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

“老子是刀子帮二把手,道上人称南爷,你有屁事就跟老子说。”光头男拇指挑自己脸。

我摇摇头,“你还不够资格。”

南爷怒叫:“不够你妈!”

他凶眼看右边,“干他!”

右边两名小弟立即冲向我。

我一脚飞去,踢中一小弟肚,后者直接倒飞出去。

另名小弟直接愣住。

南爷突然毒吼:“大家一起上,干死这小子!”

“啊”他一声毒吼,握紧手上的刀,带头冲来。

身边十几男一声呐喊,当下也冲来。

草!

我身子迎上,却突然隐身,施展穿透术。

我当下变成空气人一样,他们不但看不见我,更打不着我。

“嘭嘭嘭”

“啊啊啊”

我拳脚左打右踢,这一帮人当下一个个惨叫着,倒到一块。

我上前,抓着两人手,吸星开启。

“汩汩”

“啊啊啊”

这倒在一块的众小混通通如触电一般,惨叫连连,全身大抖。

我现出身,一脚踩南爷胸口,“让你们老大来找我,而且让他对我客气点,否则,他会死!”

我脚从南爷胸口抬起,直接射他头上。

“嘭!”

“啊”南爷一声痛叫,当场头破血流,晕过去。

看着这一大帮人在地上身子抽搐,不断痛嚎。

我冷哼声转身走。

握下双拳,我感觉一股庞大的力量,在我体内澎湃着。

经过这一吸力,我的力量又明显暴涨不少。

出了巷,我直接隐身,穿透楼墙,朝平安路的老师租房那边去。

在她租楼下停下,透扫租楼去,上面却不见老师身影。

突然,我眼角看到什么,扭脸看右边。

右边一早餐店里,坐着一具身材婀娜的美女,她上身是格子衫,下面是条空档的齐膝短裙,底下露出两条白嫩到不可思议的腿脚。

她正是冷雪。

这时吸引我的却是她嘟着柔柔小嘴,吸吮吸管喝豆浆的模样。

我心头不由狂跳起来,我当下多么希望,她吸得不是吸管,而是我的嘴。

老师喝完豆浆从早餐店走出,朝着学校方向直接走去。

我跟在她屁股后面。

突然,她手上一个小本子掉地上。

她一下弯腰,去捡。

我双眼不由落在她臀部,双眼一下睁大,体内荡起一片燥热。

她的姿态,让我脑中不由闪出曾经看到过的岛国爱情动作片中的火爆画面,我身体一下生出反应。

见冷雪捡起小本子继续往前走。

我盯着曼妙的背影一会,终于跟上。

我左右看眼。

突然走入左边一巷里现身,走出来,一把冲到右边一花店里,买了一束玫瑰。

“嗨,老师!”我冲到冷雪后面,直接叫。

冷雪停下脚步,转身看我。

我看着她美目扫来,内心本能紧张,却又壮大胆子,上前:“老师,早呀,这花送你。”

冷雪看我手上的玫瑰,又看我脸,她一时眯起眼。

我看出她犹豫,又上前半步,将手上的玫瑰,硬是递到她雪嫩的小手边。

冷雪接过花,看我。

我发现她眼色有点古怪,想到昨晚强亲她的事,我心跳当场又加速起来。

“老师,你真漂亮。”我强自镇定下来,夸道。

冷雪脸蛋没来由一红,将玫瑰放鼻前嗅一口,冲我一笑,“还挺香的。”

我冲她微笑,“老师,你要是喜欢,我天天给你买。”

冷雪上前半步,纤手抓着我一手。

我微笑看她,有点受宠若惊。

冷雪却是将手上的玫瑰放回我手上,“不凡,老师不能收你的花。”

我看着手上的花,好一会才看她脸。

冷雪娇脸上多了一丝严肃,“不凡,你是不是喜欢老师了?”

