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公上我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nbsp:&nbsp:&nbsp:&nbsp:  日本涩谷区,22:53。

&nbsp:&nbsp:&nbsp:&nbsp:  "小次朗,下回再见喽,明天水香要回来,你记得去接她哟。"惠子夫人领着樱花小布包站在柜台处看要夺门而出的一个年轻男孩。

s#最#f新章!4节√(上酷,匠网#/

&nbsp:&nbsp:&nbsp:&nbsp:  男孩听闻转过身来就跑到了惠子夫人面前,脸上满满的担忧,“水香怎么了?她读书读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要回来了?”

&nbsp:&nbsp:&nbsp:&nbsp:  “老师今日打电话来说她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就向老师请假三天,让水香回来,好好休息一下。等身体养好了,就回去啦。水香那孩子有些胆小,怕她会不敢呢,所以小次郎,你去接接她吧,明天。”

&nbsp:&nbsp:&nbsp:&nbsp:  "嗯,好的,我一定会把水香送到这里的,明天见了夫人。"“小次郎,回去的路上要小心哦!”

&nbsp:&nbsp:&nbsp:&nbsp:  少年点了点头,压低了脑袋上的帽子,推门而出。

&nbsp:&nbsp:&nbsp:&nbsp:  惠子夫人轻笑了一声,准备收拾柜台关门了,突然从二楼走下来了夙夜。

&nbsp:&nbsp:&nbsp:&nbsp:  "嘿!真奈纪子,你要去哪里呀?这么晚了?"夙夜转过头去满面笑容的回答道"我以前的同学来涩谷找我了,今晚就回来啦,不用担心我。您把钥匙给我,我回来的时候会记得锁好店门的。""唉,你这孩子可别让人操心啊,要回来早一点呀,要不要我给你准备夜宵?"夙夜摆摆手,"还要可能还要跟同学在外面吃一顿呢,谢谢您啦,我走啦,再见!"夙夜背着背包,向惠子夫人招了招手。

&nbsp:&nbsp:&nbsp:&nbsp:  夙夜站在涩谷街头,看着上面的表,现在是22:53。

&nbsp:&nbsp:&nbsp:&nbsp:  山手线全长425千米,路途将会经过29个车站,其中所需的时间最快59分钟,平均时间下来就是64分钟。

&nbsp:&nbsp:&nbsp:&nbsp:  也就是说,在这1个多小时之内,乘坐山手线的人可以到达山手线所经过的29个车站,最多十多分钟就可以到达下一站。

&nbsp:&nbsp:&nbsp:&nbsp:  如果有充足的一两个小时。从新宿区到达东京杀完人之后,还可以继续乘坐山手线回到新宿区,这样算来路程时间也不算太长,不会令人生疑。

&nbsp:&nbsp:&nbsp:&nbsp:  山里手工线所经过大大小小的地方都有知名地点:东京,新宿,池袋,代代木。在这些大站早晨中午夜晚上站的人都很多。

&nbsp:&nbsp:&nbsp:&nbsp:  如果要是想查出案件发生后的两个小时到五个小时之内,乘坐山手线回到新宿的嫌疑人,将会是一个很庞大的数量,而且东京,新宿,涩谷的流动人口很大,要想找出嫌犯简直是难上加难。

&nbsp:&nbsp:&nbsp:&nbsp:  其一,杀人凶手有能的呆在一个地方并没有移动过位置,也有可能在29个车站任何的一个车站下站。

&nbsp:&nbsp:&nbsp:&nbsp:  几乎每一个不确定因素都增大了犯罪嫌疑人的范围。

&nbsp:&nbsp:&nbsp:&nbsp:  夙夜已经搭乘了山手线,出乎意料的是今晚的车厢竟然如此的空旷,并连着两三节的车厢,都空无一人。

&nbsp:&nbsp:&nbsp:&nbsp:  夙夜找了一处座位坐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  车到到达了一个小站,慢慢的停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  车门打开,走上来一位穿着艳丽的女孩,从夙夜的角度来看这个女孩画着夸张的紫色亮片的眼影,涂着夸张的口红。

