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秦曼雨的遗物是凌天爵收拾的,他在收拾好其他的之后,还多加了一个木质的盒子。

这个盒子,他在三年前见过一个一模一样的,那个盒子是母亲亲手交给他,要求放在父亲的陪葬品当中的,至于母亲手里的这个,应该是母亲为自己留的那一份陪葬之物。

这次,他同样没有好奇地窥探里面的东西,他能肯定,这个盒子里的,与父亲那个盒子里面的东西,一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既然如此,这个秘密他就不去窥探了,就让这个秘密,只作为父亲和母亲两个人的共同秘密吧!

凌天爵将父母合葬在了一起,这也算是尽可能地延续了他们今生的情缘。

他住墓前放下了白百合,轻声道:“爸,妈,你们终于又能在一起了!”

两年后,凌氏总裁凌修睿大婚,准备迎娶一位珠宝世家的千金蒙璐。大婚的前一晚他被父亲叫进了书房。

“爸,您找我?”凌修睿站在书桌前,问道。

“嗯,对!”凌天爵拿出一个长方体的盒子,跟一个正方体的盒子,道:“这里有两个东西要交给你。”

“这个”凌修睿凑近,揣摩了一番,道:“这个长长的盒子里装的应该是画轴之类的东西,至于这个正方体的看不出来是什么。”

“猜对了一个!”凌天爵将两个盒子都打开来。

长的盒子里装的是姜太公钓鱼的水墨画,正方形盒子里的是一颗巨大无比的钻石。

“这幅画是有故事的。当年你的奶奶有一次闯了大祸,但是你的曾爷爷却送了她这副画”凌天爵将那一段故事大概说了一遍。详见二六二章: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嗯,我明白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好在奶奶早有心理暗示,提前准备了画稿,没有给凌氏造成太大的损失!爸,那这颗钻石的来历呢?”凌修睿好奇地问道。

“这颗钻石,是你奶奶刚怀上我的时候,爷爷送的。那时候,凌氏刚刚开拓了非洲市场”凌天爵又将那时候的事情说了个大概。详见四零六章:妻子和孩子是他的一切

“原来还有这么件事情”凌修睿摩挲着下巴,道:“爷爷将世间绝无仅有的钻石送给了奶奶,奶奶居然还想着白捡第二颗,看来,修杰那小子的财迷性子,是奶奶遗传的!”

“你这小子,怎么说话的?!”凌天爵一瞪眼,一本书砸了过去。

凌修睿轻轻松松、稳稳当当地接过书本,还在手中转了一圈:“放心吧老爸,奶奶不会介意的,她从来不会掩饰自己是个财迷,反倒引以为荣!而且,奶奶可疼我了,什么好东西都会给我!”

凌家因为秦曼雨的到来,而改变了死气沉沉的氛围,所以凌家除了那不得不遵从的教育模式之外,倒也轻快、温馨了许多。

但凌天爵和凌修睿性格上还是有着较大的差别。凌天爵是由凌老爷子启蒙的,所以性格较为沉稳内敛而凌修睿则是由凌云啸和秦曼雨启蒙的,所以性格和秦曼雨有些类似。不过这父子俩交谈起来,倒也没有太大隔阂。

“都快成为新郎了,还这么不稳重,真不知道乖巧懂事的蒙璐,怎么会看上你?!”凌天爵嫌弃地看了儿子一眼。

“这您就不清楚了吧?!这就是传说中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而且奶奶还说过,夫妻双方的性格会因为互补,而更为长久,爷爷和奶奶就是那样地!”凌修睿眨了眨眼。

凌天爵偏头想了想,母亲常常挂在嘴上说的这个真理,虽然他不能反驳,但也暂时无法参透。这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没什么互补不互补的!真爱不讲究条件!

第二天上午,婚车将新娘接进了凌家大宅。

蒙璐给凌天爵敬茶时,凌天爵给了一个大红包而在给季诗颜敬茶时,季诗颜却从自己手腕上取下来了一个色泽极好的玉镯详见一二八章:有情人多,真情人难寻,亲自戴到了儿媳的手上。

蒙璐很是珍惜地将玉镯藏在了衣袖里面。她虽然不知道这个镯子的来历,但能意识到绝对意义非凡,改天,她得向婆婆请教。

多年后的一天,已经八七十岁的季诗颜因病重而无法生活自理,凌天爵还是像往常那样,早上起来帮她梳理着头发,将她打理干净后,端上了他们最喜欢吃的皮蛋瘦肉粥。

“你也要一起用早餐吗?”季诗颜有些口齿不清地问道。

季诗颜四年前得了很严重的健忘症,身边的人全部都不认得了,包括丈夫凌天爵。凌天爵只得以朋友的方式来跟她相处。

“是,我最喜欢吃皮蛋瘦肉粥了。”凌天爵从未放弃过唤起妻子的记忆,可惜徒劳。

“噢”季诗颜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而后缓缓起身,从厨房里拿了一个碗出来,将碗盛满粥后,小心翼翼地放进了保鲜箱里。

“这是怎么了?”凌天爵不解地问。

“我丈夫也爱吃这个,我要留给他吃!”季诗颜缓缓道。

凌天爵大口地喝着粥,试图将心中无限放大的酸楚强制压下,泪水却抑制不住地顺着鼻尖流进了碗里。

似乎现在,他才明白了母亲的日记本上最后写下的那句话为你倾尽一世情的真正含义。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