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少妇

夏曲的预产期是在11月中旬,因此她一直祈祷小宝宝能在肚子里再多住几天,要是能在她自己生日那天出生就太好了。

当初夏曲怀孕不久,齐寂就送了她一件大礼物——他在一个环境更好些的小区一口气买了两套房子打通成一大套,这样夏曲的公婆就可以搬过来和他们一起住了。平时他和齐一川都要上班,所以有两位一直视夏曲为亲生女儿的老人在家照顾孕妇,他也安心些。

11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晚上,夏曲觉得有点累了,便早早去洗澡想早点休息。

齐一川和齐寂正在客厅聊天,只见夏曲湿着头发就兴冲冲跑到客厅来,兴奋地大声嚷嚷,“一川我的胸围好像又变大了05厘米!你看!现在是不是已经可以升级为b罩杯啦?”

“你不要那么大声啊,爸妈会听到……”齐一川无奈苦笑着小声回答。自从夏曲怀孕开始,她第一在意自己肚子的增大,第二就是在乎胸围的增长了……

齐寂满头黑线地瞟了夏曲一眼,不动声色地幽幽评论道,“有什么好激动的,等哺乳期结束后尺寸还会回去的,甚至比以前更小……”

“啊?真的!?不是吧!!再小不就彻底没啦吗!!!”夏曲本来还得意洋洋的以为自己的胸部终于二次发育了,结果一听说这样的真相,她立刻失望地抱怨起来,“呜呜不是吧?我不要再缩回去啊!我……”

齐一川站起身想要安稳夏曲几句。却突然发现她把后面的话硬生生吞了下去,两眼睁得老大盯着他发愣。

“怎么了?”齐寂和齐一川异口同声紧张的问道。因为夏曲已经到了预产期,医生说有了情况要马上到医院去。

“我……”夏曲满脸做梦般的表情,她低下头向下望去,“我……我突然尿裤子了……”

齐寂和齐一川同时下移视线,只见夏曲的棉质宽松睡裤真的湿了,正在往下滴水……

“不是尿裤子!那是提前破水了!!”齐寂率先反应过来,他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到夏曲面前,“赶紧平躺下来!!”

齐一川也立刻把夏曲搀扶到沙发上躺下。见夏曲好像被“提前破水”这事吓傻了,忙安慰道,“没事,我马上叫救护车来,不要紧,别紧张。你千万别坐起身……”

……

在被救护车送往妇产医院的路上,夏曲开始了阵痛。她原本以为孩子很快就能生出来了,谁知道这阵痛一阵阵绵延持续了一整晚,直到第二天上午,夏曲的宫口还是只开到3,而要想把孩子生出来。宫口是要开到10的……

躺在病床上,夏曲一夜没睡。此刻她已经被每隔两分钟就来一次的痛楚折磨得筋疲力尽,忍不住把气撒到齐寂身上,“木耳……你是有多恨我啊……我真的受不了啦……你赶紧给我快点出来啊……”

……拜托,那跟我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啊……齐寂望着痛不欲生的夏曲,既心疼心焦,又无奈郁闷。

“呜呜呜……一川我不想生了……又疼又没力气……我不想生了……”又一阵阵痛袭来,夏曲用力抓紧齐一川的手。再也说不出话来。

“家属都出去一下。”

医生把男人们都赶出了病房,又给夏曲做了次检查。“宫口还是不开,跟你爱人商量一下吧,因为你已经提前破水了,再拖下去孩子恐怕会缺氧,做好剖腹产的思想准备吧。”

……剖腹产?!呜呜呜……木耳我恨你……你要不要这样折磨麻麻啊!你明知道我最怕最怕手术神马的了……

听了医生的建议,经过一番权衡,齐一川最终在剖腹产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夏曲很快被哭着推进了手术室,而其他人只能坐在走廊上心情忐忑地默默为她和宝宝祈祷。

虽然夏曲受了番罪,但好在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她生下了一个7斤4两的健康男婴。

麻醉药的药效还没过去,夏曲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躺在病床上,她努力张开双眼看了看襁褓中的小婴儿。

“……某人刚出生时长得可太难看了……”夏曲说这话的时候故意看着齐寂,“不过想到长大后会惊为天人,我现在也就忍了……”

“哪有啊!宝宝明明很漂亮的!”夏曲婆婆欣喜地抱着小婴儿,“这孩子长大以后肯定跟他爸爸一样聪明!”

