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CAO死你个浪货

不可否认狐狸都很聪明,那虎力大王的这个夫人应当是军师般的人物。

这么说来,她应该没有那么容易便被哄骗,定会对二人的身份起疑。李江海转念即想到,既是已经成了亲,怎么还会出走?看虎力大王的作为,应当是走了不少日子。

李江海思索道:“你们夫人是去哪里了?吵架了?”

野狗精满脑子里只有肉腿,根本不会去考虑李江海问的问题是什么意思,不过即便他想去考虑,凭他那个狗脑子估计也想不出什么来。

“大王与夫人之间的感情就像金子打造的城墙一样结实,不会吵架。”

李江海提示道:“是固若金汤。但是用这个词来形容感情不妥当。”

野狗精不住点头:“是了是了,您二位都是仙师,学问自然深的很,大概就是那个意思。”

“那我再问你,夫人是去哪里了?”

“夫人与大王成婚数十年,还从未走过娘家,一月前便是回娘家探亲去了。”

探亲!

难不成是一窝子狐狸精?

若真是这样,虎力大王的亲家可不能小觑。毕竟连嫁过来的闺女都是妖精,那一窝老的怎么可能是凡累。

李江海把肉腿丢给野狗精,也没有了问下去的心思,估计他也知道这么多。

野狗精拿了肉腿,怕别人争抢,请示了李江海后便跑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独自享用。

李江海的脸上遍布愁云,本来以为只有一个虎力大王要收拾而已,哪成想他竟然还有一个劳什子夫人,还是狐狸精。

自古以来狐狸精便被用来称呼那些勾引自己汉子的下贱女人,但是李江海却知道狐狸精是挺聪明的,比所有东西都要聪明,就是与人比起来也不相上下。

野狗精说虎力大王的家业都是在他的夫人出谋划策才打下的,那虎力大王爱吃人肉,他的夫人自然也不可能是善类了。这样一想下去,连带着他夫人的娘家都是吃人的,可李江海与刘青山不过是两个炼气期的小人物,怎么管的来这么多?

李江海在此提议:“我觉得有必要与师门报个信。”

刘青山不是傻子,他也能想到这一层。他下意识地想要反对李江海的要求,但他说得是事实,以两人之力还做不到,就连这个虎力大王,他俩都不一定有十成的把握能够吃得下,更何况此时来了一个狐狸精。

两人做了决定,决定向师门报个信。

刘青山的纳物袋里似乎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他取出一只纸鹤,在上面写明了所要汇报的事情,然后对着纸鹤吹一口气,纸鹤便飘飘悠悠地朝着七七宗地方向飞去了。

虎力大王与报信小妖一路狂奔,只走出了六七里地便迎到了他的夫人。

他的夫人是狐狸成精,全家都是以胡为姓,她唤作胡媚娘。

胡媚娘此去探亲一月有余,旅途劳顿,虽乘的轿子,但也不免要受颠簸之苦。

胡媚娘坐在轿子里,正在打盹,隔着帘子便听见外面:“媚娘,我来迎你了。”

是大王的声音。

难得他有心,胡媚娘满脸的疲惫似乎都已消退,笑盈盈地跨出轿子,扑在虎力大王的怀中。

“奴家可是想煞大王了。”娇滴滴地声音婉转而充满诱人的妩媚,听的虎力大王与一众小妖的身子都酥了。

虎力大王轻拍着胡媚娘的背:“本王又何尝不想你,你有心了,在今天赶回来。”

胡媚娘点了一下虎力大王的额头,笑道:“丈夫过寿,身为妻子哪里有不在场的道理?”

“哈哈,说得对,走上轿骂我与你说一件好事情。”

虎力大王与胡媚娘一齐上了轿子,骄子较为宽敞,倒也容得下两人,但是虎力大王身躯高大,足足有两三百斤重,轿子发出吱呀吱呀声,像是随时都要被压垮,与之比起来,抬轿地小妖却更苦,一个个被压得龇牙咧嘴。

胡媚娘依偎在虎力大王的怀里:“大王是有什么喜事要告知我呢?”

虎力大王便将李江海如何听闻自己的威风慕名来拜访,又要送礼交朋友的事情说了一遍。虎力大王认为这个并无不妥,很正常,但是胡媚娘一听到这件事心中便起了警惕之心。

胡媚娘诧异道:“怎么好端端地会有修行者来这虎头山?”

虎力大王笑道:“他们还不是见本王威名大燥,趁机结交来的。”

胡媚娘轻轻地摇摇头:“我看倒不像。”

“哦?不像,那他们为何而来?”虎力大王对自己夫人的话一向深信不疑,因为他能有今天,全是胡媚娘的功劳。

“这个我奴家倒不知晓,不过你所说的那两人可疑的很。”胡媚娘想为虎力大王捋出头绪:“大王你想,他们都已是修行者了,什么样的人物见不到?想要什么没有?会到你这破烂虎头山来结交你一个乡巴佬?”

虎力大王被夫人说做乡巴佬,也没有生气的意思:“你说的在理,这一层我倒没有考虑过。”

胡媚娘白眼道:“你除了一身腱子肉,还有哪里有脑子?但凡有点脑子,也不会混的这么惨了。你看我那些姐妹们的丈夫,哪一个混的不比你好?哪个不是隔三差五地便去我娘家走动走动,哪一次又不是得了许多好处?就只有你呀,愚不可及,唉……摊上你这么一个夫君,我也是没办法。”

胡媚娘的家族甚大,清一水地狐狸精。他们占据一方山头,势力颇大。胡媚娘的父亲便是这一代的族长,德高望重。她还有许多姐妹,都是嫁给了外人。但是从胡媚娘所说的话来看,胡家的众多女婿里,只有这个虎力大王是最不成器的,也是最不通人情世故的。

虎力大王与胡媚娘成亲已有一二十年,在这一二十年间,只不过去看望过老丈人寥寥数次而已,换了谁是他的老丈人,又会想出手扶持他一把呢。

虎力大王在这个妻子面前脾气一向的好:“是是是,等过完寿,我便差人备上厚礼,送给岳父他老人家。”

胡媚娘使劲地在虎力大王腰间拧了拧,只把他拧地咬紧牙关。

“你怎地这般傻!我胡家什么身份地位你不知道?你嘴里的厚礼在我家面前又能算得了什么?”胡媚娘温柔地教训。

虎力大王摸了摸光秃秃地脑袋:“是了,等过完寿我该亲自去岳父大人那里走一遭。”

胡媚娘闻言一笑:“这才对嘛。不过现下的事情是要先弄清楚那两名修行者的来意才是。”(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