“老师我”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冷雪勾嘴一笑,“不凡,如果是这样的话,老师很报歉,我不能接受你的爱,你在我眼里,只是学生,我对你的关爱,也是种老师对学生之间的关爱之情。”

我的心一下跌落谷底。

冷雪轻叹口气,“不凡,我知道这话可能会打击到你,但这是老师心里的想法,我不说出来,我怕害了你。”

“老师,我已经不是你学生了,我已经决定不再上学了。”我说。

“你要退学?”冷雪眯眼。

我轻轻点头,“我想先休学一段时间,来学开车。”

冷雪看着我眼色复杂,“不凡,你考虑清楚了吗?”

我点头。

冷雪轻轻点头,“老师支持你的决定,但你自己必须要想好,毕竟大学对人的一生起到很大作用。”

我点头。

冷雪低下脸,“不凡,你还太小了,我们根本不合适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老师喜欢的男人,跟你的性格不太一样。”

我心里像压了块石头,莫名沉重,“老师,你喜欢什么的男人?”

冷雪看着我,美眸里有光在闪,“首先他要比我大,比我成熟,稳重,智慧”

我轻轻摇头,“老师,比你大,这辈子我是不可能了,但要比你成熟,稳重,智慧,我可以做到,我现在还小,只要你再给我两年时间,我相信我一定是你心目中的那种男人。”

冷雪看着我,眼色复杂。

“老师,给我一点时间。”我坚定说。

冷雪不知是心软怕刺激到我,还是对我有点期待,竟也没反对。

“好了,我们去学校吧。”她笑说。

我点头。

她看眼我手上的玫瑰,探身过来,拿过玫瑰,笑说:“这支花就当是师生的友谊之花,怎样?”

我点头,“老师说得算。”

冷雪扬嘴一笑,转身走。

我跟她去学校,不到半小时就办理了休学手续,可惜还得上面领导签字。

我心意已决,凭我现在情况,显然读书会浪费我更多时间。

出了学校,我直接去驾校门店。

“我看他就是个爱打架的小混混。”走到店外,一个刺耳的女声传出。

我停下,透视去。

就见郑丽红一脸鄙夷的说:“叶不凡这小子是没遇到比他厉害的,遇到的话,他不被人打死才怪。”

我心里没来由一怒,昨天向张威龙告密我在房间里头就算了,没想现在竟然又在我背后说我坏话。

左边陈楚儿替我辩护,“红姐,你别这么说,不凡哥是个好人”

“好个基巴,是好人坏人,难道我会看不出来?”郑丽红鄙夷的看她一眼,“怎么,你丫头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陈楚儿娇脸一红,低下脸紧张道:“丽姐,我哪有。”

“没有就闭嘴。”郑丽红冷声道,“还有你个小丫头小心点他,别怪丽姐没先给你提醒,要是被他整上床去,到时哭死你一辈子。”

“丽姐你”陈楚儿娇脸更红,情绪有点激动。

我收起透视眼,直接走入店门。

“呃”前面,柜台后的郑丽红看到我,明显吓一跳。

我看着她,眼光一片冰冷,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我相信她现在至少死了十次。

郑丽红低着脸,脸面有点慌。



老子还真想抽烂你臭嘴巴!

看到陈楚儿紧张看来,我强忍下满腔的怒火。

“不凡哥,你来了。”陈楚儿冲我一笑,却笑得有点尴尬,看看郑丽红,又看我。

我点头,“楚儿,我今天要把这文科拿下。”

陈楚儿上前笑说:“不凡哥,这急不来的,考试虽然只有几十道选择题跟判断题,可是资料这么多,一天哪看得完。”

“我说行就行。”我一时胸有成竹,昨晚在睡觉之前,我已经试验过了,我现在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本领,看书简直就跟扫描一样,这一天时间我都感觉有多了。

“这文考,你起码也得学三个星期吧。”右边的郑丽红说。

我看她。

郑丽红面容微慌,低下脸,但嘴上却硬,“别说一两天时间,从来也就没有人一个星期内能拿下来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