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式性插图

万沁柔伸手指着夏侯欢儿大声说:“杀了她。”

那群机械人接到指令,立即向着夏侯欢儿冲去。

激烈的战斗瞬间展开。

乐芙拉着东方不悔的手,望着他们,心里担心得要命,少夫人自己一个人跟他们打,她能打得过吗?

她想上去帮忙,但是

她焦急地望了东方不悔一眼,却见他脸色一点都没变,显得很淡定。

她蹲下身子,在他的面前,望着他,问:“小少爷,你怕吗?”

东方不悔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随即摇头,稚嫩的语气里,却透着一抹让人信服的气势:“不怕。”

“夫人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他们,小少爷,不如你躲起来,我去帮你妈妈好不好?”她学了那么多年功夫,不是白学的,好歹拿过奖啊,现在东主有难,她怎么能袖手旁观。

东方不悔见她想冲出去帮忙,嘴角微勾,拽住她的手不放,皱眉说:“你打不过他们,你会死的。”

这些机械人只是杀人工具,他们没有人性,只会听命行事,下手也不会留情。

乐芙的心顿时颤抖了一下,她没有办法理解东方不悔,怎么一个如此小的小孩子,能说出这种话来了。

然后,她很无耻地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天啊,她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居然问一个一岁还不到的小孩子怎么办?

她觉得自己的脸已经完全没了。

东方不悔淡定地说:“什么都不用做,等。”

“等什么?”乐芙这才发现自己好蠢啊,她真的摸不透他的想法。

东方不悔淡淡地望了她一眼,说:“等我妈把他们都打败了再说。”

还以为他有什么高见,乐芙倒,她向着夏侯欢儿望去,只见那战斗圈里飞沙走石,电光四射,不过让她感到欢心的是,那些机械人已经被夏侯欢儿灭了一半,心里不禁对夏侯欢儿更加崇拜了,好厉害啊。

万沁柔见那么多机械人都逐渐的败落,不禁焦急了,真是该死的,他们居然打不过她一个女人。

她眸子里闪过一抹狠厉的光芒,立即指挥几只机械人,向着乐芙和东方不悔冲去。

既然对付不能那贱人,就把那孽种抓起来,到时候就不怕她不乖乖束手就擒,万沁柔阴险地暗忖着。

夏侯欢儿被其他的机械人缠着,另一拨已经杀到,乐芙大吃一惊,赶紧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把东方不悔推到自己的身后护着,但是对着这来势汹汹的机械人,她的手都忍不住发抖了。

他们不是人啊,而是机械人,她血肉之躯,如何抵挡啊?

但是既然少夫人把小少爷交给她保护,就算死,她也不能让他有事,乐芙目露坚毅的光芒,死死地攥住木棍,正准备和冲上来的机械人拼命,突然一道红光闪过,冲着他们而来的那几个机械人,被那红光击中,突然全部都倒下了。

“咦,发生什么事了?”看着倒在地上冒烟,显然已经报废了的机械人,乐芙顿时傻眼了。

身后传来东方不悔轻蔑的轻哼声。

乐芙吃惊地转头望着他,颤抖地问:“小少爷,别告诉我,这是你的杰作。”

在拍科幻片么?

真是太不真实了。

东方不悔瘪了瘪了小嘴儿,向她伸出手,笑呵呵地说:“我要吃糖,给我糖果。”

那笑容是如此的天真,无邪,怎么都没有办法把他联想成是刚才出手的人。

乐芙愣愣地从口袋里拿出糖果,亲手剥开糖纸,把糖果送进他的嘴巴里。

东方不悔吃着糖果,脸上露出很满足的笑容,怎么看都是个纯真可爱的小孩子啊。

而另一边,夏侯欢儿也把那些机械人收拾得差不多。

万沁柔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没想到,她居然那么厉害,那么多的机械人都不是她的对手,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立即转身想逃走了。

在一旁盯着她的:“大夫人,你不能走。”

“你这个死丫头,你敢拦我?”哐一升级,万沁柔说着,突然抽出了一把匕首,指着她。

“大夫人,你冷静一点,自首吧,如果你自首认罪,刑罚一定会减轻的。”乐芙苦口婆心地劝。

“我不可以坐牢的,你别拦住我,否则我就杀了你。”万沁柔紧握着匕首,不断地向她挥舞着,“让开。”

“大夫人,你这又何必,就算现在被你逃出去了,你也会变成通缉犯的。”乐芙谨慎地盯着她。

“哼,让我坐牢,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你滚开。”万沁柔一边对着她挥着匕首,随即转身,向着另一边拔腿狂奔。

“大夫人。”乐芙立即追了上去。

乐芙是练武之人,而万沁柔不过是个柔弱的女子,很快就被追上

乐芙有点忌惮她手里的匕首,暗忖了一下,虚晃了一招,突然抢上前去抢她手里的匕首。

万沁柔紧紧地抓住匕首不放,两人纠缠了起来。

,也有点顾忌她的身份,虽然她现在已经犯法了,也不敢用狠招对付她,只是希望能在不伤她的前提下把匕首给抢走。

但是有些事情仿佛是天注定了,它要发生,你怎么都阻止不了。

就在争夺匕首的时候,万沁柔脚下突然踩到一块石头,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往后仰倒。

“大夫人。”乐芙吃了一惊,想伸手去抓她,但是她握着匕首一挥,让她只能缩手,只能眼眨眨看着她往后跌倒在地上,然后就没有了声息,她赶紧蹲下身子,焦急地喊道,“大夫人?”

