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真大用力再深点

没想到珍娘子竟直接调转了枪口,直指向我,看来她还为那日的事记仇呢。

虎后见状,笑盈盈的说道“都是姐妹,同在一片屋檐下,就不要夹枪带棒的了,是我叫沈曌一起来的,难得落得这个清闲的时节,舒展舒展筋骨,咱们该和谐相处才是。”

既然虎后都出面说话了,我便也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这珍娘子也太嚣张跋扈了,看来我该时刻提防着才是。

见人都到齐了,虎后便招了招手,示意我们跟在她的身后,往前面一处园子走去。

不知所以的我好奇的问身边的华然道“这是要去哪?”

“按例,应该是去百花园吧。”华然小声的答道。

百花园?听这名字就知道该是一处很美的所在,我不仅对这处院子充满了好奇。

“百花园是我们虎族女子每年进行春嬉的地方,里面长满了各种花花草草,可好玩了,有拔河,风筝,对了,还有秋千呢!”华然兴高采烈的说道。

这些于我来说,都不是算什么新奇的东西了,但是对于她们来说,一年可没有几次机会能好好玩耍,自然是既期待,又兴奋。

随着众人往前走,过了一座架设在一条小河上的木桥,不由眼前一亮,真是一处精巧别致的园子。

亭台楼阁一应俱全,翠柳扶风,百花争艳,倒是合了这百花园的名号了。

虎后信步走进一处亭台之上,点心酒水之类早已备好,众人分尊卑老幼入座,有一个侍婢便拿出了早早准备好的一条粗长的麻绳出来。

那些丫鬟侍婢见了,自然的分成两组,拿着那麻绳往一块空地去了,看来她们是要进行拔河比赛了。

众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些丫鬟侍婢们,心里大概巴望着伺候自己的侍女那一组能获胜,也给自己长长脸,同时也讨个好的彩头。

随着一个充当裁判的女子一声令下,双方便都卯足了劲,使劲的拽着麻绳,一时间胜负竟是有些难解难分。

突然,随着“哎呦”一声,一个侍女脚下一滑,手不由得一松,对方便趁机取得了胜利。

那出了状况的侍女貌似我刚才隐约看见过,好似是珍娘子手下的侍婢,我不由得替她捏了一把汗。

果然,红鸾喜上眉梢,手舞足蹈的说道“快看!洁儿果然厉害,真是个好彩头!”

说完,还不忘向着珍娘子挤眉弄眼的炫耀着,好似得了天大的便宜似的。

珍娘子脸上阴沉的有些可怕,黑着脸一言不发,恶狠狠的盯着她手下那个出了状况的侍女,仿佛要马上扒了她的皮似的,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特别是虎后的面,自然不好发作,只将拳头攥的紧紧的。

那侍女也知道惹下了大祸,木然的呆在那里,泪眼婆娑起来,可见珍娘子平日里对待下人向来是及严格的了。

华然见拔河比赛已经结束,便悄悄的凑到我的耳边说道“看她们拔河,真是极没意思的了,我们去那边荡秋千去,如何?”

见周围气氛如此压抑,原本好好的心情也被搅坏了,听了华然的建议,自然乐得其所,便与虎后知会了一声,离席随着华然往秋千架那里走去。

在一处绿林掩映之中,几个做工细致的秋千立在那里,一看便是为了这春嬉刚刚做成不久。

看着这儿时记忆里寻常的玩物,不由得好似时光飞越,又回到了童年。

犹记得小时候,我家院子里便有一副秋千,是我父亲专门为我做的,虽然做工不及这些,但是却欢乐了我整个童年。

睹物思人,不由得鼻子酸酸的。

华然似乎并未发现我表情的异样,坐上了一个秋千,两腿一支,便欢快的荡了起来。

“沈姑娘,你也快来玩呀!”她兴奋的邀道。

我回了回神,也坐上了一个秋千。

“你们俩倒是精明,先来玩上了!”我回头一看,是虎后她们也过来了。

“是啊,每年都很晚才轮到华然,今日华然自然长了心眼,先来玩会。”华然回应道。

忽然,我直觉的身后突然多了一双手,用力的推起了我的后背,秋千上下晃动的幅度立马加大了,我转头一看,原来是珍娘子的那个侍女,就是刚才拔河脚滑了的那个。

我不由得心中一惊,大声呼道“快别推了!”

