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

帝玄姬顿时愣在那说不出话来。

是啊,她还有什么不满的,明明她这八年来心心念念的就是把九誓赶出游戏,还自己一个清静,可事情真的发生了,她却觉得堵得慌。

这是为什么呢?她扪心自问,最终却得到了一个可怕的答案……因为这样的世界没有九誓。

她已经习惯了和他打打杀杀,习惯和挑衅他和被他挑衅,习惯了他时不时的冷嘲热讽……尼玛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会让人变成抖m!

愣了好长时间,帝玄姬才底气不足的反驳:“说什么失恋?根本就没恋过好吗?”

说完她觉得特别别扭,脑子一团乱的走到厨房,气势汹汹的倒了一杯蜂蜜水给九誓:“先解解你的酒,麻烦你清醒一下。”

九誓接过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没恋过你会知道我家里蜂蜜放哪里?熟门熟路的就像女主人一样?”

刚才帝玄姬没多想,脑子乱糟糟的就顺手倒了水,却没发觉自己对他家的物品摆放的位置熟悉过头,就如同八年来她生活在这里一样。

帝玄姬还哑口无言的时候,九誓看向她目光微暗,懊恼、怀念、悔恨染上了他的眼眸。

他抓了抓头发,一脸悔意的开口:“我知道你记恨当年的事,那时候我觉得你特别有病,跑来多管闲事,就反过来捉弄了你,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会对你造成多大的伤害,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视线已经落在你身上挪不开了,等意识到的时候,你却已经离开了我的视线。”

这些事回忆起来后悔莫及,最让九誓郁闷的是,这个糟糕的开始导致了他接下来明明想要追回帝玄姬,却得到了糟糕的发展。

帝玄姬站在那看着九誓懊悔的样子,心中微妙起来。

忽然得知那时候她并不是单方面伤心欲绝,她心里酸酸涩涩的,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或许只是因为那时太年少,不明白感情多么珍贵……

九誓见她没出声也没发火,放下杯子走到她眼前,小心翼翼的问:“能不能给我一个再次拥你入怀的机会?”

帝玄姬抬起头看着他,目中隐隐约约泛着泪光:“你真的是因为我才追到游戏里?”

有些尴尬的侧过头,九誓淡淡的承认:“是,不然我没必要非以游戏为事业,我只是忍不住想要跟在你身后……只是每一次都表达错误,让你误会越来越深。”

错误的追回方法,错误的表白方式,让他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帝玄姬忽然觉得一切并不是那么不可原谅,尽管他这个人恶劣又无耻,但他偏离自己的家族事业,就这么陪着她耗了八年,谁能有那么多个八年没心没肺的耗在别人身上,除非那个人无比珍贵……

她忽然就释然了,他又没杀过人放过火,这样的刑期已足够赎罪。

九誓说完直勾勾的看着她,目光中似乎含着千言万语,八年来诉不尽的情意都凝聚起来。

在他的注视下帝玄姬心中的那道防线渐渐决堤。

抽了口气,她别开头豁然豪迈道:“好!我就给你个机会,但我有三个条件!”

九誓在她的话音中露出欣喜的笑容,也不管条件如何,赫然站起来抱住了她:“好,我答应你。”

帝玄姬眼皮抽了抽:“你还没听条件呢。”

虽然这么说,但她却没有挣扎,任凭九誓的气息包裹住自己。

九誓立刻说道:“洗耳恭听。”

帝玄姬抽出一只手,比划出一根手指,然后指了指桌上的酒瓶。

“第一,不准再酗酒,家里这股酒味散散干净,熏得我都快吐了。”

九誓重重点头:“没问题。”

“第二,蛋糕是我花了好多钱买的,今天给我吃干净,不准剩!”