万沁柔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却见一滩鲜血从她的后脑勺慢慢地溢出。

乐芙顿时吓傻了,赶紧伸手抬起她的头,只见在地上一块尖锐坚硬的石头上沾满了鲜血,刺目惊心,她伸出颤抖的手指,往她的鼻子下面探去,随即,身上的温度都好像瞬间被人抽光了似的。

她没气了。

她死了。

是她害死她了。

乐芙习武本来就是为了强身健体,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她杀人了。

她跪倒在地上,焦急,彷徨,不安,各种情绪在她的心里聚集。

就在这时,一抹小小的身影,悄悄地靠近,双眸泛起猩红的光芒,直盯着那潺潺流出的鲜血。

而乐芙太过伤心,难过,并没有注意到他。



脑海里就好像出现了一把声音,牵引着他,让他慢慢地靠近那美味的鲜血,他饿,他要吸血

东方不悔的眸色逐渐被如火焰般的红染了,唇边泛起一抹贪婪的诡笑。

他正想伸出手,突然眼前一黑。

刚把机械人给撂倒的夏侯欢儿,赶过来一看,见到东方不悔那垂涎的神情,便知道他受鲜血影响了,他还小,对鲜血的抵抗力还不能控制,便赶紧伸手把他的眼睛捂住,把他拉到一边去。

东方不悔的脸色总算是恢复了正常,瘪了瘪小嘴儿,没有说话。

沉浸在忧伤中的:“少夫人,我杀人了,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杀她的”

“芙姐,你冷静一点。”她死了吗?万沁柔真的死了吗?

夏侯欢儿安抚了她一下,便在万沁柔的身边蹲下,检查了一下她的气息,脉搏,心跳,真的没了。

这个纠缠了他们那么久的女人,真的死了。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夏侯欢儿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她是恨她的,在二十六世纪的时候,如果不是她,就不会有世纪末日,但是她现在死了,她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开心。

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怜之处。

“有这样的下场,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的,怪不得谁,安息吧。”夏侯欢儿伸手把她的眼睛合上。

蓦地,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声传来:“柔儿。”

只见东方麟正从前方狂奔而来,看到倒在地上的万沁柔,心神俱裂,扑倒在她的身上,便失声痛哭:“柔儿,你醒一醒,别离开我柔儿你醒醒”

夏侯欢儿神情沉重地看着他,她想说些什么安慰他,但是喉咙却好像被什么哽住了,发不出声来。

“柔儿”宛如受伤的困兽发出的悲鸣,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东方麟蓦地抬头,猩红赤目的眸子,含着强烈的恨意:“是你们,你们逼死了我妻子,你们一定会付出代价的,一定会”望着他们的那一记眸光,既狠又恨。

“大伯”他的眼神很恐怖,他想做什么?夏侯欢儿忧心地喊了一声。

东方麟却没有理会她,径自抱起了万沁柔的尸体,跌跌撞撞地向着外面走去。

“少夫人,现在怎么办?”乐芙颤抖着身体,惊恐地问。

“芙姐,大嫂的死跟你没有关系,是她自己不小心摔倒,后脑勺撞石头上,这是意外,不关你的事,别担心。”夏侯欢儿拍着她的肩膀,安慰说。

“不是的,如果我不是想抢她的匕首,她就不会摔倒”乐芙还是惊慌自责。

“芙姐,别再自责了,我们先去看看周钰吧。”夏侯欢儿抱起东方不悔,向着周钰走去。

乐芙有点失魂落魄,跟在她的身后。

周钰伤得很严重,失血过多,而且受了很重的伤,被虐待得很惨,就只剩下一口气了。

很快,接到夏侯欢儿的电话,东方邢赶回来了,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脸色有点阴沉。

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儿,就算他们想瞒也瞒不住了,只能想大家说了。

老太爷听到这消息后,被打击得卧床不起了。

而东方邢的父母只能守候在屋前,希望东方麟能回来。

但是东方麟带走了万沁柔的尸体之后,就好像突然在人间蒸发了似的,不管他们怎么找,也找不到他的人了。

周钰在骆芹的救治之下,总算是捡回一条命,经过这一次的大劫之后,她倒也想开了,不再缠着东方邢了。

这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东方麟失踪了,东方大宅充满了愁云惨雾,宁若岚更是终日以泪洗脸,劝也劝不住。

当然,最可怜的还是东方醒然,乐芙因为心里有愧疚,对他还百般的好,希望能弥补自己犯下的错。

夏侯欢儿也很抑郁,大家都不开心,她也没有办法开心起来。

明天就是年十三了,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一片喜气洋洋,但是不包括他们家。

晚上,夏侯欢儿趴在东方邢的怀里,很抑郁地说:“老公,我很不开心。”