&nbsp:&nbsp:&nbsp:&nbsp:  那女孩就安静的坐在了最靠近车门的位置。

&nbsp:&nbsp:&nbsp:&nbsp:  停车时间到,列车的重新开动,车门也关上了。

&nbsp:&nbsp:&nbsp:&nbsp:  静静的,整个空间死寂一片,只有铁轨上车轮的滚动声,窗外风拍在窗子上的声音,。

&nbsp:&nbsp:&nbsp:&nbsp:  死寂……

&nbsp:&nbsp:&nbsp:&nbsp:  死寂……

&nbsp:&nbsp:&nbsp:&nbsp:  夙夜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思考着杀人凶手有可能的去向,以及分析杀人凶手杀人时候的心理状况。

&nbsp:&nbsp:&nbsp:&nbsp:  她模拟自己如果是这个杀人凶手的话,她将会怎么杀人,分尸,躲藏。

&nbsp:&nbsp:&nbsp:&nbsp:  这就是模拟犯罪心理。

&nbsp:&nbsp:&nbsp:&nbsp:  那女孩中途见突然抬起头看了闭目的夙夜,一只手颤抖着的朝着夙夜伸出,突然间又像是触了电一般,迅速收回了手,将颤抖的双手藏到了袖子里面去。

&nbsp:&nbsp:&nbsp:&nbsp:  十分钟后……"新宿区即将到达,请要下站的乘客依次下站,新宿区即将……"那女孩站了起来,僵硬的身体朝着洞开的车门走去。

&nbsp:&nbsp:&nbsp:&nbsp:  那女孩下了车之后却没有动,而是背对着列车,在列车门即将关闭的一瞬间,张开了口,一张口从她的口中便涌出了大量的鲜血,顺着她的脖颈没入衣领的深处。

&nbsp:&nbsp:&nbsp:&nbsp:  一瞬间,夙夜模糊的听到了一句话,但是车门已经关闭,列车重新启动,列车行驶的声音和窗外寒风的呼啸声将那女孩微弱的声音,淹没在风中消失殆尽。

&nbsp:&nbsp:&nbsp:&nbsp:  夙夜愣了几秒,突然想起来,那个人在下车的一瞬间说了一句。

&nbsp:&nbsp:&nbsp:&nbsp:  救救我。

&nbsp:&nbsp:&nbsp:&nbsp:  列车还在继续的前进,窗外不断的闪过夜景,模模糊糊鹅黄色灯光,稀疏的排列在黑色的旷野上。

&nbsp:&nbsp:&nbsp:&nbsp:  夙夜将背上的背包放在一边的座位上,随后闭上了眼睛。

&nbsp:&nbsp:&nbsp:&nbsp:  她的任务是去东京调查松田公司,至于那句‘救救我’,夙夜抬眼看向刚刚那个女孩所做的位置,没有异样。

&nbsp:&nbsp:&nbsp:&nbsp:  有可能是假的吧。

&nbsp:&nbsp:&nbsp:&nbsp:  "池袋区即将到达,请要下车的乘客……""赤羽区即将到达,请要下车的乘客依次下车……""秋叶原区即将到达,请……""东京区即将到达,请要下车的乘客依次下车……”

&nbsp:&nbsp:&nbsp:&nbsp:  车门打开了,原本闭着双眼的夙夜睁开了眼睛,迅速站起身,拎上背包,消失在了出站口。

&nbsp:&nbsp:&nbsp:&nbsp:  被夜色浸黑的东京,点点的光芒闪烁在黑夜里。

&nbsp:&nbsp:&nbsp:&nbsp:  夙夜背着背包,走在东京街头,看着手上的地图,没过多久就来到了目的地。

&nbsp:&nbsp:&nbsp:&nbsp:  黄色的警戒线已经封锁了松田公司的方圆二十米之内的范围,对面的店铺也关了不少,车辆和行人到此,都转向通行。

&nbsp:&nbsp:&nbsp:&nbsp:  整栋松田公司大楼,漆黑一片,让人莫名的生出一种诡异的感觉,路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了,时不时有几辆车迅速的闪过,随后消失在另一端路口的尽头。

