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美女的衣服2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个暴雨倾盆的晚上,雷电交杂,苏雨洛一个人跪在又深又寒冷的湖边,一身绿色的单衫全部被雨淋的透湿,雨水不断砸在她的脸上,寒冷刺骨,让她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她的身子控制不住的发抖,心里却始终持有一丝希望,尽管不断有人告诉过她,八王爷不会来救你,要夺你命的正是他。

她始终不愿相信这一点,鸿儿怎么会,她亲手带大的鸿儿,从八岁到十六岁一直尽心照顾的鸿儿,她低头看着自己针孔密布的手,就在昨天她还一夜未眠,为鸿儿赶缝进宫时面圣所穿的锦服,哪知今天回府以后他就态度大变,只因为一点小事就罚她在湖边跪一宿,全然不顾他们之间的情分,也是,如今他已成为了皇上身边最受宠爱的八阿哥,不再是从前那个备受欺凌成日跟在她身后寻求庇护最不受宠的小阿哥,她还记得那时她风头正盛,是深受下人追捧的掌事宫女,宫里的人见了她无不尊称一声“雨洛姑姑”,可是她因为可怜他也为了护他免受欺凌主动提出做他的贴身宫女,一日三餐,吃穿用度,她都尽可能的给他安排最好的,有时银子不够还拿出自己的私房体己钱出来补贴,万万没想到她竟落到如此下场。

犹记得就在这个湖边,她第一次见到他,他被其他皇子欺凌,存心推他入水,那时他瘦弱胆小又不会水,只会在水中狼狈的挣扎,发出微弱的求救声,她心中想施救却不敢轻举妄动,直到其他阿哥取笑个尽心纷纷离开,她才走到湖边跳进水里将奄奄一息的他救上岸,那时的她虽然已成年,但是要将已然八岁的他捞上岸谈何容易,她只得卯足了劲拖着他挣扎着慢慢爬上岸,那时正是寒冬,湖水冰冷刺骨,她咬着牙顶着寒风将他送到太医处,待放松下来时才发现自己一身湿透,尤其是双手因为拖他显些脱臼,被湖水冻得红肿不堪,时至今天只要碰上寒冷的阴雨天,她的双臂仍然会隐隐作痛。

这些他都忘了吗?他怎么能忘?雨洛闭上眼睛,心中一阵锥心的疼痛。

“你可知错?”突然,一道温润的男声传来,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是谁,是鸿儿,那个她曾在心中默念过无数次的那个人。

“王爷,奴婢不知何罪之有”雨洛心中苦笑,身子依旧发抖,眼神却不愿与他直视。

鸿历执着伞侧身而立,看她身子几欲撑不住却还要逞强,心中不禁愤怒。

“你不过只是个养过我几年的奴婢,竟敢如此放肆!”

雨洛听到他这句话,心中最后一丝期望也没有了,连眼神都似乎失去了光芒,没错,她确实只是个随身宫女,而他已经是皇上身边受宠的阿哥,她有什么资格认为她与别人不一样?

“你如果始终不肯认错就从这个湖里跳下去吧,本王不留对本王无益之人”身旁曾经无比亲昵的人却吐出如此残忍的话语逼她去死,雨洛心如刀割。

“王爷何必如此催促,奴婢从来没有想过要牵连王爷背叛王爷,王爷如此胆小,真像你小时候的作风,哈哈哈哈”

雨洛突然放声大笑,被雨水打湿的头发胡乱糊在脸上,状若癫狂,叫人看了害怕。

不知何时眼角已笑出了泪,雨洛竭力呼吸着自己在人世间最后一口空气,心中破了一个大洞,她知道按照鸿儿现在心狠毒辣的性格,即使她自己不去死,也会派人来将她沉水,他确实发展的不错,心思缜密,铁石心肠,是个能干大事的人。

“鸿儿,你还记不记得我初遇你的那天?”她终于抬起头努力透过雨水直视着他,贪恋的在看着她无比熟悉的一眉一目,小时候怎么没发现长大后的他是如此俊朗挺拔,他的身上还穿着自己给他绣的一件锦袍,他的一呼一吸她曾经都无比熟悉,怎么现在就变了呢?变得如此陌生,如此狠心歹毒。

“不记得了”八王爷接话,语气凉薄,故意侧过身子不与她直视,又稍稍离她站远了点,似乎怕她一身的狼狈湿浊弄脏了自己的白鞋。

“甚好甚好”雨洛看着他微笑着回答,她知道她已经心如死灰,对这人世也再没有了任何眷念。

她起身站了起来,跪了好几个小时的双腿因血液循环不通酸痛不已,手臂也因为淋了几小时的雨隐隐作痛,摇摇晃晃,显些再次摔到在地上,他只在一旁冷冷的站着,不出言语,也不出手相扶,只是用如避瘟神的眼神看她。

“王爷保重”雨洛使劲强迫自己站稳了踉踉跄跄的身子,冲他灿然一笑,转过身子,纵身一跃,跳进了幽深不见底的湖中,顿时一身落水的巨响,水花四溅,伴着天上惊雷滚滚,暴雨倾刷,很快她不做挣扎的身子就彻底被湖水淹没。

撑着伞的王爷顿时心下一惊,将伞扔了想下去救,挣扎了半刻还是重又撑起了伞离开了。

雨洛紧闭着眼睛,她能感受到四周如潮涌来的湖水将她淹没,湖水不断侵入她的耳朵,鼻子,她知道很快她就会窒息而亡,也许自己的尸首也会由于沉水的原因变得肿胀丑陋,她的脑中如走马观花般回想起自己短暂的一生,犹记得那是一个鲜花繁盛的夏日,她乘了轿进宫,父母为她送行,依依惜别,两眼浊泪,她的心中充满了对宫中生活的渴望,笑的那样天真无邪,不谙世事,拥抱着父母宽慰道,“父亲母亲放心,洛儿定当出人头地,让你们享一世荣华富贵”,如今父母已逝去近十年,自己不仅没能出人头地还被心念之人夺去了性命,悔不悔,也只得这样仓促的结束,也好,终于能与父母团聚,她便带了微笑,任自己逐渐窒息死去。

痛苦之际,她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在问她,如果再来一次,你会如何选择?我定会凤凰涅槃,绝不再心慈手软,让害我的人血债血偿,她心中恨恨的想,仿佛有一股强大的执念在她的身边静静环绕。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