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制自慰器

(昨天平台出问题了,今天五更。【全文字阅读】多了不解释了,这个混蛋平台,我真是受够了,为了它,祖宗八倍都被读者问候过了。好几次半夜去宾馆蹭wifi才能传稿子。对不起各位了。五更,补上了昨天的,感谢大家。)

嵇康的剑锋指向嵇子规,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剑再一次被弹开了。

“嗯?!”嵇康回过头,看着一个少年手里惦着一块石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小娃儿,请离开这里。”嵇康道:“我控制不了自己,可能会杀了你的。”

小松没理他,转头大喊:“喂!你快一点行不行!?这里都要死人啦!”

石阶下面,剑圣敬布衣倒坐着梅花鹿,一步一步地走上石阶,怀里抱着古剑,口中吟唱道: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

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於北方。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J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注:此乃东汉末年魏武帝曹C诗词,名曰《蒿里行》。)

小松在上面愤怒地扔下一颗石头,当地砸在他后脑勺上,愤怒地道:“你快点,上面死了很多人了!”

敬布衣摸着脑袋转过头,哭丧着脸:“干嘛啊!?我好歹也是个剑圣,出场不拉风一点怎么行?会被人笑的嘛,你现在搞得我一点面子都没有,太破坏气氛了!”

小松抓起一块石子,又扔了下去:“你赶紧地,上面的人快支持不住了,那个什么嵇康什么的家伙,剑术很厉害的!”

“啊知道了知道了!”

敬布衣低着头道:“鹿儿,鹿儿,麻烦你快点好不好,上面老着急了,唉,唉唉……。”

雄鹿似乎也一身脾气,不断尥蹶子,将剑圣掀了下去,扭头很鄙视地看着他。

敬布衣没办法,只好拉着它往上走,结果这雄鹿来了犟脾气,说什么都不肯走。

“拜托拜托,就差几级台阶了,老兄,给我点面子,这么多人呢……。”

嵇康皱起眉头:“剑圣?敬家的人吗?曾经在诸葛家族宣布退出江湖之后,也已经归隐的家族……,如今也打算出世了吗?呵呵,这倒是个好对手啊!”

很多人都开始关心这里的战斗了,一起向台阶的地方看了过去,好半天,大家等的都着急了,才看到一个穿着打补丁的衣服的家伙,背着剑,抱着一只大梅花鹿,汗涔涔地、呼哧带喘地走了上来。

小松不满地道:“你干嘛非抱着它啊!?”

敬布衣道:“没它不拉风。”

小松指着嵇康道:“诺,就是那个家伙,叫什么J什么康的,赶紧去吧。”

“哎呀你老崔什么嘛,我才刚上来,怎么也得亮个像,和大家大大招呼……。”

“招呼什么!?哪有人有时间搭理你!?赶紧给我去战斗!”小松一把躲过绳子,又教训起鹿来:“你这个时候撒什么娇?给我老实一点!”

这个时候,一个活死人气喘吁吁地从这里跑了过去,嘴里大喊:“干啥就追我啊!?干啥就追我啊!那么多人呢,你死心眼吧你!?”

砰砰两声,两个大斧子砸在地上,C进石板砖内,两条锁链绷直,一个却黑的身影嗖地一声窜到了这里,刚要直接冲出去,突然身体一耸,停住。

转过头盯着梅花鹿:“唉?这鹿可是长大了啊,可以宰了吃了。”、

梅花鹿看了一眼铁牛,似乎感觉到这个家伙不怀好意,而且很强,往后退了两步,眼里充满了恐惧。

小松大叫:“吃什么吃!?这是我的鹿!你走开!”

铁牛站了起来:“小松兄弟,鹿R可好吃了,我吃过,真的,不骗你……。”

小松大叫:“不能吃,死铁牛,你走开!”

“唉唉唉唉!”敬布衣巴拉铁牛,用一只手挡着嘴巴道:“兄弟!你去干活,我告诉你,其实,这只鹿……是只傻鹿,傻鹿的R,都是很柴的,一点都不好吃。战斗之后,咱们有的是好吃的!”

铁牛看着他:“你是不是傻?!鹿傻不傻跟R柴不柴有什么关系?且!”