东方邢的手掌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抚摸着,这几天大家都不开心,他当然也知道她的心情很不好。

他眯了眯眸子,说:“老婆,不如年初一举办个晚会吧。”自从万沁柔出事之后,他都没见她笑过,对他来说,万沁柔是死是活,根本不重要,他只希望她能高兴起来。

“年初一举办晚会?来得及吗?”夏侯欢儿有些讶异地望着他。

“不是还有两天的时间准备,肯定来得及。”他低首轻吻她的发丝,很有信心地说。

“好,最近家里那么惨淡,举办个宴会,热闹一下也好。”夏侯欢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他睡袍上的腰带,仰头问,“老公,你说大伯到底去了哪里?你找人找了他那么久,也没有找到他,他到底是想干什么?那天看到他的眼神,总是让我又不安的感觉。”

东方邢的手掌顿了一下,有些担心地说:“我担心,大哥投奔了洛煜斯。”

现在恐怕只有在洛煜斯的庇护之下,他们才没有办法找到他。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以后该怎么办?”东方麟毕竟是他的大哥啊,夏侯欢儿很是担忧地望着他。

东方邢攥了攥拳头,这几天他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如果他和洛煜斯勾结了,他们日后就是敌对的敌人,他应该怎办?是杀还是留?

他母亲现在已经伤心得不能自己了,如果连东方麟也死了,他也担心她承受不住打击,还有爷爷,他已经病倒。

只要他处理不当,这家就得散了。

但是不处置他,他也没有办法向军区和宪兵部交代。

夏侯欢儿明白他心里的压力,她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紧绷的俊脸,用轻松的语气说:“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要去想那么多了,我们还是来商量一下,晚宴,咱们要请什么来吧,铁怒已经出院了,他能来参加吧。”

“你放心,就算他腿断了,他也会来的。”东方邢勾唇说。

“呵呵,你说的也是,芙姐在这里,他怎么可能不来。”本来乐芙是要休假回家过年的,但是心里担心东方醒然,放心不下,便主动要求留下来照顾他。

有乐芙照顾东方醒然,他们倒也省事不少。

东方邢点头,低首,望着她总算有点笑容的娇颜,轻轻吻了上去,深深地说:“老婆,我希望你一直笑着。”

他最在乎的就是她的心情了。

夏侯欢儿的心流过一抹暖意,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的吻,轻轻笑着说:“只要你在我的身边,我会的。”

夜很漫长,外面又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但是室内却一点都不冷,暖气在空气中流动着。

一一一一一

指挥官命令一出,不管大家年初一晚上有什么大事儿,都必须参加在东方家大宅举办的晚会。

其实大家都准备在年初一集体到他们家去拜年了,举办晚宴,那是最好不过的事儿,大家纷纷去准备新年大礼。

到了年初一的傍晚,各路阶层,有请没请的都来了。

偌大的大厅,顿时充满了欢声笑语,总算是一扫多日来的灰霾。

东方醒然和东方不悔兄弟两就坐在大厅最显眼的地方,大家一来,就是大封的红包递上来,乐芙站在他们的身边,帮他们收红包,已经收到手软了,看着那一大堆精美大气的红包,她暗忖着,这回真的会拆红包拆到手软。

铁怒进门口,见到乐芙笑得花儿似的,在收红包,跟东方邢和夏侯欢儿打招呼之后,便立即溜过去。

他的手伤还没好,还吊着。

乐芙见到他,这回倒也没有给他脸色看了,望了他一眼,盯着他的手,问:“你的手怎么样了?”

铁怒见她问自己,心里顿时:“已经好多了,再康复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那就好。”乐芙收回眸光,淡淡地点头。

铁怒抽搐了半响,终于忍不住说:“芙儿,俺有话想要跟你说。”

。”

“你能不能和俺到外面去说,这里人多。”铁怒的脸上露出了可疑的潮红,好吧,他在不好意思。

乐芙犹豫了。

这时,夏侯欢儿走了过来,嗤笑着说:“芙姐,既然铁怒有话要跟你说,你就和他去吧,这里交给我。”

“谢谢嫂子。”铁怒立即感激地说。

“不用客气,去吧。”夏侯欢儿扔给他一记加油的眼神。

晓得她是故意给他机会,铁怒更加感激了。

外面的庭院也布置得很有气氛,年桔和鲜花上面挂着绚丽的彩灯,在夜色中显得特么的美丽。

乐芙双手插袋,站在假山的背风处,望着他,见他似乎有点紧张,不断地用手挠着脑袋,不禁有些好笑,说:“我是洪水猛兽吗?”

“啊?”铁怒愣了一下,迅速摇头说,“不是,当然不是。”

她虽然不温柔,但是在他的心目中,不管她多粗鲁,他还是觉得她娇俏迷人的。

也许这就是别人所说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自己喜欢的人,总是觉得最好的。

“那你为什么那么紧张?”他本来是个粗鲁的汉子,但是在她的面前,却害羞得像个小媳妇似的,让她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俺俺有些话想对你说,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铁怒踌躇地说。

“嗯?为什么?”他何曾对她客气过了?看到这么别扭的他,她倒觉得有点新鲜了。

“因为俺怕你生气。”铁怒有点怯地说,“但是不说,俺心里也憋得慌啊。”

,我不生气。”

“真的不生气?”铁怒确认一下。

乐芙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难道是因为过年的原因,所以她特别好说话?

