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等林天化上岸清点人数的时候,炎黄部落的人数已经锐减到原本的三分之一,这一路逃亡下来可谓是损伤惨重。

偏偏没过两分钟,钟安平就笑意盈盈地走上前来,那副笑容让林天化觉得很恶心。

再怎么说也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他居然能静静地看着炎黄部落死了那么多人,却依然待在岸上无动于衷。

林天化丝毫不怀疑,就算他们死干净了,钟安平也不会出手救人。

“哎呀呀,真没想到你们会这么狼狈,我这一路倒是安全的很啊。”钟安平故作惊讶地说:“你们怎么不发信号寻求支援呢,我在这岛上还留下很多食人族战士,即使与鲨鱼厮杀也能不落下风。”

“呵呵。”林天化没有一点儿回答他的兴趣。

钟安平这明显是在炫耀,如今林天化没有了挖掘机,可他却有完好的武器装备。

就算抛开火药不谈,也不是林天化他们所能抗衡的。

可是现在林天化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和钟安平商量:“你看,我们这边基本上都受伤了,你肯定也不会难为我们吧。”

钟安平当然是还在笑着,听到林天化这么说,他很大方地回答道:“小意思,我怎么会为难你们呢,大家都是难兄难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林天化也赶紧赔笑:“对对对,一家人说什么客套话,到时候还得一起去救江离呢。”

炎黄部落的人和熊族蟒族,都被安排在这座附属岛屿后面的山上,只有林天化收到钟安平的邀请,住在了他的隔壁。

即使是马可波罗,也同样没有这份待遇,只能和岛上的野人住在一起。

林天化知道,钟安平这么做就是想把他孤立起来,但是没有关系,林天化本来也是准备和钟安平住在一起的。

既然钟安平防备着他,他也正好利用钟安平一把。

第二天傍晚,林天化就找上了钟安平:“我知道,你一直很不满意我的做法,没关系。”

钟安平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在他看来,林天化这种人没有什么争辩的价值,满脑子小农思想。

在钟安平的眼里,早就已经给林天化下了定论,这家伙就和小富即安的老一辈没什么差别。

毫无雄心壮志不说,连一点点争强好胜的意思都没有,就算给他几百万,估计他也就知道买车买房娶个漂亮媳妇,然后庸庸碌碌地过一辈子。

如果有人告诉他,我带你赚大钱,带你实现人生价值。

他一定会嗤之以鼻地说:“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

可这一次林天化却出奇的好说话:“咱们地球人常说,你行你上,我知道你是真的行,所以,后面的事我不会再搀和,一切由你作主。”

“你不就是想要这几本书吗,可以,我都给你,包括马可波罗手里有一张海域图我也可以给你,这样你以后再出兵攻打别的岛屿,就不会碰上这一次的情况。”

“但有一条,你必须帮我救回江离,而且江离已经和我有过关系,我想以你的作风应该不会拆散我们。”

钟安平真的有些惊讶了:“不是吧林天化,你啥时候变成这样了,看不出来啊,小伙子觉悟挺高嘛!”

“低调,低调哈。”林天化也笑了,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心里也就没那么压抑了,感觉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不过钟安平随即又严肃起来:“你把所有的东西都交给我,根本不能算是个条件,不要忘了,你现在才是寄人篱下的那一个。”

他这番话说的很切合实际,但凡动脑子想一想就知道,钟安平如果真的想要把那几本图谱,完全可以抢得到手。

毕竟那些东西对于林天化来说,终归是身外之物,不可能因为这种东西搭上自己的性命。

而且现在林天化就站在钟安平身前,没有逃跑的机会,钟安平完全可以不用跟他讨价还价,别说谈什么条件了,林天化想方设法保命都来不及。

可是还没等林天化张口,钟安平就站了起来,拍了拍林天化的肩膀。

他叹了口气说道:“虽说这些年咱俩一直不合,但还是你最了解我,我钟安平就不是那种强取豪夺的人,有失小爷的绅士风度。”

后面一句话他没有说,帮不帮林天化救回江离根本就不重要,帝辛曾经侮辱过他,就必须付出代价!

更重要的是,不管江离还是炎黄部落的人,都是自己的私有财产。

把他们送给林天化也可以,杀了也可以,但是绝对不允许别人就这么抢走!

华夏的土地一寸都不能让,谁知道上面会长出什么好吃的……不好意思串戏了……

解决了这个问题两人的交谈就变得融洽了许多,只不过当年的事,两人还是尽可能地避开不谈。

这是个人原则和信仰的不同,几乎无法调和。

“既然你已经可以制造挖掘机了,电力的问题肯定也解决了,为什么不试着制造坦克呢,装甲车也行啊?”钟安平问道。

林天化无奈地说:“你以为我不想?可是手里没有火药,别说坦克装甲车,我连一颗地雷都造不出来!”

这完全是无法解决的问题,林天化的手里有文明发展的两个阶段,一个是原材料,另一个是器械制造。

这两个方面,分别被那本手册和神工图谱解决了。

钟安平手里的战斗篇,说到底也属于器械制造的一部分。

但在这两个阶段中间,还有一个必须的过程,就是原材料的加工。

这可能是化学反应,也可能是物理实验,但归根结底,一些必要的科技手段他们都没有。

因为他们两个人,一个学霸一个学渣,都是文科生啊!

真不知道那位大能怎么想的,搞事情啊,歧视文科生是不是,歧视文科生是不是,难道全世界都是理科生吗,文科生就不许穿越了吗?

钟安平一边砸桌子一边咆哮,林天化赶紧安慰道:“别急,别急,咱们还有别的办法。”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