夏曲虚弱地笑笑,“这孩子啊,将来可比他爸爸厉害多了,完全是个天才型的人物……他到这世上来就是为了用他的美貌和智商颠倒众生的……”

“还是赶紧给孩子取个名字吧,一川,你们俩之前想到什么好名字没?”夏曲的公公一边眉开眼笑地打量着宝贝孙子,一边问道。

齐一川和夏曲对视了一眼,笑着回答,“我一直觉得齐寂这名字相当不错,可惜已经被用了。那我们就另给孩子再想个名字吧。夏曲你有什么好想法吗?”

小腹部刀口开始有了火辣辣疼的迹象,夏曲一想到自己肚子上会留下个难看的刀疤,就不由得“幽怨”地看了站在旁边一直表情纠结的齐寂一眼,“哼……这小家伙这么折腾我,随便起个名字吧……就叫齐怪好了!要不就叫齐葩!”

夏曲的话差点没让齐寂当场喷出一口老血,“拜托你用点心好不好!那种奇怪的名字怎么能用啊!”

齐一川苦笑着拍了拍齐寂肩膀,提议道,“要不让齐寂来给宝宝取名字吧?你觉得呢夏曲?”

夏曲听出了齐一川话里的意思,的确,这个孩子还是应该让齐寂自己来取名。毕竟在这世界上,他才是给“自己”取名最合适的人选。

见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身上,齐寂沉思片刻,终于缓缓开口,“齐异如何?异这个字有‘不同寻常、特别’的意思,另外还有‘另外的、别的’这么个意思……”

……特别……另外的……夏曲在心里细细体会齐寂的话。

……这个小宝宝是这世界上的另一个木耳,他当然是“另外的”,而且又是那么“不同寻常”和“特别”……

齐一川率先发表意见,“我觉得这名字很不错。齐异……夏曲你觉得呢?”

夏曲的表情已经说明了她的态度,她伸出手轻轻抚摸小婴儿的脑袋,“齐异,我们的小齐异……好!大名就叫齐异好啦!至于小名嘛……嘿嘿嘿……”

齐寂见夏曲坏笑的目光投向自己,他立刻有种“不详预感”。果然,夏曲扬扬眉毛郑重宣布。“我们小齐异的小名就叫——小木耳~~~”

……

20年后的那个时空。

11月底夏曲生日这天,石苍也、小腐、吉光羽和简帛寒一行人在齐家聚会。

夏曲和齐寂失踪之后的这些年里,每到夏曲或是齐寂的生日,他们都会在这里相聚,为的是给此刻不知身在何处的朋友庆祝生日。

虽然生日蜡烛摇曳着美丽的烛光,但餐桌上的气氛还是有点沉闷。小腐怀里刚刚一岁的孩子吃了奶。已经甜甜睡着了,而小白则乖乖趴在桌子旁。听主人们说话。

“祝小曲姐生日快乐……”

石苍也率先打破沉默,举起酒杯前他做了个深呼吸,但这话一出口,他还是没能忍住红了眼眶。夏曲和齐寂以前坐的座位都空着,那空荡让人难免悲从心来。

“别那么矫情!她又没死!没准儿现在正在哪里逍遥快活呢!”吉光羽没好气地训斥石苍也,但他自己却也跟着鼻子发酸起来。

小腐腾出一只手来举起倒满果汁的酒杯,“小曲姐。我还要给宝宝喂奶,所以就以果汁代酒祝你生日快乐吧……小曲姐。你的舞蹈学校小简帮你打理得特别好,他连自己的音乐工作室都放弃了,一心一意代替你做起了校长,小曲姐,他可是说等你回来了一定要对他以身相许哦,否则就太对不起他这些年拼死拼活帮你打拼事业了……”

声音开始哽咽,小腐再也说不下去,将杯中果汁一饮而尽。

“这两个该死的家伙!等他们回来我饶不了他们!到时候你们谁都别拦着我……”简帛寒咬着牙挤出这么恶狠狠的句话来,但是下一句,他的声音已经温柔伤感起来,“……在外面玩儿了这么多年,夏曲你年纪也不小了,还是赶紧回来找个靠谱的人嫁了吧……如果实在没人要,我可以勉为其难收留你一辈子……”

“谁说没人要她?”吉光羽不屑地瞟了简帛寒一眼,“你就是个垫底的备胎,身为亚洲天王巨星,我难道不应该排在你前面?不说别的,就说我为她写的那几首歌都获了年度金曲大奖,单凭这个我也得排你前面!”

