桐轻笑。

秦年年听到关锦桐这么说,才坐进了后排座椅。

江斯楠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秦年年,道:“后座上有给你和拉面买的蛋糕。”

“我不喜欢吃蛋糕!”秦年年的语气并没有任何不悦和敌意,仿佛只是叙述着一件再平常无奇的事情。

秦年年低头玩着手机,辛拉面一脸好奇的把小脸儿凑过去看。

秦年年没有注意到,直到辛拉面肥嘟嘟的小手搭在了他的手臂上,秦年年才注意到辛拉面似乎对自己手机屏幕上的游戏特别好奇。

秦年年看了辛拉面一眼,把自己手中的手机朝着辛拉面的方向移了移,辛拉面抬眼,看着这个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漂亮哥哥,露出了自己最灿烂和明媚的笑脸儿。

他们两个人坐在后面,一个玩儿着手机游戏,一个盯着屏幕目不转睛。

看起来……他们两个人玩得很好。

原本说好了今天在关锦桐家里做饭吃,可是……江斯楠车还没有开到关锦桐家,江斯楠的电话就来了,说是让江斯楠赶快回国务卿办公室,似乎有紧急情况发生。

江斯楠眉头紧皱,答应了之后只能和关锦桐道:“国务卿办公室有事情发生,我得回去一趟。”

“怎么了?”关锦桐问。

江斯楠眉头皱成了川字型,道:“我国的两名国际交换生,被一个极端恐怖组织控制,其中一个向父母发送了求救信息,说是这个极端的恐怖组织准备发起自杀式的袭击……我得回去处理一下。”

关锦桐知道这事关两个孩子的生命,关锦桐没有过多的怨言,她让江斯楠把她和两个孩子放在可以打车回去。

但江斯楠觉得没有多远了,所以就把关锦桐和两个孩子送到了楼下。

关锦桐叮嘱了江斯楠开慢一点儿,江斯楠点头之后就离开了。

大兜小兜的放在下面,又有两个孩子在……

关锦桐只能对秦年年道:“年年……上去叫一下你舅舅下来帮忙吧!”

“没关系……我能拿下!”秦年年把自己的书包递给辛拉面。

辛拉面立刻伸出双手抱住秦年年的书包,书包对辛拉面来说有些大……辛拉面抱得有些吃力,但是眼睛却闪亮亮的很高兴的样子,仿佛被人需要……是一件特别让人兴奋的事情。

关锦桐可能在眼里,也没有伸手接过辛拉面的书包,她和秦年年一人拎了一些上楼了。

辛拉面到了关锦桐家里,看到黎锦霆……听到秦年年唤了一声舅舅,辛拉面也跟着奶声奶气站在黎锦霆面前唤了一声舅舅。

黎锦霆有些糊涂了,他看着辛拉面,然后又小心翼翼的看着关锦桐。

“桐桐……你……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儿子了?”黎锦霆有些吃惊,声音小小的好像生怕惊扰到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穿着背带裤的小萌神。

小萌神歪着脑袋看着黎锦霆,对黎锦霆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黎锦霆又紧张的看向关锦桐。

只见关锦桐放完食品袋之后出来,对黎锦霆道:“他是斯楠的干儿子……”

黎锦霆这才点了点头放心下来,不然……黎锦霆还以为自己一觉睡醒来,把什么都忘了呢!

小萌神还站在黎锦霆的面前,那么小小一点儿……穿着背带裤,外面套了一件连帽卫衣,拉链敞开着……眼睛大大的一直看着黎锦霆,白白嫩嫩就像是白玉雕琢的小人儿一样的。

黎锦霆也对小萌神笑了笑,然后问:“你……吃不吃苹果?”

小萌神露出自己洁白的牙齿,回答的十分响亮:“吃!”

关锦桐算是看出来了,对于辛拉面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吃的……

黎锦霆带着辛拉面走到了沙发前,给辛拉面剥了一个橘子。

关锦桐就不会了,刚才……明明说是吃苹果的!可是黎锦霆却给了辛拉面橘子。

谁知道,辛拉面来者不拒……伸出自己白白嫩嫩的小肥手接过橘子开开心心的吃了起来,丝毫不介意自己手中的到底是橘子还是苹果。

关锦桐看着客厅笑了笑,没过一会儿……秦年年也出来了。

秦年年趴在茶几上做作业,辛拉面把自己书包里的玩具掏出来在一旁玩儿。

黎锦霆坐在沙发上抱着蘑菇看着两个孩子,满脸温柔的样子。

关锦桐在厨房里忙着做饭,她不知道江斯楠能不能赶在饭点儿回来,毕竟国务卿办公室的事情比较紧急。

关锦桐刚把最后一道汤出锅的时候,辛拉面拿着自己的玩具跑到开放式厨房踮着脚尖……小手趴在案台上,举着手中的玩具给关锦桐看:“哥哥修好了!”

关锦桐看着十分开心的辛拉面,唇角也勾起……再抬头看正在客厅里收拾工具的秦年年,唇角笑容越发明媚:“那拉面开不开心?”

辛拉面点头:“开心!”

“开心以后就和哥哥多多的玩儿,一会儿多吃点饭饭!”关锦桐捏了捏辛拉面的小脸儿。

辛拉面用力点头:“好……”

饭菜上桌,辛拉面跑的比谁都快……

可是到了餐桌跟前,辛拉面发现黎锦霆和秦年年都没有过来,便跑过去站在他们面前道:“吃饭饭!”

秦年年难得的对一个人露出笑意,他伸手揉了揉辛拉面的脑袋:“等一会儿,看看……你干爸爸会不会回来。”

辛拉面似懂非懂的看着秦年年问:“江爸爸?”

“对……江爸爸!”

秦年年话音刚落,就听到关锦桐道:“江斯楠赶不回来了,我们吃吧……”

黎锦霆和秦年年听到关锦桐这么说,两个人才移到餐桌旁。

辛拉面那个小不点儿够不着櫈子,他一双小手撑在櫈子上,翘着脚准备往上爬……

他只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都飞了起来似的,随后就坐在了椅子上。

辛拉面抬头……竟然是秦年年把这个小胖子抱到了椅子上,然后进厨房帮关锦桐盛饭。

关锦桐见秦年年和辛拉面的相处只觉得,秦年年其实是一个很懂事,很有包容心的孩子。

刚把饭端到桌子上,秦年年给辛拉面拿了勺子,就听到关锦桐放在客厅里的手机响了。

秦年年回头看了眼在厨房盛汤的关锦桐:“电话……”

“帮我拿一下……”关锦桐正在盛汤,随口说了一句。

秦年年走到茶几旁,拿起电话……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座机……本市的。

秦年年把手机拿过来的时候,关锦桐也把汤放在了桌子上。

她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之后,拿过手机接通……

“喂……”

关锦桐刚一张嘴,就听到电话那头一个浑厚的男声传来。

<!--over-->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