说着,便使劲的抓着秋千上的麻绳,惊恐的闭上眼睛。

众人见状,纷纷笑了起来,似是以我的窘态当成了一种乐趣,特别是珍娘子,竟是笑的花枝乱颤。

那侍女见了,更加用力的推了起来,似是为了取悦自己的主子。

本来就有些恐高的我此时怕极了,四肢胡乱的挥舞着,但是却根本无能为力,忽然,我身下一震,还没等我反应过了,便硬生生的栽倒了地上。

这一下将我摔的不轻,整个膝盖瞬间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见我摔倒,所有人都住下了刚才的笑声,全都凑了过来。

“妹妹,没事吧?”虎后走在最前面,远远的便一脸担心的喊道。

说完,加快了脚步直接冲向方才推我的那个侍婢,结结实实的给了一个耳光。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怎么把沈曌妹妹弄成这样!”虎后气势凶凶,将这个侍婢训斥的不敢言语。

珍娘子见状,也走过来,虚情假意的欠身看着我的膝盖道“妹妹没事吧,吓坏姐姐了!”

这些人倒是会演戏,一个个嘴上说着关心我,方才笑的最凶的也是她们吧?怕是心里巴不得我有个好歹。

而且这个侍婢也就是个挡箭牌,估计就是珍娘子让她这么做,将功赎罪的。

虽然我知道这些人不怀好意,但我也不会傻到去表现出来,要不然日后定会被这些人诟病。

“倒是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什么事,虎后,你也别怪她了,是我自己不小心。”我笑了笑,强忍着疼痛站稳,冲着虎后说道。

虎后走过来,数落了珍娘子两句,让她以后用人找些精明的,不要再找这些不靠谱的,免得再出了什么岔子。

珍娘子得了便宜,自是不会去辩驳虎后,一双狐媚眼快弯到了鼻子下边,阴阳怪气道“幸亏是沈曌妹妹皮糙肉厚,要是换了旁人,恐怕早就折坏了腿。”

“哎呦喂珍娘子你就别得了便宜卖乖了,我看不是你那侍婢愚钝,怕是有些人早有预谋吧。”红鸾在一旁扇风点火的说道。

我早就看出来红鸾和珍娘子两人不和,这会儿她站出来肯定不是想帮我说话那么好心。

她这么说,无非是想挑明珍娘子的用意,让我知道珍娘子在故意刁难我。

有句话说的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只怕是红鸾现在替我说话,无非是想拉拢我一起对付珍娘子。

我自是不愿理会这些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之前是给了虎君和虎后的面子来参加这个春嬉节,现在倒是给了我理由离开。

我无视这些人的议论,冲着虎后道“虎后,沈曌虽然没什么大碍,但腿上也稍有不适,就不能陪你们共享春嬉之乐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虎后听我这么说,也没多做挽留,让身旁的侍婢将我送回去,还说一会儿给我找人过去看看,给我送点药。

我点了点头,说自己回去就好,不劳烦侍婢了,说完便一瘸一拐的朝着住处走去。

刚走出几步远,珍娘子的笑声便响了起来,幸灾乐祸道。

“这下,碍眼的人终于走了,我们可以痛快的玩了!”

这声音不大不却是刚好能被我听见,语气中尽显着小人得志的心态。

我冷笑一声,只当是耳边刮起了一阵阴风,像珍娘子这种只会在明里捅刀子的人,一点也不可怕。

就她这点心机,早晚有一天会害人不成,将自己折了进去。

回到住处,撩开衣物,腿上青了好大一片。

还好有林立给我的药,之前没用完,这会儿倒是派上用场了。

涂完药,可能是有点睹物思人,加之这段时间在虎族过的也不是很顺心,竟是有些想念起槿儿和林立了。

如果今日槿儿在场的话,估计定是要和那群虎族的女人大打出手了。

也不知道林立,是不是每天还在屋后的林子练剑,没有人冷言相对,倒是突然少了些趣味。

正当我被回忆的伤感笼罩时,忽然听到院子里一阵响动,似乎是有人来了。

我赶快将眼中的情绪收起,整理好衣物,朝门口的方向望去。

随着房门被人推开的瞬间,我的眼睛一亮竟是差点哭了出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