见吉光羽和简帛寒这对儿分开了想念、在一起了又互掐的冤家又有了掐架的迹象,石苍也忙转移话题,“对了对了,我前阵子做了个梦……其实也不知道是梦呢,还是小时候的记忆碎片又突然想起来了,不过感觉蛮奇妙的……”

“什么梦?”

在简帛寒的催促下,石苍也继续说道,“就算是被遗忘许久的回忆吧……那天我忽然‘想起’很小时候的一件事——冬天很冷的一个下雪天,我从幼儿园放学后,半路上没出息的尿了裤子,我奶把我骂哭了,但是有一对很好心的叔叔阿姨,或者说是大哥哥大姐姐吧,他们用自己的棉衣把我包裹好,然后抱着我送我和奶奶回家……”

“石总您可真有出息,光天化日之下尿裤子这种事一点都不萌好不好……好吧,你直接说亮点在哪儿。”吉光羽喝了口红酒,面无表情地问道。

“亮点当然有!”石苍也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仿佛在用心灵之眼察看遗留在脑海中的记忆旧照片,“……不知为什么,我现在总觉得当时那两个好心人就是齐寂和小曲姐……呃,轻拍啊,也可能是我的错觉……”

然而,没有人嘲笑石苍也的话,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讲完了吗?讲完了该我讲故事了……”吉光羽重新给自己的空杯斟满酒,然后以一个舒服慵懒的姿势靠在座椅上。

“以前夏曲那家伙给我讲过一个她自己编的故事,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把它拍成了微电影,对,就是我当年第一次执导的微电影,那是一个关于穿越时空的故事……”

轻轻喝下一小口红酒,吉光羽出神地望着蛋糕上没有人吹熄的生日蜡烛,“他们俩失踪后,我很多次都在想……或许夏曲她真的是从过去时空穿越过来的吧?在这个时空里玩儿够了,就屁颠屁颠又回到她自己那个时空去了,把我们这一众朋友生生凉在了这里……更可恶的是,她居然连我发小都给一起带走了……”

“说实话,我也这样想过……”简帛寒站起身在小白面前蹲下,怜惜地轻轻抚摸着小白的脑袋,“确实可恶,连这么听话的小白都扔下不管了……公司要我们帮他们管着,小白要我们帮他们养着,这房子要我们帮他们打扫着……那么那么多回忆要我们帮他们铭记着……这实在不公平……”

眼眶湿了,简帛寒深深垂下头,不想让朋友们看到自己的泪光,“……夏曲、齐寂,你们的曲奇之家我们会帮你们一直守护下去,但是作为交换条件,你们要答应我们——如果你们真的不回来了,请务必在我们所不知的陌生世界好好活着,不管你们以后是继续相依为命,还是各自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真命天子,请答应我们,一定要幸福开心的活着……”

小腐没能忍住,发出一声悲伤的抽泣;石苍也和吉光羽也已经湿了眼眶。

然而也就在这时,小白抬起头用力摇摇尾巴,“汪汪!”叫了两声。

它似乎在代替“曲奇之家”的两位原主人给朋友们许下这略显伤感的承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ps:亲们,这是最后一篇番外了,至此《最萌》全部连载完结。

从2月底到今天中秋,大家陪曲齐走过了将近7个月的奇妙旅程。以前码字时,我偶尔会幻想小说完结时该是怎样的心情,此刻答案终于揭晓——亲们,在键盘上敲下这段文字时,我已经泪流满面。

虽然每日码字是个辛苦活儿,但当《最萌》的故事终于走到终结时,我才发现自心里装着太多不舍。

舍不得向角色们告别。傻乎乎有点脑残的夏曲、完美男生齐寂、活泼搞笑的小也、用情至深的小简、还有从我实体书中过来“客串”的让我心疼的小羽……从开始构思,我已经与他们朝夕相处了近十个月,每日在脑海中和他们对话,旁观他们的生活,和他们一起欢乐悲伤,这都已成为一种习惯。不舍得和他们告别,真的……

同样不舍得告别的,还有此刻面对屏幕的你们。在写这本书之初,我从没想过会收获一百多万点击。当时我去静安寺许愿,希望《最萌》的点击量能超过上本连载。如今梦想成真,甚至大大超出我的预期,是你们的每一次点击打赏、每一次留言评论带给我最终完成这长篇故事的勇气和决心,真诚感谢你们每个人……

曲终人散,在此暂时和亲们作别吧,希望下次开新书时依然能与你们重逢。

(心里好难过,哭会儿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