铁怒见到她脸上那倾城的微笑,顿时感觉有点醉了,他赶紧定了定神说:“芙儿,其实其实”

虽然打定主意要说出口,但是想容易,做难啊。

铁怒其实了半天,没其实个所以然来了。

本来还挺有耐心等他说话的,我就回去了。”

看他长得牛高马大,个子那么高,身体那么状,但是胆子却比老鼠还小,这不是想招人火儿长么。

“别”铁怒赶紧拦住她,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微微咬牙,露出一副豁出去的神情,把手机递给她说,“你看吧。”

乐芙接过他的手机,看着手机里登录了的微信账号,上面是熟悉的名字:失心。

她看到那两个字,面无表情,然后点开好友列表,里面只有一个好友,昵称只有一个字,芙!

铁怒满脸忐忑不安地望着她,他以为她会大发雷霆,大骂他无耻的。

但是她没有,她的神情很淡定,仿佛这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她把手机递还给他,淡淡地问:“就为了这事?”

咦,她的反应怎么那么平静?

铁怒有些难以置信,他已经做好准备,就算被她打一顿,他也认了。

他点着头,斟酌着问:“你不生气吗?”

呢?”

听到着她这不温不火的话,铁怒的心情更加忐忑了,他焦急地说:“芙儿,对不起,俺不是故意要骗你的,俺只是太喜欢你,你不理俺,俺只好用这办法来接近你,你原谅俺好不好?”

“你骗了我能么久,一句对不起就算了?”乐芙抄手抱胸,神情更冷了。

“俺”铁怒顿时不知所措了,他一个大男人,长那么大还没谈过了恋爱,更加没有哄女人的经验,俺了半天,没俺出个所以然来,在这大冷天里,却焦急得直冒汗。

乐芙看到这他这熊样,忍不住噗嗤地笑了。

铁怒见她笑了,怔怔地望着她,忘词了。

:“其实,我早知道失心就是你。”

在他躺医院那几天,没办法给她回信息,夏侯欢儿见她那么焦躁不安,便把真相告诉她了。

说不生气,那是假的。

但是经过这几天的沉淀思考,她的火儿已经慢慢下去了。

“你早知道了?”铁怒怎么都想到会是这样的,很是惊愕,他一直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的。

“笨蛋,你不知道爷是个电脑高手,他想要知道你是谁,还不简单,你也笨啊,还用自己的名字拆字。”

乐芙瞪了他一眼,有时候,她真的很怀疑,自己会被他的笨给气死。

铁怒憨笑,伸手挠头:“俺当时就随便起的,俺没什么文化”

乐芙闻言,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睨着他问:“你让我出来,就是想告诉我这件事了?”

铁怒点了点头,随即又摇头,有点紧张说:“不,还有其他事情。”更重要的话,他还没说呢。

“那你赶紧说好不?”乐芙真的很想一掌拍死他,见过迟钝的,就没见过像他这么迟钝的。

“好,俺说。”见她似乎要生气了,铁怒赶紧说:“芙儿,俺喜欢你。”

:“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就没第二句新鲜的么?”

“俺爱你。”这三个字,他从来没说过,新鲜了吧,铁怒说完,忐忑地望着她。

乐芙显然也没想到,他居然会出爱,顿时震住了,望着他,半响回不过神来。

铁怒见她半天没反应,用真挚而诚恳的眼神望着她说:“俺真的很爱你,俺每天都想跟你在一起,做我女朋友好吗?”

:“你真的爱我?我从来没有给你好脸色看的。”

他是有被虐倾向吗?她这样对他,他居然还爱她。

“俺爱你,所以不管你对俺做过什么,在俺心里都是甜蜜的,只要你不理俺,俺的心就是空的。”不管她骂他还是打他,他都甘之如饴,她不理睬他,才是对他最大的惩罚,他诚恳地望着她,恳求,“答应做俺的女朋友好吗?俺会一直一直对你好的。”

乐芙望着他,心里不断挣扎着,铁怒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但是想起过去的种种他对自己的好,而在他化名为失心的那段时间,她是真真儿的有点喜欢他了,也许她应该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乐芙脸上露出一抹有点羞涩的笑,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等待他欣喜若狂的反应,但是等了一会,铁怒却丝毫没有反应,该不会是惊喜过度,呆住了吧,这笨蛋,乐芙抬起头,却发现铁怒压根就没有再看她,而是望着迷蒙的夜色,脸色变得很凝重,似乎在倾听什么。

靠,他这样算什么?耍她玩呢。

乐芙顿时气得想一巴掌刮过去,铁怒却突然转过脸,阴沉铁青着老脸,有点焦急地说:“芙儿,俺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很强烈的杀气,快进去告诉老大。”他说着,迅速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检测器,看到上面显示的信息,顿时心头惊颤。

