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疼轻点好大好热

<!--go-->

“你说的没错,但是就算十个大宗师境界的高手,又能把我怎么样,只是可惜了两名徒弟,这两个混蛋,太让老夫失望。”

独孤烈说着捏碎了报警器,狠狠摔在地上,一股威严的气势,散发出来。

“师父息怒,无痕和凌波两人,将来也不会有多大作为,徒弟一定竭尽所能,帮助师父成功夺得宗主地位。”

这人被独孤烈的劲气所震,有些站立不稳,急忙说道。

“你能这样想最好,赶紧将独孤梅那小丫头搞到手,那时候多了这个要挟,独孤绝尘这个老混蛋就死定了。”

独孤烈说着拿起桌上的资料,翻看起来,这是所有演习的特种兵资料,挥了挥手,让徒弟退了出去。

这人退出房门,伸手将门带上,望了眼空中的明月:“哼,老狐狸,等我搞到宗主女儿,一定将你的事情说出去,到时候看你怎么对付,下一任的宗主肯定是我。”

想到这里,这人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冷笑。

荒漠地带,草丛之中。

狂沙小队几人,走到野狮小队黑人队长倒下的地方,叹了口气。

“死了,被无痕全部杀死了,这人果然心思缜密,幽狼没有骗过他们。”

强子摸了摸黑人队长的鼻息,缓缓说道。

“没办法,我们走吧。”

易坤不想再多探讨野狮小队的问题,他现在的位置,有些尴尬,或许这些人死了,对国家的安全是个好事。

“站住,你们是哪只小队。”

一道身影朝着狂沙小队方向迅速奔去,眼中充满了愤怒的目光。

“焦飞?你怎么来了,队长他们呢。”

流雪看清楚后,认出来这人是焦飞,他没有跟队长汇合,怎么追了上来。

“流雪,你没事太好了。”

焦飞见到流雪,一把上前抱住,眼中的泪水再也忍受不住,留了下来。

流雪感到事情不妙,一把推开焦飞,声音有些发颤,焦急问道:“队长他们人呢,为什么没有和你一起过来。”

“队长他们...队长...副队长....”

焦飞看起来有些伤心欲绝,说出的话让人一点也听不懂。

“别哭了,你定下心,慢慢说。”

流雪开口打断焦飞的话,不好的感觉更加剧烈。

叶飞走了过来,伸手在焦飞肩膀轻轻拍了两下,一股柔和的气息,缓缓流过焦飞全身。

没多久,焦飞缓过神来,感激的看了叶飞一眼,语气仍是有些激动的说道:“队长他们都死了。”

“什么!队长他们.....他们都死了。”

这句话如同一道晴天霹雳,打在流雪头上,双目有些眩晕。

龙吟小队的队长,现在华夏国第一的特种兵,一身横练的内家拳法,善于隐匿自身的行踪,在多次战斗中,以快速的作战手法,使得敌人措手不及,这样的天纵英才,在这次演习中丢掉了性命。

“是....是的...龙吟小队所有的队员,除了你和我,全部都遭遇了不幸。”

焦飞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声音有些凄惨。

“告诉我,什么人做的,我要他们付出代价。”

流雪伸出双手,用力摇晃着焦飞的身体,现在还有些不相信焦飞的话。

“队长留下了这支录音笔,这时唯一的线索。”

焦飞伸手进入怀中,掏出那支录音笔,录音笔是流雪在队长生日那天,送给队长的生日礼物。

流雪颤动着双手,缓缓接过那支录音笔,录音笔在手中剧烈的晃动着,似乎要掉出她的手心。

流雪稳了下情绪,按在播放按钮上,听到了曾经熟悉的声音。

“我们是第二支猎鹰小队,小心那支神秘的小队。”

龙吟小队队长临死前的声音再次响起,从中可以听出这人在死前,心头的无奈,不甘,还有饱受的痛苦。

“猎鹰小队?”

众人眉头紧缩,龙吟小队队长死前留下的信息,非常简短,似乎拼尽了力气,才说出这句话来,到底要说明什么。

“队长这是什么意思。”流雪开口问道。

“我明白这句话的含义,队长已经告诉我们,哪支小队是凶手。”

焦飞一字一顿的说道。

“那支神秘小队,你知道是谁?”流雪接着问道。

“就是杀掉这次演习队伍,灭狼小队的那人,就是那个使用八极拳的男人。”

焦飞从地上突然站起,大声吼道。

众人听后,全部转身望向叶飞,神情变的十分惊讶。

“怎么可能!”

流雪挥了挥手,一双大眼睛盯着叶飞,她怎么也不相信会是叶飞做的。

“肯定是他,当时你听到狼吼,追了过去,这个怪人也跟着走了,然后我看到五个身影,从我们打斗的地方起身,也赶了过去。”

焦飞深深吸了口气,他说的太快,以至于有些喘不过气来,然后接着说道:“这五个人,肯定就是凶手,是他们先杀了队长,然后伺机埋伏想要再除掉我们,但是我想他们是忌惮这怪人的实力,不敢下手。”

“臭小子,你说什么,我会怕他?”

钟卫国伸手指了指焦飞,又将手指向站在一旁的怪人,独孤明。

独孤明有些恼怒,这焦飞张口怪人,闭口怪人,已经告诉过他自己名字,脑子是不是有点不好使。

“除去怪人和流雪,你们刚好是五个人,难道.....老子要你们的命。”

焦飞说着朝钟卫国扑了上来,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砰....

钟卫国一拳就要打在焦飞的鼻梁上,流雪突然出手,挡下了两人的攻击。

“焦飞,你冷静点,他们不可能是凶手。”

流雪焦急的说道。

“不可能?流雪你是不是被他们要挟了,我焦飞虽然本事不高,不过我也不会怕了他们。”

焦飞咬着牙齿,愤愤的说道。

叶飞望了眼满脸怒气的焦飞,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当年自己同样承受的痛苦,有些同情焦飞。

“告诉我,龙吟小队所有人是怎么死的,死因如何。”

叶飞突然开口问道。

“队长他们是被人震碎天灵,一掌毙命,你们自己做的,还要问我。”

想到队员们惨死的情形,焦飞再次忍不住心酸,大声怒吼。

<!--over-->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