默默的看了看那巨大的蛋糕盒,九誓吞了下口水,随后坚定的点头:“行。”

“第三,干完前两件事之后上游戏,把魔界开启任务给我完成了!这三件事都做完,我就考虑吃你这颗回头草!”帝玄姬说着有一股不甘却又不得不认命的感觉。

或许九誓说的对,她当年就是有病没吃药,才惹上这混蛋!

九誓笑容灿烂无比,目光灼灼的点头:“保证完成。”

帝玄姬监督完九誓清理掉酒瓶就离开了他家,回家的路上她默默想到了一个问题……刚才九誓抱住她的时候,鼻尖只闻道一股清新好闻的肥皂香,似乎没有酒味……

当天晚上,九誓回到了游戏里,一上线就让帝玄姬带好人马直接去魔界副本。

等帝玄姬带齐人马到了上次修补的界面裂痕前,九誓已经带着九重天的成员等在那。

他朝帝玄姬招手,帝玄姬不甘不愿的走了过去。

她开口就问:“你都不问问任务卡在哪了就直接来完成?”

九誓笑而不语,轻轻摸了下帝玄姬的脸颊。

帝玄姬捂住脸:“三个条件你还没完成呢,不准动手动脚!”

“很快搞定。”九誓笃定的说完,如若未闻的揽住帝玄姬的肩膀,将她拉到自己怀中。

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没成功,帝玄姬默默的靠在他身上。

两宗的成员看见都在背后小声的起哄,几位副宗却都是留下了欣慰的泪水。

这两人眉来眼去这么久,让他们这些副宗闹心了这么久,终于老老实实在一起了!他们只求两人好好的别闹!

大家起哄够了,九誓才放开帝玄姬,直接走到了已经修复的裂痕下方,随后他从乾坤袋里拿出一道特殊的红色传音符,抬手扔了出去。

传音符飞出去没多久,和魔君南槐齐名的魔君子桑同时也是无名店主的公孙璃笑眯眯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看来事情都办好了,魔君南槐暂时没有力气闹腾了,我就为你们打开魔界通道吧。”说完公孙璃随意挥了挥手,巨大的魔界传送阵代替了原本的临时传送阵。

系统公告开始通知魔界正式开启和相关系列任务开启的通知。

帝玄姬顿时懵了,她卡了许久的任务就这么简单完成了?!只差在用特殊传音符呼唤魔君子桑?!为嘛任务没有提示这一步!?

想了一阵,她终于明白了,这分明是发布任务的凌霜和赤焰故意的!九誓一定是和他们串通好的!

九誓交付任务后走回帝玄姬身旁,立刻看到她咬牙切齿的模样。

帝玄姬质问:“是你故意隐藏了任务步骤对不对?”

九誓微微挑眉:“你是不是忘了,任务本来就是我的。”

帝玄姬顿时没脾气了,分明是自己不长眼的抢了任务还撞在枪口上,她真是有苦无处诉啊!

她索性问另一个问题:“既然一个传音符就能搞定,你还叫我带这么多人来干嘛?”

九誓扫了两宗的百人精英团,眉眼一弯,拉起帝玄姬的手直接在团队频道开口:“大家是来做见证的,避免你这次又不肯负责。”

他说完,所有人立刻点头附和,表示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两人的奸情早已被揭发!

帝玄姬羞愤的低头,脸上一阵发热,不甘的又问:“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顿了顿,九誓朝她勾勾手,示意她把耳朵凑过来。

帝玄姬有点好奇的凑了过去,便听到他在耳畔低声道:“上次你喝醉之后,其实什么也没发生,所有的传言都是我托公孙璃传出去的。”

他说完,帝玄姬刚要发火,却被九誓趁势紧紧拥住,一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帝玄姬脑子顿时乱成一团,在无数起哄声中她深刻的认识到,她早已经被九誓吃的死死的。

所以她想要翻身,唯一的机会就把他反扑到!

迷迷糊糊的想到这里,帝玄姬反手紧紧抱住九誓,热烈的加深了这个吻。

她在心中默默决定,下次再喝酒,绝对不吃药!

theend();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