“你说什么?”四周不正静悄悄吗?乐芙满心不快地瞪着他,这不解风情的呆子啊。

“真的,什么都别问,恐怕是机械人要夜袭,快去说,俺到前面去看看。”铁怒把检测器收起来说着,便快步往前面走去

“铁怒,你忘记你身上还有伤吗?”他的一只手还不能用,要是真碰上机械人怎么办?他是人,根本就没有办法跟他们抗衡好吗?。

“俺没事,快去,晚了就来不及了。”铁怒催促着。

“好,我去,但是你小心点。”乐芙见他的脸色那么凝重,也不敢怠慢了,赶紧用最快的速度向着大厅跑去。

铁怒在夜色的掩护中,隐藏在暗处,发现在外面正有一群人走进来,在凄冷的灯光之下,只见带头的人居然是东方麟,他的脸色冰冷,毫无表情,暗黑的眸子里,却噙着愤恨的杀气。

在他身后,一群面无表情的人,他们走路的时候,发出轻微金属的声音,机械人,好大的一群机械人。

东方麟到底想做什么?

他为什么要带机械人回家?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出现,难道东方麟带着机械人回来报仇的?

他也知道万沁柔惨死的经过,虽然不是乐芙亲手杀死她,但是却在和她纠缠中,意外死的,他的心顿时颤抖了一下,如果东方麟真的要报仇,他第一个要找的人肯定是乐芙。

不,他绝对不能让他动乐芙一根汗毛。

他一咬牙,立即从暗处跳出来,拦在了东方麟的面前,沉声说:“东方大少爷,你这是要干什么?”

东方麟看着眼前突然跳出来的男子,看清楚是铁怒,眼眸中顿时掠过一抹杀气,害死他妻子的人,也有他一份。

他慢慢扬手,冷酷地挥手说:“杀了他。”

几名机械人,立即欺身而上,亮出尖锐的利器,向着铁怒扑去。

他们虽然是机械人,但是体态轻盈,行动迅猛,速度惊人。

铁怒迅速后退,虽然他的速度也快,但是跟机械人相比还是逊得远了,不过幸好身上穿着厚衣服,只是衣服被划破了,并没有伤到皮肉,但是也让他吃惊了,好厉害的攻击力度。

那几个机械人再度扑来,他赶紧拔枪,向着他们扫射,但是子弹打在他们的身上,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他们居然刀枪不入。

铁怒想躲已经来不及了,眼看那尖锐就要刺入他的还害,他惊得倒抽一口气,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蓦地一道红光闪过,攻击他的那几个机械人,被红光击中,轰隆全部倒地了,就再也起不来了。

铁怒惊喜地抬头望去,只见一抹颀长峻峭的身影迎风而立,身上那狂傲霸气的气息浑然天成。

他激动地喊了一声:“老大。”

“嗯。”东方邢淡淡地点头,然互转向东方麟,眯眼望着他,脸上透着一丝的失望。

“大哥,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东方麟见到他的时候,也确实吃了一惊,但是很快就冷静下来,冷笑:“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种话?”

“大嫂执迷不悟,她的死完全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如果你执意要为她报仇,我也只能对你不客气了。”东方邢的声音很轻,但是话里噙着的寒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我不只是为了柔儿,还为了我的好弟弟,为了整个东方家,是你,是你这个魔鬼,如果不是你,我们家不会四分五裂,生死离别。”东方麟伸手指着他,那沉重的神情,夹带着重重的指控和责难。

“事情跟本就不是你所想象中的那样。”这事,夏侯欢儿他们也赶来了,她知道东方邢不会辩解什么,便立即站出来为他说话,凌厉的眸光望着杀气腾腾的机械人,她心底有点难受,他终究还是弃明投暗了。

“是你。”见到夏侯欢儿出来,东方麟彻底的失控了,似乎能看见万沁柔是怎么死在他面前的,他指着她,怒不可抑,恨意滔天,大吼,“杀了她。”

在他身后候命的机械人,立即向着她扑来。

东方邢立即伸手把她拉到自己的身后,手掌一挥,一道锐利的电光如闪电般向着冲上来的机械人击去。

砰砰砰几声,电光四射,冲上前来的那一片机械人,立即到底,冒烟报废了。

“可恶。”看着这些机械人居然不堪一击,东方麟气得忍不住跳脚。

“东方邢。”突然从夜空中传来一把清冽沉冷的嗓音,只见一抹颀长的身影,如闪电般从黑暗中出现,落在大家的面前。

东方邢望着眼前的宿敌,唇边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你终于出现了。”

洛煜斯望着他,神情有点兴奋地说:“我潜伏了那么久,就是为了等今天,外面已经被机械人包围,只要你们都死在这里,那么天下就是我的,在二十六世纪的时候,我没有办法一统天下,今晚,我就要实现这个理想。”

“洛煜斯,你做梦还没作醒,你还以为现在是二十六世纪,真是可笑。”夏侯欢儿讽刺地说。

“不管是二十六世纪,还是二十一世纪,我的理想都不会灭,东方邢,夏侯欢儿,你们的死期到了。”洛煜斯说完,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其他人听到他这话,早已经惊骇地脸色发白。

