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师好痛哦轻一点哦

第411章 偏执

在诧异之前,她进门之前,还不自觉地自己喊了一声,“楚楚……”

林亦楚说完了那句话,然后扭过头去。

殷雪寒感觉尴尬极了。

没有想到,林亦楚跟沈依,竟然是这样的关系啊……

她的心里很疼,但是,她是一个理智的女人。

这个时候,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人命面前,一切感情都是无足轻重的。

“依依怎么样了?”林亦楚问道。

殷雪寒这才把自己的思绪从刚刚的诧异中收了回来。

她看着床上的沈依,有些惋惜地摇摇头。

“即便能醒过来,可能也是个……”

然后,她忽然停住了自己要说的话。

“是什么?”林亦楚深吸一口气,然后问道。

殷雪寒蹙眉,“可能,依依的智力,只能停留在五岁左右了。”

林亦楚淡淡抬头,看着天花板。

这是老天在惩罚自己吗?惩罚自己以前对她的不管不顾吗?

他紧紧地闭着眼睛,想想都觉得后怕,不敢深呼吸。

“楚楚,你别急,我,我可以跟你一起照顾依依。”殷雪寒说道。

这大概是殷雪寒能够做到的最大的牺牲了吧。

她也是鼓足了勇气,才劝服自己,才说出了这句话的。

但是,她的这句话,却并没有得到林亦楚的认可。

他带着点冷漠地回头,看看殷雪寒。

“小寒,你是个好姑娘。”林亦楚说道。

这应该算是最礼貌的拒绝了吧,不然能怎样,直接对她说,滚开,别烦我?

殷雪寒的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举起自己的右手。

中指上,还套着林亦楚送给她的那枚月亮钻戒呢。

那可是当时在b市,多少媒体报道的风光场面啊。

当时,她应该是整个b市最令人羡慕的女人了吧。

跟当时相比,现在的自己,是多么地狼狈啊。

“不,我既然答应了你的求婚,那就要跟你,不离不弃。”殷雪寒认真地说道。

似乎,是再一次劝说自己。

林亦楚蹙眉,回头看着殷雪寒,“不要拿这件事说事!”

“那好,就算没有这枚钻戒,我也是要跟你在一起的!我从小就喜欢你,没见过你也喜欢你,我喜欢你这么久,不能……”

殷雪寒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兴许,她从小的喜欢,在林亦楚看来,都是一件可笑的事情吧。

林亦楚回头看看殷雪寒,冷蔑地微微一笑。

他这一笑,让殷雪寒感觉有些不寒而栗。

原本,她为自己穿了伪装的衣服,以为自己可以百毒不侵。

可是,那厚厚的伪装,就被这冷蔑的一笑给打破了。

她的伪装,散落一地,殷雪寒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林亦楚站起来,然后走过来,看着殷雪寒。

“对不起,不是所有的付出,都有回报,不是所有的喜欢,都能换来在一起。”

他这话,好像是对殷雪寒说的,更加像是对自己说的。

有些事情,非要等到为时已晚,才意识到曾经的荒唐。

有些感情,非要等到无可回报,才觉察当初的冷淡。

林亦楚回头看看沈依,然后又对着殷雪寒说道:“她两岁时过来跟我同住,那时我就喜欢她了。

现在,她长大了,却再也不能长大了。

我等她,等了十多年了,却不能继续等她长大了,可我还会继续等下去。”

“可是,这样是没有尽头的。”殷雪寒噙住眼泪,咬着嘴唇问道。

“哪怕是时光无尽头,我也会一直等下去的。”林亦楚说道。

“那我也要等着你!”殷雪寒任性地说道。

她不是一个任性的人,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就是要任性一会。

“你那是一种可笑的偏执罢了,醒醒吧。”林亦楚伸手拍着殷雪寒的头,劝道。

“你何尝又不是一种偏执!”殷雪寒大声地说道。

可是,这里是病房,需要安静,她的声音也不敢太大。

两个人就在这么压抑的气氛中,完成了原本应该激烈的对话。

最后,殷雪寒哭着离开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偏执能够坚持多久,但是,只要是她还有意识,她就会继续坚持下去的。

这是她的人生目标,从小的梦想。

沈依依旧在昏睡,而那边的傅梓墨,则好像要醒来的样子。

林玉春跟常百草喂傅梓墨吃过了药以后,便出门一起玩去了。

原本常百草还要拉着林蔷一块出去的。

可是林蔷担心傅梓墨,还是一个人守在了傅梓墨的病房里面。

病房是个套间,所有的佣人们,都在外面等着。

这些都是包姨的安排,她害怕夫人受不住。

林蔷又守了三个小时,实在是太困了,所以,她趴在床边睡着了。

按照常百草的要求,连接在傅梓墨身上的呼吸机,还有其他的仪器都一一拆除了。

现在傅梓墨的身上,非常地干净。

只有右手挂了一个滴瓶,滴着一些消炎药。

傅梓墨醒来的时候,感觉胸口非常地疼。

这是他的手术过后,麻药的作用消失了,弹孔那个地方的疼痛感。

除了这个感觉,他还感觉到自己的手有些麻。

抬着头一看,原来是林蔷在自己的床边睡着了。

这种感觉,真好……

一醒来就能够看到自己的蔷儿,而且,还是这么守在自己的身边的。

傅梓墨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活多久,但是,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有点让他舍不得死了。

林蔷也忽然意识到,自己枕着的傅梓墨的手臂,动了动。

她连忙从睡梦中醒来,然后就看到了已经醒过来的傅梓墨。

“你醒了?”林蔷起身说道。

傅梓墨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看到林蔷这样热情的样子,傅梓墨还真的有点不适应。

她要是一直这么高兴,自己死了以后,她岂不是要伤心坏了。

傅梓墨心想,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事情,让蔷儿恨上自己呢?

他冷漠地点点头。

“饿不饿,我去给你准备点吃的。”林蔷说道。

似乎很兴奋,一点都没有为傅梓墨这个冷漠的表情,有所改变呢。

傅梓墨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够冷漠?

(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