&nbsp:&nbsp:&nbsp:&nbsp:  神裔接手该事件之后就对外宣布松田公司倒闭破产,对此采取了封闭的措施。防止了居民恐慌,没有造成多大的社会影响。

&nbsp:&nbsp:&nbsp:&nbsp:  夙夜抬头看了眼松田公司的大楼,拨开警戒线,径直的走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  一把撕掉了玻璃门上的黄色及封条,推开门走了进去。

&nbsp:&nbsp:&nbsp:&nbsp:  一楼大厅里漆黑一片,除了安全通道的绿灯还在闪烁着。

&nbsp:&nbsp:&nbsp:&nbsp:  夙夜绕着大厅走了一圈,大厅的地上,部分位置有着零星的血迹,有的是滴落状,有的则是喷溅状。

&nbsp:&nbsp:&nbsp:&nbsp:  是因为被害人想要逃跑么,血液才会溅到这里来?

&nbsp:&nbsp:&nbsp:&nbsp:  夙夜打开安保室的门,往里面一瞧,所有设备都完好无损,但是共同点都是所有设备上都沾染了大量的鲜血。

&nbsp:&nbsp:&nbsp:&nbsp:  这是把人的血都放空了。

&nbsp:&nbsp:&nbsp:&nbsp:  夙夜将关上,侧眼看一侧黑黢黢的走廊,她朝着楼梯走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  沿途过来,看到了雪白的墙壁上零星的分布着血手印。

&nbsp:&nbsp:&nbsp:&nbsp:  苍白的墙壁配上暗红色的血色手印,营造出一种恐怖的气氛。

&nbsp:&nbsp:&nbsp:&nbsp:  夙夜眨了眨眼,踩上了楼梯,径直来到了二楼。

&nbsp:&nbsp:&nbsp:&nbsp:  二楼的地上有用白线勾勒出的人形图案,想必是警察勘察现场的时候留下的。

&nbsp:&nbsp:&nbsp:&nbsp:  夙夜蹲下身,用食指沾了一点地上的血液,仔细的在手指上摩挲。

&nbsp:&nbsp:&nbsp:&nbsp:  血都已经结成硬颗粒了。

&nbsp:&nbsp:&nbsp:&nbsp:  夙夜复而站了起来,走到窗子边看着下面的街道。

&nbsp:&nbsp:&nbsp:&nbsp:  凶手如果当时是在这里杀人的,那么受害人一定会大声的求救,对面和街道两侧都是店铺,店铺上面也会居住一些人家。那么当天晚上,有没有人看见,松田大楼二楼发生的凶杀案?

&nbsp:&nbsp:&nbsp:&nbsp:  静静的……

&nbsp:&nbsp:&nbsp:&nbsp:  静静的……

&nbsp:&nbsp:&nbsp:&nbsp:  松田大楼处处散发死亡的黑气。

&nbsp:&nbsp:&nbsp:&nbsp:  夙夜独自半蹲在布满了大量鲜血的地上,仔细的研究着案发现场每一处的线索。

&nbsp:&nbsp:&nbsp:&nbsp:  夜越发的黑了,月亮慢慢的被乌云遮盖。

&nbsp:&nbsp:&nbsp:&nbsp:  刚刚还明亮的视野瞬间黑暗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  "啪……啪"突然有声音响起。

&nbsp:&nbsp:&nbsp:&nbsp:  这个声音在三楼。

&nbsp:&nbsp:&nbsp:&nbsp:  夙夜迅速抓起地上的背包就往三楼冲了上去。

&nbsp:&nbsp:&nbsp:&nbsp:  还会有谁?会在案发现场出现?警察还是神裔的其他人,或者是……杀人凶手?