但是夏侯欢儿不,她伸手扶额,摇头叹息:“如果你真能甘心当个平凡的机械人,咱们还能当朋友,但是现在”

夏侯欢儿扫了一眼,他的后面,只见那齐刷刷站着的机械人,原来他之前做出来的都是假象,什么正常的上班族,朝九晚五,分明就只是个幌子,早已经暗度陈仓,在制造机械人了吧。

“废话少说,我一点都不稀罕。”他的视线落在东方邢的身上,沉冷地说,“东方邢,有种就跟我来。”说完,便转身向着后山奔去。

东方邢向夏侯欢儿点了点头,便追了上去。

此刻,大厅里的宾客都纷纷走出来,询问发生什么事情,他们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见一大群陌生的男子突然疯狂地冲上来了,眸光闪烁着冰冷无情的红光,手掌突然变成了如钢铁般钢爪,就好像野兽般,想冲上来撕裂他们。

他们何曾见过这等阵仗,顿时吓得惊叫,迅速躲回去大厅里。

“杀,把他们全部都杀光杀死他们”东方麟就好像着魔似的,大声低吼着。

夏侯欢儿和司晨他们,还有部队里的菁英特种兵镇守在大门前,她应付他们还行,但是其他人都是普通的血肉之躯,很快,有几个部队的队长便已经被他们抓伤,甚至已经有人倒地了,浓烈的血腥味儿从空气中飘散开了。

夏侯欢儿心里焦急了,在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那肯定得死不少人。

厮杀呐喊的声音在夜空中显得特么的惊心动魄。

蓦地,一束火光从黑暗中燃烧而起,染红了大家的眸子。

夏侯欢儿迅速把眼前的机械人消灭,回头望去,只见那大宅子里,火光冲天而起,她大惊,里面还有很多人,老爷子,还有东方邢的父母都在里面。

她全身的血液仿佛瞬间凝结了般,原来她一直担心的事情没有过去,东方家的灭门悲剧,现在正在她的眼前显露。

她迅速掠到司晨的身边,焦急地说:“司晨,一定要守住,我先进去救人。”

司晨朝她点了点头说:“放心吧,这里交给我。”

“好。”夏侯欢儿立即吩咐乐芙和野蔷薇,让他们先安抚好受惊的宾客,把还在里面的人疏散出来,她慌张地寻找着,没有见到东方邢的父母,干净拉住野蔷薇焦急地说,“蔷薇姐,快去找我公公婆婆,他们应该还在里面。”

火势越来越大了,佣人都在救火,但是现在风干物燥的,岂是那么容易能熄灭的。

夏侯欢儿弄湿了一条毛毯,披在身上,直接就冲了进去,里面已经成了一片火海。

大家见到她就这样冲进去,都大吃一惊,想叫住她,但是已经不能了。

夏侯欢儿冲进里面,直接就奔着老太爷的房间而去,这里火势并不算大,她直接推开门就闯了进去。

至今老爷子还躺在床铺上,他还睁着眼睛,看见她冲进来,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

“爷爷,失火了,快起来,我背你出去。”夏侯欢儿并不介意他对自己的冷漠,迅速奔到床边,把他扶起来,但是却被他推开了。

“我不走。”他冷冷地说。

“不行,火势很快就蔓延到这里,你必须得走。”夏侯欢儿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身上的被子掀开,就把他拉起来。

老爷子大怒,立即抬手一巴掌就往她的脸上刮去,啪的一声,好不清脆。

夏侯欢儿压根就没想到他居然会打自己,拳头蓦地攥紧,只要她出手,这老头必死无疑。

不,不行,她不能杀他。

他是东方邢的爷爷,她儿子的曾爷爷。

这巴掌,她就忍了。

她紧绷着脸,不管他的反对,迅速把他背起来,把那湿毛毯披在他的背上,便向着外面冲出去。

然而当她冲出到外面的时候,有点傻眼了,外面已经被火光包围。

老爷子这会神经倒也镇定下来了,淡淡地说:“我已经是将死之人,放下我,你自己逃命去吧。”

在火光之下,夏侯欢儿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焦急的汗水,她寻找着突破口,听见他这样说,立即冷哼说:“闭嘴,我是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你叫我闭嘴?”深感颜面被冒犯的老爷子,顿时暴跳如雷。

“你再乱叫,扰乱我视线,我就只能把你打晕了,爷爷。”夏侯欢儿语气里透着一丝的威胁说。

“你好大的胆子,从来没有人胆敢这样跟我说话。”老爷子又惊又怒。

“很荣幸,我是第一个。”夏侯欢儿讽刺地说着,看见在外面有个木桶,蓦地眼睛一亮,立即走上前去,把老爷子放进那木桶里。

“你想干什么?”老爷子挣扎着。

“救你这条老命。”夏侯欢儿说着,硬是把他塞进里面去说,“我会用尽全力,把你送出去,你保重。”

老爷子闻言,心中赫然,望着她:“你呢?”

