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z oo猪

在司徒柒墨和苏青柳坠崖之后,司徒成业和司徒枫赟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风鉴月则是在黑衣人撞到苏青柳的时候已经从自己原本站着的地方,纵身一跃,向着悬崖边飞了过来,但最终还是迟了,风鉴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青柳这样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同风鉴月一样的还有司徒成业和司徒枫赟两个人,

司徒成业只是觉得苏青柳这样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女,这样牺牲在政治博弈之下,难免有些难过,更何况自己对其还有倾慕之心,只是起苏青柳的坠崖更让司徒成业痛心的是十八弟的追随,没想到自己的弟弟已经对苏青柳的感情深到了生死相随的地步。

而司徒枫赟则是对苏青柳的离开所不能接受,总觉得苏青柳的坠崖让他的心缺失了一角,而且是再也无法找回来的感觉,这让司徒枫赟很难接受这样超过自己控制的事情,显然司徒枫赟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对苏青柳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至于风鉴月,则是想着自己的计划算是落空了,费尽周折的这样背水一战,临头却只是将一个闲散王爷折了进去,这让风鉴月很难接受,但同样也对苏青柳的离开感到失落,这样的结果并不是风鉴月想要坐拥江山美人所能接受的。

只不过这个时候,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司徒枫赟,这个时候他很清楚的看到了自己对面手下人发来的讯息,他的人已经成功的登了崖顶,那么属于自己辉煌的时刻或许从这个时候要到来了。

司徒枫赟趁着风鉴月和司徒成业没有反应过来,慢慢地向后退去,想着先到达安全的地方再看鹬蚌相争,他好渔翁得利,但是显然司徒枫赟没有想到司徒成业早防备了他这一招术,在他退后的第一步刚刚迈出一只脚的时候,

司徒成业蓦地转过头来对着司徒枫赟说道:“八弟这是要到哪里去?”这一声不仅让司徒枫赟退后的脚步一顿,更是让原本还沉浸在自己思绪里面的风鉴月也清醒了过来,立马飞身后退,在这期间还向手下挥手示意,命令对方前继续厮杀。

新一轮的厮杀又开始了,只不过这次的结局并没有像风鉴月一开始所设想的那样,自己手下的精英们可以力挽狂澜,一举拿下司徒成业和司徒枫赟两个人,让风鉴月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飞身后退的方向刚好是之前到达隐藏在这边的司徒枫赟的手下。

当风鉴月意识到自己身边有危险的时候已经晚了,司徒枫赟手下的严鑫一个箭步冲了去,手里的剑同时也刺了出去,而风鉴月此刻是背对着严鑫,一时无法转身迎战,只好强行扭转身形,向前飞去,

但是严鑫那会这么容易让他得逞,立马挺剑而,转攻风鉴月的右下软肋,而此时其他的人也已经反应了过来,纷纷前围住了风鉴月,众人战到了一块儿,而这个时候风鉴月的手下也发现了自己主子的危险,纷纷撇开司徒成业和司徒枫赟向着风鉴月的方向赶来,

但是这个时候司徒成业和司徒枫赟尤其会让他们如意,立马前会主动和对方缠斗在一起,让他们无法前去帮助风鉴月,更何况司徒枫赟带来的人又不止这几个,他更是想着要将风鉴月和司徒成业同时拿下,

所以在严鑫为首的四大高手围攻风鉴月的同时,其他的手下都赶来支援司徒枫赟,顿时司徒枫赟的压力骤减,也开始想着该怎么样让司徒成业能在这样的混战里要么死要么身体有损伤,这样也与王位无缘了。

可是司徒成业怎么会料不到司徒枫赟的打算,自然是仔细提防着众人,但是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司徒成业还是没有办法躲过司徒枫赟的可以算计,最终还是伤在了自己人手里,但是在这个时候,算是司徒成业要指认,也不得其法。

在这样猛烈的攻势下,风鉴月最终不敌司徒枫赟带来的人马败下阵来,而风鉴月的手下看到自己的主子被擒,纷纷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想要突破重围救出自己的主子,但是司徒枫赟又怎能让他们如愿,所以司徒枫赟手下的人攻势也更加凌冽起来。

司徒枫赟看着眼前的局势全都掌控在了自己手里,顿时有一种江山在握的感觉,但是看到司徒成业恼羞成怒的看着自己不说,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凶狠更是让司徒枫赟不得不对司徒成业起了杀心,更何况现在众人都在悬崖边,又怎么会没有机会。

于是司徒枫赟给了严鑫一个眼神,严鑫当即明白,在其他众人都在将俘虏绑在一起准备带回燕京的时候,严鑫则是来到了因为受伤而无法站立的司徒成业身边,这个时候司徒成业因为受伤,精神也变得不太好,所以并没有发现严鑫的动作。