铁牛说着走开了:“遇到了一个傻子,根本就不是正常人。”

剑圣敬布衣和小松呆滞地看着铁牛继续去追那个活死人,相对无言。

“你是敬家的后人?”嵇康问。

“啊?”敬布衣转过头:“哦,是的。”

“呼,太好了。终于遇到了真正的高手了。”嵇康道:“希望你可以终结我。呵呵,敬家,我活着的时候,最希望能和你与诸葛青交手一次,可惜,没有这个荣幸。今天,倒是把我这辈子的遗憾,补上了一半儿。”

敬布衣微微一笑:“是啊,如果你还是正常人的状态,我们还真的可以相互切磋一下,想必是人生一大乐事。可惜,我这个人不喜欢江湖争斗,在江湖,大战每过个二三十年都会爆发一次,没什么稀奇的。但是像这种程度的……。”敬布衣左右看看:“还真是够局势。”

嵇康道:“如果是以前,我真希望自己能赢过你,但是今天,我却是希望自己能输。唉。”

“嗨,别担心了,没问题的。”

“喂,你最好正经一点,人家可是号称天下第一呢!”小松道。

“在剑圣面前,怎么敢自诩为天下第一呢?”嵇康疲惫地笑着:“不过此时的我不怕任何斩击,也不惧怕受伤,倒是占了不少便宜啊。”

剑圣抽出自己的青冥古剑:“没关系,我喜欢挑战。来吧。”

“请赐教!”

“请赐教!”

远处,李玲儿和几个高手都被打的吐血不止,李宏业看着自己的双手,叹了口气:“唉,真是……我……真想死啊!”

此时,李弘基慢慢地走了出来:“宏业,我来看你来了。”

“大哥!?”李弘业看到了李弘基,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惨淡的微笑:“大哥,你怎么还没走?你的身体,留在这里也不能战斗了。”

李弘基道:“是啊,我惦记你,想见见你。”

李宏业抿着嘴唇:“大哥。”眼圈儿瞬间就红了。

“我刚刚看到了李爽和李傲的战斗,这兄弟俩,最后,是个完美的结局啊!虽然Y阳两隔,但是……最起码,他们还是兄弟。”

“是。我也看到了。”李宏业道:“我对李傲已经释怀了,希望你能好好照顾李爽,让他成才,让他成家立业,给我生从孙。”

“呵呵,宏业啊,那你可真难为我了,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了。”李弘基叹了口气:“来吧,我和你战斗。”

“爷爷!你不能战斗!”李玲儿道:“你的身体……。”

李弘基止住了玲儿道:“玲儿乖,听爷爷的话。”

李宏业道:“大哥,我本来是想为怀风争取时间,想不到,现在竟然成为了你们的包袱,我……。”

“行了,你从来都不是包袱,从来都不是。”李弘基道:“宏业,你知道吗?流云的事情,我现在想起来,心口还隐隐作痛啊?我是不是太不顾及他的感受了?才会让他生出那么多怨恨?我现在死去,见到老婆子,只有两件事没脸和她说,我就怕她问我:承义怎么没保护好啊?她的弟弟流云,怎么没照顾到啊?想到这个,我就愧疚万分,心如刀绞。”

“大哥,命运使然。李家一直命运多舛,您征战一声,现在又要面临这样的局面,换做是我,我也不认为我能做的比你更好了。”李宏业道:“我对您也有过不满,说真的,就是平常百姓家,兄弟也可能闹矛盾呢,这没什么。只不过我们太强大,所以对亲人的伤害,也就更大。”

“也许吧。”

李宏业突然出招:“大哥,我控制不住自己,您快退出战场吧!”

李弘基接住李宏业的招式,哈哈一笑:“我们是兄弟,你不可能不知道我现在心里的想法吧!?”

李宏业大喊:“我就是知道你心里的想法,才要你退出去的,你还有孙子呢!不能在这里和我同归于尽!想想怀风,想想李家!李家不能没有你啊!”

李弘基一边出招一边道:“这个世界,谁没有了,地球都一样转!李弘基为什么就不能死?怀风已经长大了,我相信,剩下的路,他已经不需要我的照顾了。他已经可以坦坦荡荡地、轰轰烈烈地去过自己的人生了。至于我们这些老家伙,应该退出这个舞台了!”

“大哥!小心!”

李弘基哈哈一笑:“宏业!别那么紧张,我还没到可以被你几招就搞定的地步呢!”

天空之上,猿王被黑猫打成了重伤。猿王本身能力就不如黑猫,李怀风只是让他缠住黑猫就可以了。但是他没想到,黑猫的能力也突然变的比以前更强,猿王连缠住他的能力都不具备了。

李怀风正在和将魂激战,回头大喊:“铁牛!帮忙!”

铁牛正在挠头寻找自己的“小可爱”呢,此时听到李怀风喊他,立刻嗷地答应了一声,纵身冲了上来。

李怀风喘着粗气,盯着将魂,生怕他突然袭击,嘴里道:“你什么级别了?黑猫是天四门,猿王拦不住他。你能坚持多久?”

铁牛眨巴眨巴眼睛:“你需要我坚持多久?”

李怀风不由得回头看了他一眼笑着骂道:“你他吗的。”

下面一个活死人躲在一个墙壁后面,大口喘气,心跳的砰砰的,回过头一看,铁牛去别的战场了,当时就哭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