夏侯欢儿嗤笑一声,不甚在意地说:“我自己会办法,你顾好自己就行了。”

她朔望,立即把那木桶打横,把力量集中在双手上。

老爷子已经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了,立即大声说:“孙媳妇,你一定要活着出来。”

夏侯欢儿闻言,嫣然一笑,双掌齐发,砰地一声,那木桶蓦地腾空而起,穿越了火光,迅速向着外面飞起。

老爷子的这一声孙媳妇,已经够了。

一一一一

东方麟在外面看到大宅起火,瞬间懵了,怎么会起火的?

他们说好了,只是来杀东方邢和夏侯欢儿他们的。

不,他的儿子呢?

“醒然”东方麟在吵闹声中不断地寻找着东方醒然那一抹小小的身影,但是,没有,他使劲地找,依然没有他的身影,难道他还在屋子里面?

东方麟望着那冲天的火光,顿时觉得撕心裂肺,不,柔儿已经死了,醒然不能死,他们可爱的儿子,不能死。

他蓦地咬牙,抢过一旁佣人手里的湿毛毯,毫不犹豫地往里面冲了进去。

“大少爷,里面火大,不能进去啊。”佣人认出是他,立即大声喊道,但是他恍若未闻,他好像听到了儿子的哭声,他在心里喊着:“儿子,不用怕,爸爸来救你了。”

东方麟这一进去,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在火光的外面,剧烈的的打斗声中,夹杂着小孩子悲痛欲绝的凄厉哭声。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木桶从火光中破空而出,大家赶紧闪开,轰隆的一声,那木桶砸在了一个机械人的身上,木桶顿时四分五裂,藏在里面的老爷子也从里面滚出来了。

被狠狠砸了一记的机械人,顿时怒吼一声,亮起手中的利器,向着他刺去。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条人影闪身而至,一脚把那机械人踢飞。

“爷爷,你没事吧。”看见火光,便迅速撇下洛煜斯赶回来的东方邢,刚好救了老爷子一命,他上前扶起他。

老爷子仿佛瞬间老了很多般,蓦地响起了什么,立即伸手指着大宅里,颤抖地说:“欢儿,她还在里面,她在我的房外面。”

“老婆”东方邢惊叫一声,想也没想,立即闪身扑进了火光里。

身后传来大家担忧的大叫声。

就在这时,洛煜斯也回来了,大掌一挥,就把司晨等人全部给撂倒在地上。

他望着他们哈哈大笑:“今晚就是你们的死期。”只要没了这帮碍事的人,他一统人类的理想很快就实现了。

没有了东方邢,没有了夏侯欢儿,在他眼前只不过是一群命贱如蚂蚁的卑贱生物。

他蓦地握拳,一挥,一道足以摧毁铜墙铁壁的电波如卷龙风般向着他们袭去。

大家都惊呆了,就在他们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突然一道红光闪出,两道电波在夜空中相撞,发出轰隆一声巨响,散发出绚丽的光芒。

洛煜斯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直冲他的心口,顿时五脏六腑仿佛被火燃烧着一般,让他痛得,迅速倒退了一大步。

好强的力量,不是东方邢,也不是夏侯欢儿,到底是谁?

迷蒙的烟雾散去,只见一个矮小的身影站在了大家的面前。

“是东方邢的儿子。”洛煜斯眸光锐利地盯着他,没想到把自己打伤的人居然是一个小孩,心头顿时震撼了。

东方不悔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天真可爱的笑容,非常绅士地弯了一下腰,骄傲地说:“叔叔,你好,我是爸爸妈妈的儿子,我的名字叫东方不悔。”

那稚嫩的嗓音,既纯真又可爱,压根就没有办法把他和刚才和洛煜斯对抗的人联想在一起。

“没想到你的力量居然那么强,东方不悔是吧,能死在我的手里,也是你三生有幸了。”洛煜斯说着,手掌一挥,一道如火龙般的电波迅速向着东方不悔卷去。

大家顿时都抽一口冷息,都忍不住为他捏一把冷汗。

东方不悔皱了皱眉头,忧伤地说:“妈妈说,不能随便出手的,要是害我被妈妈骂,都是你的错。”

话音一落,那一双纯黑的眸子突然浮现起一抹红光,小手一扬,一道看似柔和,实际锐利的红光蓦地铺天盖地向着洛煜斯罩去,大家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突然听见洛煜斯发出一声惨叫,身体轰隆地倒飞,重重地跌了出去。

就在他落地的时候,一块能量晶石从他的身体掉出来,砰的一声,发出一声爆炸的声响。

而与此同时,其他的机械人,也仿佛突然失去了支持他们的力量,纷纷倒地。

“煜”一抹纤细的身影从外面冲进来。

司晨和完不破迅速冲上前,刚想对洛煜斯出手,一个女人挡在了他的面前,晶莹的眼泪从脸颊上滑落。

“别杀他,求你们,不要再伤害他,他的能量晶石已经碎了,他再也没有害人的力量了。”

傲冰挡在了洛煜斯的面前,张开双手,拦着他们。

完不破立即向司晨望去,把这烫手的芋头抛给他:“你说现在怎么办?”