&nbsp:&nbsp:&nbsp:&nbsp:  三楼同样是漆黑一片,夙夜上了三楼开始放慢了脚步。

&nbsp:&nbsp:&nbsp:&nbsp:  循着声音,夙夜一路来到了卫生间,夙夜走了进去,看着镜子中的脸色惨白的自己,又瞥向了镜子下面还在滴着水的水龙头,夙夜伸手将它扭上了。

&nbsp:&nbsp:&nbsp:&nbsp:  一瞬间,声音消失了。

&nbsp:&nbsp:&nbsp:&nbsp:  只是水龙头在滴水吗?

&nbsp:&nbsp:&nbsp:&nbsp:  滴水的声音为何会这么大?二楼都能听见?

&nbsp:&nbsp:&nbsp:&nbsp:  "啪……啪"果然声音还在继续,犹如魔音一般,充斥在这个空间。

&nbsp:&nbsp:&nbsp:&nbsp:  夙夜的眸子暗了下来,提着背包原地转了一圈,四处看了看,这是怎么回事?声音为什么还在?

&nbsp:&nbsp:&nbsp:&nbsp:  夙夜再次仔细的听这断断续续传来的声音。

&nbsp:&nbsp:&nbsp:&nbsp:  这不是滴水的声音,这是有人在撞一样东西。

&nbsp:&nbsp:&nbsp:&nbsp:  夙夜靠近声源,抬脚踹开了女生厕所的门。

&nbsp:&nbsp:&nbsp:&nbsp:  "啪……啪"在哪里?

&nbsp:&nbsp:&nbsp:&nbsp:  "啪……啪"夙夜在最后一个厕所房间前停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  最后一个厕所的门发出碰击的声音。

&nbsp:&nbsp:&nbsp:&nbsp:  震动的厕所门连带这厕所把手也在震动,仿佛在下一秒种,里面那个不知为何的生物便会破门而出。

&nbsp:&nbsp:&nbsp:&nbsp:  "谁在那里面?出来?"夙夜站在了厕所门前,看着那不断被抨击着的厕所门。

&nbsp:&nbsp:&nbsp:&nbsp:  “你自己不出来的话,那就我让你出来了。”夙夜退后一步,一个回旋踢狠辣的踢在了门上,门应声破裂,从破裂的洞口慢慢的伸出了一只血淋淋的手。

&nbsp:&nbsp:&nbsp:&nbsp:  随后厕所门‘咯吱,咯吱”的慢慢打开,一个脑袋只有一点皮连在脖子上的人,没有了门的阻挡,直接倒了下来,脑袋撞击在地板砖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nbsp:&nbsp:&nbsp:&nbsp:  那人就这么倒在了夙夜的跟前。

&nbsp:&nbsp:&nbsp:&nbsp:  窗外的被黑云遮住的月亮破云而出,苍白的月光透过厕所的窗,静静地洒在残缺的尸体上面。

&nbsp:&nbsp:&nbsp:&nbsp:  夙夜蹲下身,冷冷的看着那具尸体,放在那人的脖颈断裂处沾取了一点鲜血,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显示时间为:24:12。

&nbsp:&nbsp:&nbsp:&nbsp:  夙夜随后伸手将别在腰间的通讯器打开,冰冷的话语缓缓的吐出。

&nbsp:&nbsp:&nbsp:&nbsp:  "呼叫总部,东京松田杀人事件,又多了一个杀被害者,被害时间24:12,在场人:夙夜,被害者:不详,嫌疑人:不详。"夙夜挂断了通讯器,站起身来,扫了一眼这个不大的女厕所。

&nbsp:&nbsp:&nbsp:&nbsp:  这个人刚刚才死,抨击门的声音是因为他在死之前极度的痛苦撞击门所发出的声音。

&nbsp:&nbsp:&nbsp:&nbsp:  松田公司只有一个楼梯直通整栋大楼,她刚刚上楼梯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通往三楼的楼梯有人。

&nbsp:&nbsp:&nbsp:&nbsp:  厕所的窗子也是从里面锁死的。

&nbsp:&nbsp:&nbsp:&nbsp:  那么现在就可以说,夙夜将白色的衬衫掀起,拔出了插在腰间的锋刃淬满寒光的野战刀,握在了手上。

&nbsp:&nbsp:&nbsp:&nbsp:  凶手就在这个厕所里!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