于是司徒成业被严鑫一把推下了悬崖,司徒成业瞬间回头,看清了严鑫没有用黑布遮挡的眼睛下面有一颗泪痣,顿时记住了这个人,想着若是自己还能活着回来,定要将这个人千刀万剐,只是现在也只能是想想了。

此时在悬崖下方的苏青柳和司徒柒墨并没有意识到崖顶已经成了定局,司徒柒墨现在只是一心想要将苏青柳保护好,不让她再受任何伤害,可是现在的苏青柳一直昏迷不醒,并不知道司徒柒墨为她所做的一切。

当司徒柒墨抱着苏青柳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容下两个人的千年老树的树洞时,司徒柒墨的膝盖已经磨出了血,手掌更是白骨森森,原来司徒柒墨再从虎口里救苏青柳的时候伤到了一条腿,所以没有办法抱着苏青柳向前走,

只能是将苏青柳放在自己受了伤的背,一步一步爬到这里,司徒柒墨将苏青柳放在树洞里面的时候,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萤火虫的光芒也开始显现,但是他们因为在树洞里,不能生活,只能是将大石头搬来,暂时的独住洞口县遮蔽风寒。

良久之后,连司徒柒墨都感觉到自己有些神志不清了,不然怎么会听见有人喊他和苏青柳的名字,可是一连好几声都听到了,司徒柒墨才觉得自己不是幻觉,连忙起身,但是腿的伤又让他重重的摔倒在地,头却撞到了树洞。

沉默的夜里这样的声响无疑是明显的,前来寻找司徒柒墨和苏青柳的人本在树木的周围,只是因为夜色太暗了,所以没有看到这棵树与其他的树有什么区别,这才错过了,但是这一声响,立马为众人找到了方向。

当苏青柳再次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崖底了,而是躺在一张很是好看的拔步床,帐顶的花纹都是那样的精致,苏青柳下意识的想要起身,但却发现自己的手抬不起来,转头一看,自己的手趴着一个人,苏青柳看着那人头顶的羽冠,这才知道对方是谁。

而此时的司徒柒墨也感觉到了自己枕着的手有了动作,立马惊醒过来,抬头看向苏青柳,当看到苏青柳羞红的脸的时候,司徒柒墨才放下心来,自己的柳儿总算是醒了。

苏青柳看见司徒柒墨醒来了,连忙将自己的疑问问了出来,毕竟任谁昏迷前和醒来之后是两个地方都会有此一问。

司徒柒墨定了定神,像是在回忆什么,然后才缓缓地讲了出来这几天的事情,

原来那天晚司徒柒墨和苏青柳待在树洞里遮蔽风寒的时候,司徒成业也掉了下来,只不过司徒成业命大,有仗着自己武功还在,避开了很多风险,最后摔倒了一棵树,而刚巧这个时候有军队路过,将司徒成业救了下来。

而这个军队的将领不是别人正是苏青云,司徒成业在看到苏青云的时候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最后想起来这是苏青柳的弟弟,这才很是相信对方的将苏青柳和司徒柒墨的事情说了出来,苏青云当即派人前去寻找,自己则是因为司徒成业的命令不得不留着护卫司徒成业。

当苏青柳被找到的时候其实天色还没有晚,只不过是树林里光线暗,再加苏青柳他们在的是棵千年古树,更是不见日月,若不是因为司徒柒墨受伤留下来的血迹,可能苏青云的手下也无法凭借那声响声找到两个人。

听到这里苏青柳不由得感慨,刚想要说什么却看到司徒柒墨眼神一暗,连忙询问到,司徒柒墨见苏青柳已经看出来了,只好对着苏青柳将剩下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们三人在苏青云的护送下都来到了燕京,因为苏青云手里的军队,所以让司徒成业和司徒枫赟进行了最终的角逐,但是戏剧性的是两个人居然同时伤到了,而且都不可能再继承王位,所以两个人都在让司徒柒墨当国君。

苏青柳听到这里不由得笑了笑说到:“你从心好。”但是司徒柒墨却怕苏青柳因为这样离开自己,所以才会坚决不答应,当苏青柳听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眼神暗了暗,若是他为君,那自己又能如何。

苏青柳的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司徒柒墨明白了苏青柳的意思,当即留下苏青柳出门去了。苏青柳眼泪顿时流了出来,

第二日,司徒柒墨手拿明黄的圣旨,再次走进了苏青柳的屋子,苏青柳看到圣旨里的内容之后,在此留下了眼泪,只是这次的是幸福的泪水。

只见圣旨最醒目的几个字“寡人废除后宫,立苏青柳为后。”

之后的之后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了。

全终

/book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