司晨慢慢抽出手枪,指着洛煜斯的脑袋,冷冷地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不要。”傲冰惊恐地大叫,“求你们放过他,他没有能量晶石就没有可能制造机械人,请你们相信我,我一定不会再让他作恶的,我保证。”

“小姐,你凭什么保证?”司晨的脸色更沉了。

“就凭我是他的妻子,如果他日后还敢瞒着我干这种事情,我就死在他的面前。”傲冰神情坚定地说。

“冰冰”已经虚弱得连一个小孩子都能推倒他的洛煜斯,此刻已经羞愧得没地自容了。

他败了,一败涂地了。

他曾想过,如果这次他失败了,傲冰一定不会原谅自己吧,但是却怎么都没想到,她居然还恳求别人放过他。

心里不禁又羞又惭愧。

“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还是等爷出来再说。”司晨说着,这才发现东方邢还没影儿,立即揪住一名佣人问,“你们家二少爷跟二夫人呢?”

那佣人正焦急地在扑火儿,满脸的担忧说:“他们还没从里面出来啊,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事,这可怎么办啊?”

“不是吧,他进去已经好一会了,这可怎么办?”完不破闻言,立即转身向着那大货前奔去。

司晨这会也没有心情再管洛煜斯他们,也迅速赶了过去,现在没什么事情比东方邢和夏侯欢儿的安全更为重要。

本来要杀洛煜斯的人,瞬间走光了,注意力都转移。

傲冰立即扶起孱弱不已的洛煜斯,从人群中消失,从此之后,大家再也没有看见过洛煜斯。

后来听说,他失去了能量晶片,跟普通人已经没有什么两样,和他的妻子傲冰,隐居于乡镇,再也没有想要征服人类的野性,而是甘于平凡,和傲冰过着平淡而幸福的小日子。

不过这都是他们的后话了,再说现在,东方家的大宅已经没救了,也不知道洛煜斯吩咐人在屋子里洒了什么,那火势是越烧越旺,熊熊的烈火,把大家的眼睛都烧红了,心情就如再热锅上的蚂蚁,焦急得不行。

因为东方邢和夏侯欢儿还在里面啊,他们进去那么久了,还没出来,到底出什么事了?他们都祈求着上天,保佑他们能平安出来。

消防队伍已经迅速赶来了,但是这宅子实在是太大了,而且火势特猛,一时半刻灭不了火。

“完了,完了,老大都已经进去大半天了,他还没有出来,完了”完不破焦急地踱来踱去,晃得人眼睛都花了。

完不破来到东方不悔的面前,看见他那淡定的神情,便好奇地问:“小不悔,你爸妈都还在火海里,你不怕他们出不来吗?”

没想到,东方不悔用极端鄙视的眸光睨着他,反问了一句:“不破叔叔,你觉得可能吗?”

完不破被他反堵了一句,顿时觉得很没面子,泪奔啊,一个一岁不到的小屁孩,要不要那么拽啊。

他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压低声音问:“如果他们能出来,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出来,难道他们喜欢被火烤着?”

东方不悔望着他的眼神,更加鄙视了:“不破叔叔,你是低能吗?找人不用时间?”

完不破差点绝倒,好犀利的孩子,他不跟他玩了。

正当他内牛满脸的时候,周围蓦地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和欢呼声,他立即扭头望去,只见在妖冶的烈火中,东方邢抱着夏侯欢儿从火海里一跃而出,在被火光照亮的夜空中划过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酷,帅呆了。

“爸爸妈妈!”东方不悔见到他们,脸上立即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蓦地,飞奔过去,直向着他们扑去。

夏侯欢儿对他张开双手,他马上跳上她的怀里,东方邢抱着自己的妻儿,脸上露出了满足而幸福的浅笑。

而在他们的前面,他的父母和爷爷,看到他们平安出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们已经没有了大儿子和大媳妇,不能再失去他们了。

烈火依然在燃烧,但是大家的脸上都默契地露出了真挚的笑容,在烈火前相拥的一家子,这是多幸福的一幕啊。

只要还活着,这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了。

一一一一一一

本文到这里总算是完结了,谢谢一路跟文,一路支持饭团的亲,喜欢就打赏一下哦。

新书跟本文也有点关联:宠妻成狂:老公你够了

以后应该会开新书写东方不悔的故事,有兴趣的亲可以继续关注饭团的文文哦,欢迎加群:384269897或者加饭团的:2252800510

一下文,1。6。7。9跟本文是同一系列的文,有兴趣的亲可以去看看。

推荐饭团的其他文:

1。宠妻成狂:老公你够了

2。第一萌婚:冥王老公宠顽妻

3。夜帝宠妃:娘子乖乖,不准闹

4。魔性酷老公外传

5。蛇王烙印:迷糊小新娘

6。天才萌宝:老婆跷家跷上瘾

7。魔性酷老公:独疼顽皮妻

8。爆强宠妃:野火娘子不准逃

9。萌宠33天:早安绵羊妻

10。扛上拽丫头:这校草真帅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